第二百二十三章 郭封、柴志义!

关灯
护眼
    “对高句丽和东西突厥汗国的战争那是以后的事,即然你们来了,正好我也有些东西送给你们。”

    “你们先在这里等在。”

    王冲说着,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霍然站起,然后大步往房间后走去。

    “公子这是在做什么?”

    一群人都扭过头来,探询式的望向一旁的赵敬典。昨晚众人就看出来了,赵敬典和王冲关系非常近。

    如果有什么事情,估计也只有他才知道了。

    赵敬典摇摇头,同样疑惑不已。

    他虽然是王家的随从,但王冲的举动就连他也不知道。

    王冲在里面挥毫铺墨,花的时间不小。慢慢的,众人也渐渐看出来了,王冲这是在写什么东西。

    “好了,这是我送给你们的东西,没有线装,一人一本,你们拿去看吧。”

    大约一刻多钟后,王冲终于写完了,拿着几沓东西走了过来,人手一沓发了过去。

    “这是……功法?!”

    众人刚开始还一脸疑惑,等看到上面的内容,一个个顿时难掩激动。王冲送给他们的居然是一本本功法秘册。

    “这是我根据你们个人的特色挑选,你们拿去好好看看吧。”

    王冲点了点头,淡淡道。

    昨晚的夜袭提醒了王冲,让王冲也感觉到了个人实力的无能为力。包括赵敬典、庄正平他们。

    在那种袭击中能活下来就算是不错了。

    这些东西王冲本来准备等一段时间之后,再交给他们。这样也会自然一些。

    不过现在,没有那个必要了。

    几人来得很快,王冲也没时间准备,所以也就临时用这里的纸和笔写了出来。

    “公子,连我们也有份吗?”

    许琦、高峰、聂岩捧着手中的那沓纸,一脸的不敢相信。王冲的出身比他们高多了,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这个想都不用想。

    众人惊讶的是,他们和王冲才不过刚刚认识。王冲居然也有东西送给他们。毕竟,他们和赵敬典、庄正平他们不同。

    后者明显认识王冲的时间更长一些。

    “嗯!”

    王冲点了点头。能在昨晚这种情况下,不但自身生存下来,还能够帮助别人,许琦、高峰、聂岩本身的实力和能力已经无庸置疑。

    事实上,这几位正是未来从昆吾训练营走出去的大唐的将星之一。

    许琦的能力或许未必有苏寒山那么出色,但他的统兵御下之道绝对不凡。这一点,昨晚王冲就感觉出来了。

    而未来的高峰和聂岩也绝对是战场上的悍将,在对乌斯藏的战斗中,正是这两位定鼎了局面的局面。

    一个是守城之将,一个是进攻之将!

    未来这两人是焦与孟的双雄!

    不过现在,除了王冲,一个人都不知道。就连他们自己也是懵懵懂懂。未来的高峰和聂岩或许不用自己的帮助。

    但是现在的两人,显然还雏嫩之极,远没有未来那么成熟。

    “多谢公子!”

    三人大喜,心中都对王冲感激无比。

    王冲只是点点头。他传给他们的,都是根据他们自身的特点,挑选的后世同类中最厉害的绝学。

    这些绝学都比他们本身能学到的厉害的多,同时也能够帮他们打下更牢固的根基。

    从某些方面,这已经超出他们自身的轨迹。未来,他们将会达到什么样的成就,就连王冲都无法估计。

    未来已经改变,王冲也在改变未来,希望藉由自己的双手,让这些帝国未来的将星变得更加的强大,成为帝国定国之柱!

    赵敬典、庄正平、池韦思、许琦、聂岩、高峰一个个都满意离去,而陈不让是走在最后的。

    “多谢公子!”

    六人刚一离开,陈不让就俯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陈不让和其他几人不同,他是山中猎户出身。

    王冲给他的那门箭术,陈不让一看就知道,这是一门极其厉害的弓法。

    单论品级,恐怕远远超出王冲给其他六人的!甚至远远超越了元气境和真武境,甚至达到更高的境界!

    这一点,陈不让还是极其识货的。

    “呵呵,陈不让,你不必谢我。我传你这门箭术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王冲道。

    “哦?”

    陈不让一脸的讶异,随即明白了什么,沉声道:“公子以后若有什么差谴,尽管吩咐!”

    “呵呵,你想错了。我对你没有什么差谴。你只要好好学习我给你的这门绝学,提高自己就可以了。帝国,未来会有需要你的地方!”

    王冲微笑道。

    王冲对陈不让确实是另眼相看,原因很简单,陈不让天赋异秉,一双耳朵居然能够听出几里之外弓弦的震动,而且凭借声音就能判断出对方的位置。

    这种天赋是陈不让独一份的,仅凭这一点,陈不让就有资格成为未来的神箭手之王!

    王冲身边的七人里,只有陈不让才有这种天赋。

    这也是王冲对陈不让寄予厚望的原因。

    神箭手一旦形成规模是极其可怕的!这一点相信昨晚的所有人都深有体会。

    “你先把这门绝学学会,后面我还有几样东西交给你。”

    王冲笑道。

    “多谢公子!”

    陈不让虽然心中讶异,觉得王冲说话高深莫测,但也明白王冲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自己。

    而且,和自己接触的其他世家子弟相比。眼前这位王公子确实是很不一样。

    陈不让拿着王冲给他的箭术,很快告辞离去。

    不过王冲房中的访问却并没有就此结束。

    “王公子,有礼了!”

    就在陈不让离去后不久,两道气质不凡的身影宽袍大袖,锦衣华服,从外面联袂走了进来。

    庄正平、池韦思也是世家子弟,但是和眼前这两位相比,明显还是差了一截。

    原因很简单,这两人身上有种庄正平和池韦思所没有贵气和权势味道,——这是真正的王公子弟!

    “两位,请进吧!”

    王冲淡淡一笑,从地上站了起来,回了一礼。

    “第一次见面,打扰了。在下郭封!”

    为首一名紫金冠的少年介绍完自己,随后一指旁边的另一名少年:

    “这位是柴志义,因为仰慕公子高义,所以不请自来,还望公子勿怪。”

    两人说话落落大方,行为举止极为得体,一看就受过极好的礼仪训练,和一般世家阀绝然不同。

    “两位客气了!”

    王冲道,神情也颇为尊重。

    眼前这两人,王冲都陌生的很。以前并没有接触过。不过,两人衣服上的家徽,王冲却一点都不陌生。

    一位是郭国公,一位是定国公!

    而且和大唐其他的国公不同,郭家和柴家,是大唐真正的开国公,家族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大唐开国之前,是真正的举足轻重。

    关于这些家族,还有一个词形容的极为贴切:

    “与国同存!”

    只要大唐存在一天,这些家族就可以与大唐一起永远的繁华昌盛下去。在大唐,这些人是真正的老牌世家。即便有的时间段,族中人才凋落,但依然会在朝野、军界拥有不凡的势力。

    “请坐!”

    王冲指着身边道。对于郭封和柴志凡的出现,王冲一点都不意外。早从知道许多世家子弟来到昆吾训练营的时候起,王冲就已经知道有不少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个时候出现一点都不意外。

    “王兄高才,我和柴兄早就有心结纳了。昨晚夜袭,其实在青龙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看到王兄了。只不过,看王兄和尹侯交谈正欢,所以就没有打扰。”

    郭封正色道。

    听到这么一本正经的话,王冲心中差点笑出声来。他哪里和尹侯交谈正欢了,当时大家都在那里搬尸体,清理山峰,根本就没说几句。

    郭封这翻话完全是睁眼说瞎话。

    “早就听说尹侯在京师的王公子弟里是个‘祸害’,人人谈虎色变,人见人怕。看起来一点都不假。郭家和柴家也是几百年的老世家了,居然也这么忌惮尹侯。”

    王冲心中暗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二姐王朱颜混在一起的都不是善茬。不同之处在于,二姐在家里老是祸害自己。

    而尹侯看起来在那群王公子弟里祸害了一大片。

    “呵呵,郭兄说笑。尹侯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我哪里能跟她相提并论?”

    王冲道,言下之意“这一位,我也怕啊”。

    “这个……原来王公子也和我们一样了。”

    听到王冲这么说,郭封和柴志义神情一松,感觉和王冲“同病相怜”,看王冲的目光立即变得亲近了不少。

    特别是柴志义,目光热切,完全就是一副“同道中人”的样子。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融洽了不少,也不像之前那么严肃、拘谨了。

    “对了,第一次见面,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望王兄笑纳。”

    郭封和柴志义各自拿出一个金箔的盒子,推了过去:

    “这是三百年火侯的高句丽人参。对于增加元气极有帮助。王兄拿去入药,还是熬煮,对功力增长大有裨益。”

    高句丽虽然资源贫脊,炼丹士远没有中土那么发达,那么多。但是有一样东西却是高句丽冠绝天下的,那就是高句丽人参。

    就像身毒得到海德拉巴矿石一样,高句丽得天独厚,同样得到了天下最好的人参。

    那里生长的人参,是武者增长实力最高的补品。

    所以,高句丽虽然没有什么炼丹士,而且资源也比不上中土。但就凭借着这些人参,诞生出了大批量的高手,甚至藉此,隐隐在辽东和朝廷分庭抗礼。

    即便是大唐,也很难轻易攻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