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游说成功!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四百二十二章

    女人永远是属于最容易被低估的那一种。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王冲根本就没有否认,连犹豫一下的准备都没有。任何自以为聪明的举动,到最后都会被证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真的是你?”

    王冲话一出口,两个都呆住了。就算是太真妃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承认了。

    “是我!”

    王冲再次承认道。

    “为什么?”

    太真妃突然好奇道。王家已经搭上了大皇子这条线,没有意外,大皇子应该就是未来的储君。

    自古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在诸皇子中,大皇子继承大统的机率绝对是最高的。太真妃并不明白,王冲为何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惜和他大伯做对,也要帮助一个势单力孤,目前看起来对王家绝无好处,反而有害处的五皇子。

    “这个王家的麒麟子到底在想什么?”

    太真妃看着王冲,眸子转动,突然产生了一丝强烈的好奇心。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但是眼前这个人可是王冲。

    不管是“清平调词”风流风采,满腹才华;还是入宫之时,说服宋王一改初衷,支持自己的不可思议;又或者节度使事件中搅动乾坤,震动朝野……

    甚至就连自己最崇敬的那位神祗一般的九五至尊,也对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年轻人赞誉有加。

    无论是从哪一方面看,眼前的少年都不是寻常的普通人,不可以以常理去揣度。

    太真妃突然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驱使着这个奇迹的,风一般的少年放着家族里的立场于不顾,放着好好的大皇子于不顾,跑到自己的玉真宫里来,来向自己推荐一个最起码现在还默默无闻的五皇子?

    他到底是怎么产生这种想法的。

    “这个……”

    王冲看了一眼太真妃左右两侧的神秘白衣美妇人。太真妃会意,微微抬起皓腕,两人会意立即恭声退去。

    整个房间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太真妃、杨钊和王冲三人。

    “很简单,因为我和我大伯的想法不一样,我以为未来的储君恐怕不是大皇子,而是五皇子殿下!”

    等两名白衣美妇人退出,王冲一鸣惊人,毫不犹豫道。王冲也没隐瞒,立即就把自己从五皇子身上发现的秘密说了出去。

    太真妃和杨钊听到王冲居说说五皇子才是未来的真龙天子本来就已经呆住了,等到听说李亨得传的龙形绝学居然是五趾的真龙,两个人顿时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算是对宫中的斗争最不了解的杨钊,都知道五趾的真龙意味着什么。王冲如果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绝对能在宫中激起天翻地覆、石破天惊的变化。

    宫内的诸皇子知道李亨突然能修练武功,就已经是杀心大起。如果知道圣皇传了他五趾的真龙绝学,恐怕拼着被圣皇责罚,也是一定要干掉他的。

    一时间,堂兄妹二人看着大殿中的少年,简直如同见鬼一般。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消息、情报,而是足以改写“皇子之争”争斗格局的巨大秘密。

    虽然年纪轻轻,但是王冲手中掌握的情报之惊人,简直令最厉害的谍报之王都要瞠目结舌。

    大殿中静悄悄的,针落可闻。

    王冲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此起彼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正常的情况下,五皇子的事情他是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但是五皇子要想闯过眼前这一劫,就必须有太真妃的帮助。而要想真正获得她的帮助,有些秘密是必须要告诉她的。

    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她的信任。

    事实证明,王冲的冒险没有白费。太真妃和杨钊脸上的震动已经足以表明,自己的话对他们产生了影响。

    如果说最开始的五皇子还只是一个不得势的年轻皇子的话,那么现在,毫无疑问在太真妃和杨钊的心中,他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娘娘,皇子之争非同小可,娘娘一时之间做不出决定也不奇怪。这件事情也不急在一时,娘娘还有充分的时间考虑。不过王冲还有一言赠于娘娘!希望娘娘在王冲离开之后,再打开查看。”

    王冲说着,突然从袖中取出一封事先藏好的信来。“打铁还要趁势”,趁着自己的话对太真妃已经产生作用,并且五皇子在太真妃眼中的份量已经大大增加,王冲拿出了最后的撒手锏。

    能不能对太真妃产生作用,并且让她彻底的做出决定,站到五皇子这一边来,就看这最后的一封信了。

    “王冲,有什么事情,你不能当面告诉我吗?非要写一封信吗?”

    看到王冲从袖中掏出来的信,太真妃高居上方,一脸的古怪。明明可以当面说清的事情,王冲却非要拿出一封信来,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非常的古怪。

    “不能!娘娘看后就明白了。”

    王冲双手拿着信封,摇了摇头,这回却是异常的坚决。有些事只能想,不能做;有些话也只能看,不能说。

    “我明白了,你拿上来吧。”

    “那王冲告辞了!”

    王冲交了信封,不再停留,赶在宫门彻底关闭之前,离开了玉真宫。

    而几乎是在王冲转身离开的同时,太真妃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打开了信封,抽了里面那张字迹写得歪歪扭扭的信笺。

    “嗡!”

    只是瞧了一眼,太真妃心中顿时霍然一乱,凤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不过只是一刹那,就被她隐藏了下去。

    除了她自己之外,就连近在咫尺的杨钊都没有注意到。

    “妹妹,这小子到底写的什么?”

    杨钊靠过来,一边瞥向她手中的信纸,一边好奇道。他实在是非常好奇,到底有什么话,是王冲非要写到信纸上的,而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的。

    “没什么!”

    出乎意料,以往对杨钊十分信赖,毫不避讳,有什么秘密都与他分享的太真妃,这次葱白的五指一手,突然将手中的信笺连同信封一起震成了粉碎。

    杨钊甚至连一个字都没瞄到,这封信就已经化为乌有了。

    这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令杨钊惊诧莫名,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呆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堂兄,你传我的旨意,拿我的一件玉佩,赏赐给五皇子李亨吧。就说是他在殿前剑舞,献艺圣皇,我对他的孝心非常欣赏,特意赏赐给他的!”

    太真妃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进了内殿之中。

    身后,杨钊呆若木鸡。

    打死他都不明白,太真妃到底在王冲的那封信上看到了什么,居然会这么慌乱。而且,之前太真妃明明还没有下定决心。

    为什么看了王冲那封信之后,立即就改变了注意,要赏赐玉佩给李亨。而且还特别表明要传达她的旨意,这岂不是变相的在召告全宫,以后在宫中,她要护着皇子李亨?

    这和堂妹不轻易涉足皇子之争的初衷可是背道而驰啊!

    “是,微臣遵旨!”

    杨钊叹息一声,弯腰深深一礼,然后转身朝外走去。不管这个妹妹下了什么决心,做了什么决定,他都会全力的去执行。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的是,自己那个义弟到底给太真妃灌了什么**药,让他在看了一封信之后,态度变化这么大?

    “我这个义弟啊……,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揣度的!”

    杨钊叹息一声,心中说不清是喜是悲,是怒是乐,摇了摇头,很快走出了玉真宫。

    他几乎可以想像,当自己离开这里之后,这宫廷深处,恐怕又是要有一场惊天的波澜了。

    以堂妹此时今日的地位,绝对能在深宫中掀起另一场风波。

    而与此同时,太真妃走在玉真宫的深处,同样心神烦乱,怅然若失。她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都是王冲那几行歪歪扭扭的字迹。

    虽然信笺已经被她烧掉,但信笺上的字迹反而越发的深刻,深刻的印进了她的脑海里:

    “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爱驰,而驰则恩绝!”

    王冲在给太真妃的信笺上没有其他,只有这么简简单单,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虽然简单,但太真妃却已经明白了王冲的意思。

    这句话并不是什么王冲的首创,而是出自一千多年前的大秦帝国,当时秦国的一位说客说服当时最得宠的华阳夫人,收下秦异人做义子时,说的就是这句话。

    而后者,异日正是大秦帝国的未来储君,诞下了后来中土神洲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千古帝王始皇帝赢政,一如今日的圣皇一般。

    华阳夫人名下无子无女,却极尽宠爱,一如现在的她一样。

    而秦异人流落在外,无依无靠,不被重视,就如同现在的五皇子李亨一样。但是所有的隐喻,都比不过信笺表面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爱驰,而驰则恩绝”,太真妃清楚自己是怎么上位的,所以她内心深处才有深深的焦虑,所以王冲这句话才会她有这么大的冲击和震撼。

    王冲说的那么多话,透露的那么多隐秘,都远远不及这一句带给她来的震撼。

    因为这确确实实是她内心深处,从不曾向人提及的,最大的隐忧和忌讳。

    “王冲,希望本宫没有看走眼!”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