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苏寒山身上的秘密!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二百九十三章

    “魏胖子,赶紧给我下山一趟!”

    一只鸽子从王家的府第内飞起,扑拉拉飞上天空,往昆吾训练营而去,信鸽上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末尾,在信笺上加了一个三点品字形的墨汁印记。

    这是王冲和魏皓彼此之间以前约定的信号。

    找中间人,没有比魏皓更好的了。同为大唐国公,魏皓魏小年的出身并不比留国公低,甚至还犹有胜出。

    让魏皓出马,留国公府面子也过得去。

    而且,都是世家子弟,都已经长大,不再是以前的纨绔公子,魏皓也该去做点世家子弟做的事情了。

    “来了!”

    昆吾训练营的回信很快就来了,上面龙飞凤舞,或者说“奇丑无比”的写着两个大字。

    魏皓的书法巨丑,和王冲有得一拼。

    信鸽飞过来的时候,魏皓人已经早早的上路了。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什么推托。

    对于王冲,魏皓那是完全的信赖。只要一个招呼,马上就过来。

    这就是兄弟。

    “王冲,你找我?”

    接近傍晚时分,魏皓一路风尘仆仆,进了王家的大门,额头上的汗都没擦,就熟门熟路的直奔王冲的书房而去。

    “怎么样,兄弟我快吧!看到信上的标记,十万火急,我可不是立即就过来了。”

    魏皓站在房门口,双手撑着门框,咧着嘴,兴奋的嘿嘿直乐。

    王冲下山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一世人两兄弟,他和王冲认识也不是第一天了。魏皓敢打赌,京城里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要不然王冲不会叫自己。

    “十万火急没有,不过要紧的事情倒是有一桩。”

    王冲笑了笑,从小到大,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最喜欢的就是魏皓的这种性格。

    两肋插刀绝不废话。

    “白虎峰的苏寒山还记得吗?就是和我住在一个房间的那个……”

    王冲开门见山,就把自己搜索到的关于苏寒山的消息一一道了出来。

    “是他?”

    魏皓跨进门,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水,也是满脸的惊讶:

    “在京城里,留国公可是相当低调啊。苏寒山怎么会和留国公扯上关系?”

    白虎峰上那个“冰块”,他知道。很不好惹,也很不好打交道。很多人看到他都是远远的避开。

    魏皓没想到王冲把自己找过居然是为了他。

    “那也正是我想知道的,这也是我把你叫过来的主要原因。你帮我去约一下留国公的次子,我想要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道。

    “好,这件事情交给我了!正好我们家和留国公还稍微有些往来。我帮你去探听探听。”

    魏皓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魏皓是傍晚的时分离开,王冲本来以为他很快就会回来,但是没想到一直到深夜魏皓都没有出现。

    王冲派人去查探,只说魏皓约了李家的公子,在酒楼包场。周围谁也不让进,谁也不能出。

    “公子,要派人去看看吗?以一场会面的时间而言,这未免也太久了点吧?”

    书房里,老鹰站在王冲身前,开口道。

    “不必了。这里是天子脚下,魏皓又是魏国公的子嗣,留国公那边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王冲坐在书桌后,挥了挥手,不容置疑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涉及到三个帝国里的大家族,王冲相信留国公不敢,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慢慢等吧,他迟早会出来的。”

    说完这句话,王冲便闭上眼睛。

    时间缓缓过去,两个时辰之后,突然一阵骚动从外面传来。人还没看到,倒是先是传来一阵惊叹的大嗓门。

    “王冲,王冲!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你知道我听到什么了吗?”

    魏皓脚步匆匆,在老鹰的陪同下,一起大步走进了王冲的书房。他的眼神明亮,即便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

    从昆吾训练营回来,一路奔波,再到酒楼里和留国公的公子谈到深夜,魏皓不但没有疲惫,反而看起来精神十足。

    “留国公的公子说了什么吗?”

    王冲精神一振,困意一扫而空,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对面的空位,示意魏皓坐下。

    “王冲,我终于知道苏寒山在留国公府找什么了。他在找他的妹妹。你能想像吗?这个家伙居然还有一个妹妹!”

    魏皓一脸惊叹道。

    王冲和老鹰看了一眼,都是大为意外。

    “魏公子,你不会想说,留国公府强抢民女,欺压良善。那留国公家的李冰看上了那位苏公子的妹妹,将她强抢进府里吧?然而留国公府为了怕这件丑事传出去,才想杀了那位苏公子?”

    老鹰诧异道。

    虽然魏皓是他一起接进府里的,但是时间仓促,他根本没来得及了解到底是什么情况。

    “嘿嘿,如果真是这种王公子弟,权贵恶霸强抢民女的戏码那就好了。这里面的事比这复杂一百倍。”

    魏皓嘿嘿笑道,翘起了二郎腿,特意卖起了关子。

    “难道不是吗?”

    王冲道,倒也没有理会这小子得意洋洋,一脸欠揍的样子。

    “嘿嘿,不知道吧。说出来吓死你,你知不知道,真正的留国公,本来应该是那个苏寒山!”

    魏皓得意洋洋,抛出来的消息石破天惊。

    “这怎么可能?”

    王冲睁大了眼睛,一脸的吃惊。

    他知道苏寒山和留国公府的罅隙,但是魏皓这种说法还真是神转折。特别是考虑到这是由留国公府说出来,就更加让人难以置信了。

    王冲的本能反应就是不相信。

    “魏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你和留国公公子见面的情况详详细细说出来。不要给我卖关子了。”

    王冲坐直了身子认真道。

    他现在感觉到自己恐怕触摸到了苏寒山身上真正的秘密。如果能够解开这个秘密,说不定,就能彻底的帮助苏寒山打开通往帝国大将的道路。

    将他身上的潜力全部发掘出来,让他毫无顾忌达到前世没有达到的高度。

    “嘿嘿,说来话长,留国公的那个家伙扭扭捏捏,说了半天都不肯说出来。他好他以为苏寒山对你说了什么,所以最后还是自己泄了出来。”

    见王冲说的认真,魏皓没敢继续卖关子,就把在酒楼上听来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留国公府和苏寒山一脉的恩怨,追究起来,还是三代以前,大唐高宗皇帝陛下手上的时候。

    别看留国公和苏寒山一脉恨不得互相杀死对方,但是三代以前,两家却是最至好的朋友。

    苏寒山也不是什么外地人,而是原原本本的京城人士。

    高宗皇帝一代是罕见的中庸之资。

    他的武功不能说差,但绝对不是什么超凡入圣之辈,更加比不得当不得当今的圣皇陛下。

    高宗皇帝这种资质,登极之前遇到的危险就可想而至。

    有一次高宗遇险,昏迷过去。就是苏寒山的祖上苏奉及时发现,救了他,并且将带他带离了危险。

    这件事情苏奉谁也没告诉,除了他唯一的至交朋友。也就是留国公一脉的祖上。

    高宗是历代皇帝中少有的性情中人。他受了别人的救命之恩,就想要封他一个国公。

    只不过,高宗昏迷之中,迷迷糊糊,居然把苏奉的朋友误认成了救他的人。

    再加上苏奉的那位朋友一时贪心作祟,明知道陛下认错了,但是在封公的诱惑下,还是冒领了此事。

    反倒是苏寒山的祖父苏奉完全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等到最后知晓的时候,大事已定。而苏奉的那位朋友因为木已成舟,同时又害怕事情曝露,居然将苏奉关进了牢里。

    后者一直将对方视为至交好友,受了这样的屈辱,顿时视为奇耻大辱。虽然苏奉的那位朋友最后良心过意不去,还是将他放了出来。

    但是苏奉最后还是忧愤而亡。

    这就是苏寒山一脉和留国公府上最初的恩怨来源。“父仇子报”,苏奉这么蒙受耻辱,郁愤而亡,做儿子的哪里能忍受得了。

    后来虽然打了官司,闹到了朝廷那里。但毕竟皇帝金口玉言,哪怕是认错了人,那也只能是将错就错。

    虽然给了苏奉的儿子一些奖励,但他哪里会接受。

    这件事情就这么成了死结!

    两家也就更加没有缓解的余地了。

    苏奉的儿子做这件事情失败,就逃离了京师。并把自己的意志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也就是苏寒山。

    这已经是第三代人了。

    苏家那边将自己的意志流传而去,时时刻刻不忘复仇。而留国公那一脉,也没有坐以待毙,同样将这件事情传了下来。

    虽然这件事情错在自己一方,但毕竟不可能坐以待毙,让人把刀架在自己脖子。

    留国公那边也同样是做了一些事情。

    不知道让他们从哪里得到消息,居然找到了苏寒山兄弟隐藏的地方,派了一队人马,将苏寒山的妹妹的掳了过来。

    至于苏寒山,不知道他当时在做什么,反正不在山上,正好逃过了一劫。

    留国公府抓了妹妹,倒也没对她怎么样。依旧是好吃好喝的待着,也给她配备了专门的丫鬟服侍。

    除了行动不自由,其实比山里面还要好得多。而留国公府上上下下,没有人对她产生过什么邪念。

    留国公府的念头也很简单。

    即然两家的冤结注定解不开了,那就拿妹妹来做人质。这样,苏寒山有了忌惮,也可以防止他做出像前代一样那些过激的事情。

    不过,苏家和留国公府一脉也不是单纯的冤家。甚至留国公府的地位还是因为苏奉而来。

    留国公府的祖上也将这些事情在家书里面解释的详详细细。所以也没有必要对少女怎么怎么样。

    依旧是相当客气,秋毫无犯!

    ——所有一切,都是魏皓从留国公府的二公子李念那里听来的!

    【云中山人那里今天传了四十七个人名单,徽章还只剩下几个。欲得从速,先到先得啊。大家快加人皇殿群,去找云中山人报名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