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止戈院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二百九十六章止戈院

    做为自己在昆吾训练营的第一个基地,王冲非常重要。所以装修的也非常细致。

    事实证明也确实达到了效果。

    “东西准备好了吗?”

    在众人到处参观的时候,王冲扭过头来,望向一旁劲装的护卫,他隐约记得这个人叫黄犰,大姑父李林向他提过。这里的一切都是由这个人负责,非常可靠。

    “公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黄犰沉声道,神态恭敬。

    “你带路吧。”

    王冲点头道。

    就在这间院落的正厅大门前,几张六尺长的白纸摊着,一名裱纸师傅站在旁边恭敬的等着。

    旁边放在着一只海碗大小的小墨缸。

    当王冲走到大门前,立即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赵敬典、庄正平、池韦思、许琦、高峰、聂岩、陈不让,陈知命,统统都走了过来。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王冲的身上,隐隐含着某种期望。

    “拿笔来!”

    王冲开口道,伸出一只手掌。

    “公子!”

    旁边,立即有一名护卫将狼毫大笔送到了王冲手中。

    气氛突然变得肃穆起来。

    所有的土木建造已经全部完成,内部的装潢也全部结束。按照规矩,做为这片府邸、院子的主人,应该需要在完成之后,给这座府第命名。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其中的意义远不止如此。

    王冲握着沉淀淀的狼毫大笔,神色定定,露出思忖的神色。

    从重生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走出来,将自己,将王家呈现在众人面前,独挡一面。

    这位院落,这座基地,对于未来的他拥有非凡的意义。

    将比普通毛笔大上几倍的狼毫大笔伸进海碗大小的小墨缸里,蘸了蘸,王冲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兵棋论国安天下!”

    “武以自强护苍生!”

    洋洋洒洒两句十四个字。王冲的正字是令人不敢恭维的。但是王冲的草书却是另一回事。

    所谓笔走虬蛇,草书最重要的是书写者在其中蕴含的感情,而书法反倒在其次了。

    这两行十四个字,蕴含了王冲生平报复。写出来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师之作,却自有一种磅礴的气势。

    “为将者不能不知兵法,不懂韬略。昆吾训练营是训将之营,而不是训兵之营,而为将者,最看重的就止戈镇天下。以后,这里叫做止戈院吧。这也是武的真谛!”

    王冲说着,笔走虬蛇,将最后的横批写了上去。

    当这几个字写上去,一股磅礴的气势从纸上喷薄而出。

    止戈,止戈!

    上一辈子他没有做到,这是他深深的遗憾。所以他才会死而复生。

    荣华、富贵、宠辱、得失……,这一世都不再是他在意的东西。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完成这个目的。

    因为,这是他的“使命”!

    这一刹那,王冲胸中激荡,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体内迸射而出。不是现在这个十五岁少年的,而是上辈子,那个历经磨难,身经百战的中土战神,那个中原世界最后兵马大元帅!

    这一刹那,止戈院中静悄悄的。

    看看纸上的字,再看看王冲身上那股激荡的气质,院子里所有人顿时神为之夺。

    就连那禁军护卫也为之失色。

    王冲身上的气场太强了,前世令无数人为之景仰,就连异域的铁骑也为之胆寒的中土战神,又如何是这些普通的禁军士的能够承受的。

    所有的护卫,连同赵敬典、庄正平、池韦思、孙知命、陈不让等人都深深为之震慑,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没有人知道王冲身上发生了什么。

    但是那种无上的威严,磅礴的气势,令所有人为之心折的气度,那一刻深深的印在了众人的脑海里。

    然而那震慑人心的力量只有一刹那的时间便消失无踪了,王冲重新将自己身上上辈子的气势收敛了起来,就像一座庞大的冰山,在显露了一角之后,又重新沉到了水底!

    现在,还远不是显露另一个自己的时候。

    王冲很快就恢复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老先生,麻烦你了,帮我装裱上去。”

    王冲对京城里请来的老先生道。

    “是,公子。”

    老先生瞥过桌上的两副词,眼中闪过一丝赞叹的神色,然后恭恭敬敬的接过王冲的两副字,开始装裱起来。

    身后,众人也是如梦初醒。

    “止戈院!止戈院!好名字!”

    “很有意韵,也很符合这里的意境。”

    “想不到公子的诗词也做得极好。”

    ……

    一群人纷纷回过神来,显然非常喜爱这个名字。

    “大家喜欢就好。武以止戈安天下。我们昆吾训练营的学生,本来的目的就是止戈护天下。以后,大家有空就来来吧。”

    王冲微微一笑,看着身后众人道。

    “是,公子!”

    众人纷纷恭声道,已经无形中形成了以王冲马首是瞻的群体。不管是实力、地位、声望,还是家世,王冲都是众人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而王冲也早已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自己。

    “敬典,这是我拟定的第一批名单,帮我发出去吧。兵贵精而不贵多,第一批有七个人也就差不多了。”

    王冲将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名单递过去道。

    昆吾训练营中有百将,不过王冲并不准备全部去邀请。饭要一口一口吃,第一步,王冲想要邀请那些最有影响力的人加入到止戈院中来。

    等到止戈院在昆吾训练营扩大了影响之后,到时候自有源源不断的人试图主动加入到止戈院来。

    到时候,王冲再向这些人发出邀约,也就水到渠成了。

    “公子,这里会教授兵法吗?”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孙知命目光灼灼,正站在人群中,热切的看着王冲。

    他记得刚刚王冲提到了兵法两个字。武道是小道,兵法韬略才是大道。是只有将帅之家才掌握的东西。

    而昆吾训练营中是不教的。

    这几个月他到底查过。这一点确定无疑。

    “嗯!”

    王冲点了点头,孙知命有这种表现他是一点都不意外。这位天生就是将帅之才,上辈子最喜欢玩奇袭、奇兵的就是这个家伙了。

    孙知命这算是本性觉醒。

    “为将者不能不知道兵法韬略,以后想要进入止戈院的人,都要经过最基础的兵法考略。”

    王冲道。

    这个世界兵法实在是粗糙不堪。至少在王冲看来是这样。王冲在止戈院展开兵法考略还有一层私心,就是希望运用自己这个中土的兵圣在兵法韬略方面的能力,磨励、熏陶一下中土神洲那些未来的将星们。

    如果这些将星们能够通过自己的考验,将来,他们将会变得比前世更加的强大。

    对于大唐来说,这也将是最大的福音。

    做为上辈子最后一个兵马大元帅,王冲以数万的兵力拖住了十倍,数十倍的敌人,并且令末世的中土苟延了数十载,消灭了大量的异域入侵者。

    在兵法韬略方面,可以,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人可以超过他。就连苏正臣这个大唐的传奇军神都败在了他的手上,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兵法考略?嘿嘿嘿,小子,你好大的口气!——”

    王冲声音刚落,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而且急速接近。只一眨眼,大门口就出现了几道人影。

    “赵教官!”

    “周教官!”

    止戈院的院墙大门口,两道健硕、强悍的身影一前一后,披着甲胄昂首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这两个人,就连王冲都大为意外,居然是赵千秋和周煌。

    前者是王冲和赵敬典在训练营内的老师,而后者和众人在高句丽夜袭的那天晚上有过生死之交。

    “两位教官,你们怎么过来了?”

    王冲一脸意外,赶紧迎了上去。

    “哈哈,我早就想看看,到底是谁胆子这么肥,这么大,居然敢把注意打到昆吾训练营,把私人的宅邸建到这么近的距离。现在,果然是你。”

    赵千秋哈哈笑道。

    后方的周煌赶紧走了上来,和众人打招呼。

    “你这家伙,还真是鬼精鬼精。朝廷哪里正清理周围的土地。听说工部和大理寺已经联合下令,训练营周围十里之内,严禁任何的土地售卖交易,也不准建造私人府第。你的手脚好快,听说朝廷已经把这座山峰的所有权卖给你了。想收回都没回收!”

    周煌一走过来就笑骂道。

    “这小子的手脚一向就是这么快,你不知道吗?依我看,工部和大理寺那条规矩,就是针对这家伙的。大理寺那帮混蛋,审批的时候也不知道看看。捅出这么大的漏洞才后知后觉。”

    赵千秋道。

    “两位大人,你们都已经知道是我的私人宅第了,当着我的面还这么说,这样的真的好吗?”

    王冲笑道。手快有,手慢无,昆吾训练营刚一开营,他就买了这里的地。现在这种情况,朝廷禁止买卖周围的土地,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嘿嘿,就是当着你的面才好。这小子,用不着跟他客气。”

    赵千秋笑骂道。

    随手拉过一把紫色的藤椅,那手感,那种舒适度,就连赵千秋也忍不住赞了把。

    “小子,你刚刚说你这里还进行兵法考略,口气不小啊。我问你,你会兵法吗?”

    赵千秋在紫藤椅上坐下,轻轻的敲了敲面前的桌子,一脸考究道。

    “大人这是要指点我吗?”

    王冲笑道,在赵千秋对面坐了下来。

    “嘿嘿,看你小子好像还不服气。你们小孩子之间互相武技切磋还可以。兵法教授,……就不要误人子弟了。这种东西不是可以随便教的。来来来!你如果可以下过我,你就可以在这里教授他们兵法。”

    赵千秋道。

    虽然说起一脸笑意,好像是开玩笑道,但王冲从赵千秋的话里听到了一丝认真的味道。

    很显然,赵千秋并不同意自己在这里教授同学们兵法。

    兵法是将帅之道!

    一个弄不好是会死人的,不止是害自己,而且会害得自己手下的兵丁死无葬身之地。这也是昆吾训练营里不教授兵法的原因。

    王冲说的“兵法考略”四个字,显然让赵千秋很不敢苟同。只是,赵千秋多少顾虑了一点王冲的面子,所以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说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