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发酵!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四百五十七章

    随着王冲等人的撤出,王家这一场惊动整个京师无数世家大族的行动也随之结束。但是这一事情的影响,还仅仅是刚刚开始。

    “为什么不杀了他?”

    大雨噼啪,一道愤怒的胡语突然打破了寂静,黑夜中,原本按秩序前进的队伍突然之间戛然而止。

    黑暗中静悄悄的,所有的声音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大雨的声音也变得若有若无。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在空气中扩散,有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个个噤若寒蝉,心中满是惧意。

    “你说什么?”

    仿佛只有一刹那,又好似过了无数个漫长的声音,终于,众人耳中听到了那个熟悉的,令人骨子里发寒的声音。

    “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小子?”

    安轧荦山似乎感觉不到什么,他的眼睛血红,死死的盯着前方那道身影,身躯颤抖不已。

    “轧荦山,你疯了。你怎么跟大帅说话的?”

    “赶紧给我住口!还不快给大帅道歉!”

    ……

    崔乾祐和田乾真脸色一变,赶紧道。其他幽洲众人也是一脸的震惊的。没有敢这么跟大帅说话!

    没有人!

    在幽洲,胆敢违抗大帅都已经埋进土里。安轧荦山居然敢这么跟大帅说话,简直是疯了。

    “啪!”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突然啪的一声,扇在了安轧荦山脸上。

    安轧荦山挨了这一巴掌,整个人突然离地而起,打着旋儿,就像纸风筝一样轰的一声轰在七八丈外的巷道墙壁上。

    两丈多高,长着暗苔,坚固的就像岩石一样的墙壁,直接被撞得四分五裂,砖头和砂粉撞得到处都是。

    而安轧荦山撞倒在地上,坐起身来,哇的喷出一口血泉,整个人脸白如纸。

    四周围,众人低着头,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安轧荦山太放肆了。

    他有这种结果,谁也不觉得意外。

    “你确定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张守珪背着双手,冷冷道。他的脸上漠无表情,但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令人心底发寒的危险气息。

    对于幽洲众人来说,这种危险气息实在太熟悉不过。

    每次大帅身上出现这种气息的时候,安东都护府的地底下就会多出几具尸骸。

    “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和阿史那?崒干只不过是我手下两个无足轻重的捉奴将,像宁关的捉奴将,草原上要多少有多少。我可以提拔你,让你生,也可以毁灭你,让你死!想清楚了,再跟我好好说话。”

    四周围静悄悄的,哪怕崔乾祐和田乾真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出,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京师太远,大帅很近”,在幽洲地界,大帅的命令远比圣皇都有效的多。在那里,他拥有绝对的权威。

    “是,轧荦山错了!请大帅原谅!”

    雨水滴哒的声音不绝于耳,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耳中终于传来安轧荦山的声音。

    他低垂着头,头发披下,一动不动。

    周围,崔乾祐等人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还真怕他一时冲动,和大帅顶撞。还好,安轧山终于清醒了过来。

    “哼,这次我当你一时糊涂,就饶过你这次。不过再有下次……你知道结果!”

    张守珪冷冷道。

    声音一落,不再理会,转过身来,大步离去。

    身后众人不敢怠慢,连忙跟上。

    轻风徐徐,吹着雨水拍打在脸上。然而谁也没有看到,当张守珪离开之后,安轧荦山跪在地上,缓缓的抬起头来,披散的长发下,露出的眼睛并不是众人想像的谦卑和恐惧,而血红血红,充满了怨毒。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那个声音在心底回荡,然后安轧荦山摇摇晃晃,挣扎着站起身来,一步步的往前走去。

    ……

    不提张守珪以及幽洲众人,当院落里战斗结束的一刻,消息像张了翅膀一样,飞到了京师的各个角落,也飞到了各个世家大族的家主手里。

    天已经黑了,但这一次却并不是因为乌云,而是已经进入了夜幕时分。不过京城里,丝毫没有睡意的人却远不止那么一小簇。

    从王冲发布命令到现在,不知道多少世家大族在盯着那里。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灯光下,姚广异握着一张信纸,皱眉不已。

    他和王冲明里、暗里已经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了。虽然不想承认,但姚广异也不得不说,王家这个最小的儿子正在逐渐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不过以姚广异的智慧,怎么也想不明白,王家的那个小子为什么糊里糊涂演了这么多说。

    从接到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了,但姚广异思考了很久,还是没有想明白王冲的意思。

    和以往不同,以往的时候,姚广异至少还能看穿王冲想要做什么,知道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但是这一次,真的是看不懂了。

    难道这么兴师动众的,就是为了杀死一个无足轻重,微不足道的突厥胡人?这怎么可能?

    ——姚广异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

    王家如果以为他会相信,那就是侮辱他姚广异的智商。

    “不应该啊!”

    姚广异眉头跳动,心中发慌不已。这种完全看不懂对方意图的感觉,令他心中极其的难受。

    还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父亲,以王冲的能力级别还远远达不到那种层次!难道这一切都是那王家上面那位的意思。但是这种方式也未免太直接,太过幼稚了吧?儿子想来想去,怎么都觉得不合道理,还请父亲指点。”

    姚广异深深的叹息一声,突然转过头来,望着身后房间里安坐的父亲,深深一礼。

    父亲长居四方馆,并且传下命令,姚家上下如果不是有重大的事情,严禁进入四方馆探访他。

    而且年纪越长,父亲露面的时间就越短。姚广异占着亲生儿子的面,也还能见上几面。但是其他的姚氏一族成员……

    以前每年还能见三四次,但是现在,几年恐怕都见不着一面了。就算是姚广异,姚老爷子也明确表明,让他以后少来四方馆。

    权利这种东西用得次数越多,越没有效用。用得越少,反而越受尊重。

    ——越神秘的东西越让人敬畏。

    姚广异深深知道,这就是老爷子的生存之道。不过,这次的事情非同寻常,他也不得不来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

    姚老爷子两只手掌按在五尺高的藤杖,身躯却隐没在黑暗中,一动不动。烛光摇曳,投下的阴影盖住他的整张脸孔,让人看不真切。

    只是摇曳的烛光还在他身上的衣袍上闪烁着。

    “王博物不是这样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姚老爷子突然开口声,声音中有些莫名的味道。对你最了解的人,永远是你的敌人。

    虽然和王九龄争了几十年,但是姚崇也不得不承认,住在隔壁的那位,确实是位知行合一,内外合一人。

    别人清谦、谦卑、节俭、克制,或许只是一种赚取名声的手段。但王九龄,他真的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他的这种古板的性格,以王九龄当年的从龙之功,以及他位极宰相,辅佐圣皇,开创大唐盛世的功劳,王家早就是荣华富贵,权倾一时,又怎么可能会被他姚家压住?

    这也算是王家以及王九龄作茁自缚。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王九龄却也因此名满天下,受到天下人的爱戴和景仰。这一点,姚崇就算是想学,也是学不来的。

    “我明白你想要说什么,不过,王家就算是想要避嫌、自污,也绝不会使用这种手段。至少,王博物是不会的。”

    姚老爷子扶着拐杖,闭着眼睛,似乎也在深深的思考: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件事情,恐怕十有**,还真是那孩子的注意,和王博物没有关系。”

    声音中透出一丝微微的疑惑。

    能让姚老爷子想不通的事情还真的不多,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何止是姚广异,就连他也无法明白。

    他虽然能想明白其中的关键,甚至可以判断完全是王冲一个人的主意。但是同样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胡人,应该仅仅只是一个胡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王冲和他以前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但是王冲为什么会那么疯狂。

    甚至不惜为此不惜得罪了张守珪?

    姚老爷子闭着眼睛,沉吟不语。

    “这件事情,我们姚家暂时不要掺和进去了。先静观其变,再决定怎么应对。”

    姚老爷子突然开口道。

    “是,父亲。”

    姚广异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但很快低下头来,恭声道。

    “不过父亲,这么好的机会,我们真的不要趁机打压一下吗?”

    “哼,你想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不过,不要动手你用里兵部的权利。如果真的要做什么的话,就去通知大理寺吧。”

    “是!”

    姚广异大喜。

    “另外,”

    姚老爷子扶着拐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道:

    “去查一下那个胡人吧,以后,说不定用得着。……”

    “是!”

    姚广异心中一震,很快应声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