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项老!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二百六十八章

    “这样的天赋真的不应该浪费的。你们王家是将相之相,这小丫头寄放在我这里,将来,说不定她会成为你们王家举足轻重的高手!”

    邪帝老人道。

    “呵呵,师父,放心吧。你想怎么去教她,就放手去施为。我会跟母亲解释道。”

    王冲道。

    难道碰到能治小妹的人,王冲可不是做那个“滥好人”。小妹想要让他帮忙说服师父邪帝老人,那可是南辕北辙,想差了。

    他不让师父给她“加料”就算不错了。

    “嗯。”

    邪帝老人点了点头,看着王冲,眼中又流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我教给你小阴阳术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你的进境太快了,我本来以为你不是宗派中人,修练起来不会很快。没想到,军伍之中反而修练更快。这门绝学虽然威力绝伦,但却有个致命的缺陷。”

    “我之所以被那逆徒暗害,和这也不无关系。冲儿,你切记,小阴阳术不能操之过急。如果可能,你还是放缓一点吧,不要提升的那么快,以免产生后患。”

    “呵呵,师父,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王冲笑笑,心中不以为然。

    他看中《大阴阳天地造化功》,就是看重它可以最快速度的提升武功,至于其他的隐患……

    如果能够改变大唐的国运,避免那场浩劫,完成身上肩负的使命,就算有什么隐患,又何妨呢?

    师父想太多了!

    邪帝老人没有说话,王冲眼中不以为然的神色他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只能叹息一声。

    小阴阳术是他传给王冲的,一切的源头都在他的身上,只能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解决小阴阳术和大天地阴阳造化功的缺陷了。

    “希望可以成功吧!……”

    邪帝老人看了一眼朝霞密布的天空,心中暗暗道。

    在宗派中生活久了,习惯了那种尔虞我诈,你攻我伐的争斗。突然之间进入大唐的朝堂,接触像王家这样的普通的世俗家庭,邪帝老人突然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邪帝老人,没有人畏他如瘟疫猛兽,在这里只有平平淡淡的生活。

    教一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在一处无人知道的灵脉深处静静的修练,接受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时不时的偷袭,同时每天喝斥她几句,命令她勤加练习。

    闲瑕的时候,甚至还可以泡上一杯香茶,吃几片洒了芝麻的卤牛肉,再喝几口酒。

    生活平淡,内心安宁,整个人都仿佛放松了下来。

    邪帝老人是真正的喜欢上了这种不同的生活。

    而对于这两个晚年招收的弟子,邪帝老人也是发自内心的喜爱。这两个孩子没有什么心机,小丫头虽然时不时的偷袭他,但想的也就是下山而已。

    至于王冲,邪帝老人能感觉得到,他的内心深处有很重的心事,但也仅仅只是如此。

    对于自己,王冲绝对是出于至诚之心,没有一丁点的邪念。

    这一点,邪帝老人能感觉得到,这个孩子是真真正正的把自己当做他的师父。

    对于一生风雨,几度生死的邪帝老人来说,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

    无论如何,邪帝老人都不想让这两个孩子出现任何问题。

    邪帝老人宽袍大袖,很快转身进了大殿里面。

    几乎是同时,王冲目光转了一圈,很快向着山顶边缘的一座人工假山走去。

    “怎么样了?”

    王冲问道。

    “回公子,按照公子的意思,2号练功场已经全部建设完成,不过配套居住的厢房、餐厅还有些不够,恐怕还需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

    假山旁,一名三四十许,等了很久的王家护卫道。

    这人叫徐平,和孟隆他们一样,都是王家里待了十几年的护卫,非常可靠。虽然武功比不上申海、孟隆,人也没那么灵活,但胜在执行能力很强。

    交待下去的事情,一板一眼,全部都能一丝不苟的按时完成。

    “2号练功场”是王冲在灵脉基地之外开辟的一座计划。

    王冲找到的灵脉南北纵横,范围极大,如果仅仅用来做各家族子弟的练功场所,有些浪费,而且也用不了这么庞大的范围。

    所以王冲就想到了“2号练功场计划”,在灵脉的最北端,和基地远远相隔,开劈一处练功场,用来针对外界开放。

    在王冲的计划中,这场练功场和自己在昆吾训练外白虎峰外围建的那座院落一样,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2号练功场的厢房现在能够存纳多少人?”

    王冲道,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山脉北边望去。一路上有林海相隔,王冲看不真切,不过远远的,还是很看到一小簇高出树林的飞檐,被朝霞照得一片金黄。

    那里应该现在还在继续修造中的2号练功场了。

    “可以容纳三四十人左右。”

    徐平古板着脸,思忖片刻后道。

    “那就足够了。等我回去,2号训练场差不多就可以正式开放了。”

    王冲笑道。

    这个2号训练场利用的好,不但可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聚宝盆。

    灵脉啊!

    而且还不是元气蕴含量惊人的大灵脉!

    这样的地方对任何大家族恐怕都是有巨大的吸引力吧!

    这个东西如果利用的好,恐怕和海德拉巴矿石一样,会成为自己第二个巨大的“金山”。

    不过这件事情,还需要一步步来,不能操之过急。

    对徐平瞩咐了一翻日后的计划,王冲沉吟片刻,随即转身向着另一侧的基地练功场走去。

    练功场边,一名五十许的老教官站在场边,正监督着场中的少男少女练功。他的两鬓霜白,面色严厉,看起很是老练。

    “公子!”

    看到王冲过来,老教官连忙停下脚步,微微躬身,神情很是尊重。

    “公子!!”

    几乎是同时,一群正在练功的少男少女也发现了王冲,一个个神色兴奋,纷纷停下练功,向王冲致礼。

    那目光就像看到最崇拜的偶像一样,充满了狂热和喜悦。

    “嗯。”

    王冲笑着致意:“你们断续练功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令众人兴奋不已,一些年轻的少女甚至尖叫起来。

    王冲虽然年纪不大,但他所做的很多事情,完全不是这个年纪的人所能做到的。所以,众人浑然不觉王冲真正的年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

    “项老,这边请!”

    王冲笑了笑,在众人狂热的目光中和老教官往一边走去。老教官姓项,是王冲的小叔和那八名最初的教官鼎力推荐的。

    虽然并不是最早来到灵脉上基地的,但是在基地里,他的威望最高,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

    所有的禁军教官都是以他为首,请到这一位非常不容易。所有退休的禁军教官都非常尊敬他。

    王冲在他面前也从不敢摆什么九公子孙的架子,都是称他为“项老”。

    “禁军退休有严格的规定,像公子这种我们本来是根本不能答应的,更何况公子还志向不小。不过,九公德高望重,克己守德,世所敬仰,这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而公子又有忧国济世之心,并不奸邪之念,所以我才答应出山的。”

    项老一边走,一边开口说道。京师里,世家权贵、门阀大族,想请他出山的不在少数,但他从不开口。

    这次破例,也实在是因为对王冲确实很有好感。“节度使事件”王冲上书圣皇,为胡人所忌,几乎要死在牢里。

    这种事情不是有大魄力的人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他出身清白正派,九公一脉,人所共知。这也是他答应出山的重要原因。

    “多谢项老抬爱,我灵脉之中开这基地,也是蕴意为帝国效一臂之力。如今四野夷狄窥视,乌斯藏、突厥、高句丽、蒙舍诏、大食都今非昔比,兵强马壮,有龙虎之象,但朝野之中却知之不多,王冲此举,也是希望日后对帝国有所助益。”

    王冲道。

    这种话对其他教官,王冲是不会说的。他们也根本不会问。但是项老不同,在禁军中他的资历很深,做了二十七八年的教官,教出来禁军不计其数,连现在不少的禁军教官都是他的学生。

    在禁军里,他的声望、影响、地位、号召力,都举足轻重。

    而且,项老参加过帝国的几次重大的战役,和朝廷里的许多文武重臣都有交情,对帝国的各个方面的情况非常了解。

    小叔王泌在给他的信里面,一再跟他强调,对于项老要以诚相待,绝不可有所隐瞒,也绝对隐瞒不过。

    而如果能得到项老的青睐,只要他一声召唤,王冲能得到的帮助将不可计量。

    项老停下脚下,一双很看透人心,分辨真假的眼眸盯着王冲,片晌终于点了点头。从王冲的眼中他看到了真诚。

    王冲是这么说的,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你能这么想,这是好事。虎父无犬子,你出身将相之门,能看到帝国潜伏的危机,心怀天下,这是帝国之福。京师之中,皇室成员,权贵子弟,王侯将相,世家大阀……,这些势力门下的弟子我见过很多。溜鸡斗狗的有吃,混吃等死的有之,斗凶斗狠的有之,冲着功名而去的有之……,但能够心怀天下,忧劳帝国,真正难能可贵,同辈之中已经无人可及了。”

    “只要你能保持这份至诚之心,未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我已经修书数封,去邀请一些故旧老友,以及过去的门生,希望能助你一臂之力!”

    项老嘴唇蠕动,不急不缓,说出来的内容却听得王冲心花怒放。

    “多谢项老!”

    王冲心中大喜。

    项老的门生故旧,那可就不是一个两个,十个八个了,单单是他的故旧,都是数以百计,更别说是学生了。

    王冲现在不担心自己这灵脉基地上禁军教官不够,反而担心自己没地方容纳那些教官了。

    而且一旦项老修书,表明态度,在禁军教官中绝对是立竿见影,自己恐怕立即就能召来大量的人手!

    这是一个极大的收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