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解的谜团!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二百三十四章

    “呵呵,哪里,只是从家里人那里听说张太守的名字罢了。对了,听说张太守非常好女色?”

    王冲装做不经意道。

    “哈哈哈,二弟,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听王冲说的滑稽,杨钊连来时的目的都忘了,被逗得哈哈大笑:

    “张虔陀是个武将,我只远远见过一面。这个人勇猛的很。酒肆勾栏之地,从没见他进过。很多人笑话他,说他修的和尚禅。不过我倒是在章仇大人那里听说过一次,听说这位张太守是个妻管严。二弟,你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不稽的事情?”

    “妻管严?”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哈哈,我明白了,二弟,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懂得女人滋味了。放心,等你什么时候有空的,离开昆吾训练营,大哥带你去京城的勾栏之地见识一圈。”

    杨钊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听得王冲头疼不已。他问张虔陀的事情可不是这个意思,杨钊明显是误会了。

    杨纪赶紧打岔,分开杨钊的注意力,然后又旁敲侧击了几句剑南太守张虔陀的事情,便找了个借口把杨钊打发回去。

    “张虔陀是个妻管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到杨钊离开,杨纪在山脚打了块岩石,坐在上面,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杨钊到离去之前,都把王冲最后问他的一翻话,当成了玩笑话。如果他知道自己心中想的是什么,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起张虔陀,王冲敢打赌,杨钊必定会震惊的目瞪口呆。

    事实上,等到未来那件事情爆发,王冲敢肯定,那时候的杨钊再回想起今天的对话,必然会感受到巨大的震惊。

    王冲并不是随便问起“张虔陀”的。

    “南诏之战”!

    ——这是王冲问起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

    未来的大唐,将会在东南方向迎来一场巨大而惨烈的战争。在大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历史上,这是第一场最惨重的失败。

    十八万精锐的大唐战士,连同无数的校尉、将官,肝脑涂地,血流成河,永远的躺在了大唐东南的战场上。

    这一场失利,震动了整个中土世界,并且将影响今天几十年的大唐国运!

    章仇兼琼坐镇,并且守护了几十年安南都护府彻底因此裁撤,五大都护府彻底变成了四大都护府!

    帝国的南端,从此彻底的失去了屏障,无数的百姓也因此受到波及,死伤者数以近百万计!

    而所有的一切,追究起来,却只是因为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男人是剑南太守“张虔陀”,而女人……,那两个女人不是普通的女人,则是蒙舍诏的国主阁罗凤的貌美的妻子和女儿!

    没有人目睹了事情的经过,那因为那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有目击者!

    王冲只知道了后来所有耳熟能详的“真相”:

    “张虔陀”贪恋女色,好色成性。在大唐藩国,洱海蒙舍诏的国主阁罗凤的妻女前往京城拜谒的机会,在城主府中奸-杀了两人。

    阁罗凤得到消息,怒发冲冠,率领大军攻打大唐,攻城拔寨,为妻女报仇。最后张虔陀也在这场前期导火索的战争中死亡。

    ……

    张虔陀贪恋女色,侮辱蒙舍诏国主阁罗凤的妻女,最后导致这场大战,使得十八万精锐的大唐勇士长眠东南,犯下这等大罪,死不足惜。

    “南诏之战”之后,全国怨怒,全部集中到了张虔陀的身上。甚至有人挖出张虔陀的尸骨,鞭尸泄愤。

    那一场战争之后,张虔陀是真正的千夫所指!

    王冲并不认识什么张虔陀。剑南实在是太远了,而这位又实在是太低调。连杨钊这种在剑南待过,长袖善舞的人,都对他一知半解,不甚寥寥,更别说是其他人!

    但是王冲始终觉得,当年那一场导致“南诏之战”的“剑南事件”有着太多的蹊跷了。

    原因很简单!

    ——张虔陀是自杀的!

    阁罗凤发动大军,攻城掠地,张虔陀深为剑南太守,自知罪孽深重,他没有选择退避,也没有选择逃跑,而是选择了自杀殉国,以谢其罪!

    这一点,连阁罗凤都不否认。

    当年的事情,谁是谁非,真相如何已经没有知道。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城主府中。

    如果张虔陀真的虏掠了阁罗凤的妻女,那么这种隐秘的事情,他一定会掩人耳目,不会让外人知晓。

    除了他身边几个亲近的人,其他不可能有人知道。包括杨钊口中,对他很了解的章仇兼琼。

    但是那一场战争,所有张虔陀身边的人,连他自己都死光了。因此真相永远不可能被人知晓。

    而所有的真相,全部来自于阁罗凤一人的口叙。

    但是那件事情,阁罗凤也是不在城。

    ——大唐境内的事情,他一个蒙舍诏的国主又如何知晓?

    这件事情人云亦云,在当年都没有人能够证实,更别说是以后了。

    但是一件事情王冲是完全可以确认的,那就是一个好色成性,淫(yin)**女的存在,绝不可能做出以身殉国这种事情。

    他可能会被身边的人杀死,也可能会在战争中被敌人杀死,但绝不可能自杀。所谓色令智昏,真正能做出这种行径的人,更可能的选择会是退避,或者是逃跑,但唯独不可能是自杀!

    ——耽恋女色的人,精气萎靡,这种人绝不可能有自杀的勇气!

    而且,杨钊也说了,张虔陀是个妻管严,不好女色,不去勾栏之地。这一点王冲是完全相信他的。

    但是,阁罗凤的妻女却又确确实实的死在剑南,这点是抵赖不了的。阁罗凤一代人主,虽然也极有野心,但也不可能拿这种戴绿帽的事情开玩笑。

    整件“剑南事件”谜雾重重,里面有有太多太多蹊跷和矛盾的地方了。

    上辈子,这注定是个无人可以解开的谜开。但是这一辈子,无论如何,王冲都想要揭开这个谜底。

    因为王冲深深明白,这不止是关系到张虔陀一个人的性命,而且还关系到千千万万的大唐将士,黎民百姓,还有生活在这片中土世界的每一个人。

    “章仇兼琼如果入主中庭,迟早要进入京师。而张虔陀身为剑南太守,按照惯例,也要每三年一次进京叙职。今年安南大都护调动,这么大的事情,按照惯例,就算不是三年一次的期限,张虔陀也要进京一次,接受圣皇和朝廷的询问。等到张虔陀进京,到时候,是真是假,张虔陀是真的忠君爱国,蒙受了不白之冤,还是一人两面,貌忠实奸,隐忍极深的奸雄,到时一辨就知。”

    王冲抬头看着天空云卷云舒,心中却想到了许多许多。

    张虔陀是大唐太守,这种级别不是谁都有机会接触的。但是王冲,还有王家绝对有这种机会。

    “张虔陀进京,至少都是两个月后的事情。这件事情倒是不用急在一时。”

    王冲沉吟片刻,很快离开了山脚。现在他需要去进行另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公子!”

    山脚下,树木茂盛,在一处低洼地带,王冲见到了庄正平和池思韦,两个人看到王冲,都隐隐感觉到了他体内的剑气,眼神中透出一丝畏惧。

    “庄正平,池思韦,你们从家里里调来的那些高手带来了。”

    王冲道。

    “早就来了!”

    两人点了点头,他们都是收到王冲信息赶过来的。听到王冲想到调用庄家和池家的高手,哪里敢耽搁。

    “唳!”

    接连两声尖叫,刹那间,大地震动,烟尘滚滚,一阵剧烈的马蹄声从远处的密林中传来。

    马蹄过处,无数的树木发出咔嚓嚓的巨响。仿佛森林里,正有一头巨兽从里面冲出来一样。

    “希聿聿!”

    只听一阵长长的马嘶,眨眼间,一头怪兽般健硕、庞大的马匹,从森林里腾跃而出。

    巨大的战马掠出十多丈远,高高的从众人的头顶飞掠过去。那一刹那,王冲看得清清楚楚,马背上,一名高大健硕的重甲骑士目光睥睨,气势惊人,那飞扬的披风仿佛遮住了整个天空。

    砰!

    战马四肢着地,一个回旋,落在王冲等人身后的地方。而战马的身下,光华迸射,刹那间,一圈耀目的青蓝色荆棘光环,泛着涟漪,从战马蹄下向着四面八方幅射开来。

    “少爷!”

    那庄家的重甲骑士端坐在上方,目不斜视,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钢铁般沉重的气息。

    即便不知道他的底细,王冲也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胁。毫无疑问,这个人的实力非常强大。

    “庄家铁骑果然名不愧传!”

    王冲瞧着那重甲骑士,眼中异色连连。

    庄家的铁骑数量有限,当年等到他坐上统帅位置的时候,庄家的铁骑基本上在战场上死亡了。

    因此,王冲也无缘一见这驰名天下的庄家铁骑。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些闻名遐迩的庄家铁骑!

    庄家的战马特别的健硕、高大,比之寻常的战马还要高出一个头。而且骨骼、肌肉群也特别健硕有力。

    最明显的就是它的四肢和脖颈,肌肉贲起,充满了力量感。

    这样的“怪兽”出现在战场,其威力可想而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