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救下苏寒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二百九十二章

    看完手中的信笺,李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神色轻松了很多。

    “冲公子,家父让我问你一句话,如果我把人让给你带走。你能不能保证,今天的事情不泄露一点出去。”

    李冰手中拿着信纸,目光却看着王冲。

    “居然是留国公!”

    王冲也有些意外。不过想想,留国公府处心积虑抓捕苏寒山,这件事情留国公不可能不关注。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知道。你可以回复国公,今天的事情他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利于留国公府从王家流传出去。”

    王冲认真道。他的目的只是救下苏寒山,至于其他的,并不在他的范畴。

    “嗯,那这小子你可以带走了。另外,冲公子,希望你记住刚刚说的话。——我们撤!”

    李冰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居然二话不说,带领一群人转身就走。

    这么干净利落,就连王冲都呆住了。

    近二十来号人物,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地上的尸体都全部拖走了。

    “这留国公,好干脆!苏兄……,苏兄?苏兄?不好,老鹰快扶住他!”

    王冲刚一转头,就看到大树后,苏寒山身体一松,直挺挺的往后倒下。

    ——李冰一走,危机解除,苏寒山心里崩紧的那根弦松开,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王冲给苏寒山喂了一枚丹药,然后让老鹰连忙把他背回了王家。

    苏寒山外面的伤势看起来已经很严重了,但他身体里面的伤势,比外面更加严重。

    他整个人一放松,身体不停的往外面放血。

    这么重的伤势,一般情况下基本是没救了。王冲一连给他喂了三颗从六指张那里买来的十万两黄金一枚的宫廷救命丹,这才救回了他的性命。

    而当伤势稳定住之后,奇异的,从苏寒山的身体深处居然产生出一股强烈的生命气息,使得他的身体恢复速度比一般人快了很多。

    大约三天之后,苏寒山闷哼一声,终于苏醒过来。

    “你醒了!”

    王冲看着病榻上的苏寒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家伙,总算苏醒过来了。如果就此死掉,王冲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可是未来的帝国大将!

    这种级别的人物,整个中土都屈指可数。要是就这么死了,绝对是大唐巨大的损失。

    “这生命力真是够夸张!”

    王冲看着病榻上的苏寒山,心中暗暗道。

    他找来高手帮他检查过,身上三十多处刀伤,其中十七道前后洞穿,剌穿了肺腑。

    而十七道中,又有十一道是严重到危急生命的。

    这样的伤势,就连看的人都会觉得触目惊心。别说养伤,没死就算不错了。但是苏寒山居然抗下来了。

    不止如此,三天的时间,他的身体就从足以死上几次的状态,恢复到了普通重伤的程度,而且还在继续以惊人的速度恢复。

    这样的生命力,别说这一世,就算上辈子,王冲都没见过几个。

    这个家伙能够成为昆吾训练营当年走出去的百将之中,最璀璨的几个之一,绝对不是没有原因。

    在他身上,绝对还隐藏着很多秘密。

    “这是哪里?”

    苏寒山开口问道。从床上撑起身来,他的神色冷静,并没有一般人的那种慌张和不安。

    苏醒的第一眼,苏寒山是冷静的打量四周,然后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我家里。这里是客人来时住的厢房。”

    王冲微笑道。

    “谢谢。”

    苏寒山点了点头,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虽然只有寥寥两个字,但是以王冲的了解,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以苏寒山那种高冷、孤僻的性格,能对人说出谢谢两个字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恐怕两世为人,自己是他唯一说过这两个字的人。

    苏寒山说完那个字,便盘坐在床上,闭目修练,一动不动。

    他的脸色苍白,身体还十分虚弱,看起来距离完全康复还差得远。

    “你先休息吧。有什么需要随时通知我。”

    王冲心中摇了摇头,早已领教了他的性格,也不多说,带上门,走了出去。

    “公子,公子,不好了,不好了!……苏公子不顾阻拦,一个人离开了。”

    王冲前脚才离开,不过一个多时辰,在那里服侍的丫寰就匆匆的跑了进来。

    “有多久了?”

    王冲怔了怔道。

    “有小半盏茶功夫了,我们拦他不住。”

    清秀的丫鬟眼眶通红,急得都快哭了,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外面。

    “这样……”

    王冲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苏寒山迟早会离开,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才不过待了一个多时辰就离开了。

    苏寒山的情况虽然说好了很多,但是距离下地行走,自由行动还差得远。而且,他现在身受重伤,什么事也做不了,如果再被留国公府的人盯上,那就麻烦了。

    不过,苏寒山的性格向来如此。

    他要真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上辈子也不会有那种命运了。而且,小半盏茶的功夫虽然不算太久,但也足够从这里走出王家的大门了。

    京城里人潮汹涌,一旦到了大街上,人海茫茫,哪里还找得到他。

    “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啊,一点都不愿意亏欠人家。”

    王冲摇了摇头,心中感慨道。

    “算了,这件事情和你无关。由他去吧!”

    王冲摆了摆手道。

    留国公如果一直想要对付苏寒山,但是即然那天晚上他放他走了,想来也就不会再对付他。

    苏寒山虽然重伤,但想来现在反而没有什么危险。

    “对了,公子,那位苏公子还留下了一张纸条。”

    那名王家的丫鬟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从袖子里抽出一张纸条来。看她那笨手笨脚的样子,引得王冲心中不由暗笑。

    “你叫小梅是吧?”

    王冲突然道。

    “是,是,公子,你记得我?”

    丫鬟一脸的惊奇。她进入府中才三个月,刚刚因为做错了事情还怕受到责罚,没相到自家公子会记得自己,甚至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记得才怪!

    王冲心中失笑。上辈子就是小梅在最后的时间里给自己带来了不少欢乐,只是可惜,她最后却是那种下……场。

    “小梅,以后你就跟我吧。”

    王冲道。

    “公,公子……这样不好吧!”

    小梅脸孔羞红,一脸的扭捏。

    “你这家伙,想到哪里去了。”

    王冲都这家伙的胡思乱想都逗乐了,心中又好气又好像。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笨手笨脚,不愧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梅丫头。

    “我是说,以后,你就调过来服侍我。帮忙端茶倒水,做些叠被子的事。”

    王冲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

    小梅明白过来,耳根都红了。不过很快就把一切忘到脑后,欢呼雀跃起来。

    “公子,我愿意,我愿意……”

    看着少女单纯、快乐的样子,王冲感觉自己心中的烦恼都少了很多。

    把少女打发下去,王冲唰的一下抖开苏寒山留下的那张纸条。

    “我欠你一个人情!”

    只有那么冷硬的一句话,毛笔写的,笔尖发叉,显出一股凶悍劲,一看就知道绝对出自苏寒山的手笔。

    “呵,果然不出所料啊!”

    王冲笑笑,将手中的纸条捏成一团。

    苏寒山外表孤傲,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一看就不好打交道。不过他的内心深处显然还是充满感激的,只是不善于言辞而已。

    要不然也不会留下这张纸条了。

    这一类的人,王冲来的另外一个世界有个专有名词,叫做“社交障碍症”。

    苏寒山显然就是属于这一类人。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即然知道你有困难,就索性帮你到底吧!”

    王冲望了院墙外一眼,笑着走开了。

    有句话,叫做眼神说明问题。在房间里的时候,苏寒山的眼神其实已经想要向他求助了,只是碍于孤僻的性格,耻于说出口而已。

    从花园离开,王冲召来了老鹰。

    “有什么线索吗?”

    客厅里,王冲坐在名贵的紫檀椅,拿起手边的茶,端起来喝了一口问道。

    三天前,把苏寒山救回来的时候,王冲就已经安排老鹰去调查这件事了。能值得苏寒山冒着生命危险夜探留国公府的必定不是小事。

    值得留国公宁肯得罪王家和宋王,也一定要杀了他的,也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苏寒山不会说,那不是他的性格。

    王冲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

    或者,找到了答案,解开了谜底,就能帮助苏寒山解开身上束缚的枷锁,让他做到上辈子没有做到的事情。

    成为中土神洲一位真正的,可以独挡一面,独镇一方的帝国大将!

    “公子,这几天,我调查过了。虽然留国公把消息隐藏的很严,但是从留国公府的下人们口中,我还是隐约查明了一件事。留国公府上有一个少女,看管的很严,平常吃喝,都有专人送过去,不让人靠外。”

    “另外,大概三四个月前,少女还没有任何原因的突然转移了。那次的事情发生后,府里的下人们都说,苏寒山夜探留国公府,或许就是为了那个少女。”

    老鹰沉声道。

    “三四个月前,那不就是昆吾训练营开营,苏寒山进入白虎峰的日子?”

    王冲皱着眉,若有所思道。

    “不过公子,我有一种感觉,这个消息恐怕不那么简单。”

    老鹰低着头,一脸思忖道。

    “什么意思?”

    “我感觉,这个消息是留国公府上特意放出来的。因为根本没怎么调查,很容易就得到了。但是更多的消息,那女孩长什么样,什么来历,和苏寒山什么关系,这些关键的消息统统都没有。按照行内的规矩,这算是一个道口。”

    “什么意思?”王冲讶异道。

    “留国公愿意说出来,也想要把这件事情解决,划一个句号。不过还缺少一个合适的中间人,大家坐下来谈谈。”

    老鹰道。

    王冲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天,苏寒山虽然被他救走,但这件事情显然不会就此完结。

    所以留国公才会故意放出一些消息来。但是这些消息,留国公也不可能随随便告诉一个在外面鬼鬼祟祟,来回徘徊的探子。

    所以留国公放出一些消息,但却不会放出太多。

    另外,这些消息留国公并不愿意直接告诉自己,因为那样有些掉份。所以才会需要一个特别的,地位很高的中间人。

    留国公会告诉他,然后通过他的口来告诉自己。

    虽然听起来有些复杂,但这恰恰就是上层权贵阶层的日常。王冲出身在这个圈子,自然也明白。

    “说起来,留国公还是顾忌爷爷和宋王的权利和威望啊!”

    王冲心中洞若观察。

    他已经知道找谁来探听这个隐秘的事实真相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