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愤怒的京师!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四百六十五章

    “哒!”

    脚步轻摇,在昏暗的地牢里沿着台阶一阶阶的回荡,就在老鹰在外面拍卖灵脉,引起一波狂澜的时候,暗牢中的王冲也迎来了一个访客。

    白衣如雪,神色冷漠,身上挂着鸿胪寺的标志,却是王冲的老相识。

    “王冲,你到底搞什么?”

    郑沉舟缓缓的踱着步子,走到了栅栏了,隔着钢铁的栅栏格子,望着里面盘坐在地上的王冲。

    “郑大人不去帮助胡人镇压汉人吗?”

    王冲头也不抬,声音波澜不惊道。

    听到王冲讥讽的声音,郑沉舟脸上掠过一抹愤怒的潮红:

    “王冲!你不要太得意!你以为你还出得去吗?王家势大,但还管不到我们鸿胪寺来!”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王家可以插手到这里来,这不是你说的吗?”

    王冲淡淡道。

    “你!”

    郑沉舟怒哼一声,猛的一甩袖子:

    “王冲,这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机会!光天化日,你居然敢在帝都杀人。你们王家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听到这句话,王冲的目光闪了一下,第一次没有立即反驳。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你不明白,我也不会怪你。等到以后,你就会知道自己今天说的到底是什么。”

    “哼,杀人偿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告诉你,王冲,就算你们王家能量再大,这次我也要让你把牢底做穿!”

    郑沉舟厉声道。

    在整个京师里面,王冲可是榜上有名的鸿胪寺黑名单上的头号人物。如果说整个京师里面有一个让鸿胪寺恨之入骨,如芒在背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王冲了!

    可是偏偏王冲又不是普通的世家子弟,也没那么莽撞,所以这么这么久了鸿胪寺都拿他没办法。

    如果这次还抓不住机会的话,那么以后都很难把他弄进去了。

    王冲默然,罕见的没有接下去。

    “我倒是希望能够让你们如愿,只是可惜,你们恐怕关不住我。”

    王冲淡淡道,声音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哼!王冲,不要以为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我们不知道,告诉你,就算你们王家卖了灵脉,弄了再多钱,也一样没有用。”

    郑沉舟冷笑道。

    “所以,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吗?”

    王冲猛然抬起头来道,冷笑道,目光火炬一般。

    郑沉舟神色一窒,顿时说不出话来。

    “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郑沉舟冷冷道,但却目光却不自觉的扭过一边,不敢和王冲的目光接触。

    “呵,什么时候京师里面买卖东西也值得鸿胪寺这么在意了?怎么,这次老鹰在外面售卖灵脉一定卖得很多吧?居然连鸿胪寺都有些坐不住了。特别派你过来试探我?”

    王冲哂然笑道。

    虽然似笑非笑,但王冲的目光却凌厉深邃,仿佛直透人心,郑沉舟虽然年纪痴长王冲很多,但是在这个十多岁的少年面前,居然也被看得神色讪讪,仿佛赤身**,没有任何的秘密一样,很是不自在了。

    老鹰在京城里售卖灵脉的事情当然瞒不过鸿胪寺。以王冲现在造成的麻烦程度和对鸿胪寺的“威胁”程度,鸿胪寺又怎么可能不“严防死守”,去关注他。

    可以说,王冲的任何一点点异动,都瞒不过鸿胪寺!

    以鸿胪寺的身份地位,以及权势,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居然如此郑重其事,简直前所未有。

    不过,考虑到王冲给鸿胪寺造成的麻烦,不管是之前的节度使事件,还是乌斯藏王子事件,又或者是这次的……

    鸿胪寺上上下下,包括郑沉舟在内,没有人觉得这是小提大作。才十几岁就已经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了,如果再大点,那还得了。

    如果再不想办法对付王冲,把他关进牢里,解决掉这个“问题”,以后还不知道他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哼!王冲,不要得意!大理寺和鸿胪寺就快达成协议,到时候,我还看你怎么笑得出来!”

    郑沉舟猛的一甩衣袖,怒气冲冲的走了。

    “大理寺和鸿胪寺……”

    王冲看着郑沉舟的背影怔了怔,良久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不管大理寺和鸿胪寺准备怎么对付他,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一场巨大的风暴即将席卷整个帝国。

    “轰隆!”

    西南的消息来的比王冲想像的还要快得多,就在郑沉舟离开牢房的第二天,一个消息震撼了整个帝国:

    西南蒙舍诏帝国的国主阁罗凤带队,亲自袭击了西南边界的太阁城,剑阁太守张虔陀自杀身亡,整个城池几乎被摧毁殆尽!

    而这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了,阁罗凤将消息封锁,就连近在咫尺的安南都护府都不知道。

    一直到蒙舍诏的大军全部撤回,那些往来的商旅才发现了这场惨剧。

    消息传出,举国震动,朝廷上下,所有人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砰!

    一只手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上,拍得手掌通红,几乎连桌板都拍裂了。

    “混帐!阁罗凤这是疯了吗?他怎么敢,他居然敢攻击大唐的城池!!”

    说出这翻话的人,不是兵部的人,却是一名朝中的御史。张斐须发皆张,怒发冲冠,看起来愤怒之极。

    “荒唐!安南都护府都干什么去了。这么多年,朝廷银子粮响一样不缺,就是让他们干了这种事吗?整个西南之地,这么近的距离,连一座城池被攻破都不知道!”

    “阁罗凤这是要造反吗!大唐对他不薄,他居然敢恩将仇报,对大唐下手!”

    “即刻出兵,消灭阁罗凤!”

    “蒙舍诏的人太放肆了!”

    ……

    不管文臣、武臣,包括户部、吏部,一些平常和军事不沾边的衙门,所有人都被阁罗凤激怒了。

    一些兵部的官员甚至直接就在朝堂上请愿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大唐立国近三百年,周围列强环伺,像这样的战事争夺反反复复,以往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安东都护府,安西都护府,陇西,还有北庭……,全部都有发生过。但是这一次的事情性质完全不同。

    以往虽然也曾经发生过,但绝对没有达到这种规模。更加没有发生过,阁罗凤这种层次的存在亲自攻击大唐边境的情况!

    西南边陲平静几十年,大唐和蒙舍诏一直相安无事。而且和周围其他列强不同,大唐对蒙舍诏提供了很多帮助。

    两国的文字,语言,文化,朝堂是完全一样的。

    如果说大唐是老师,那么蒙舍诏就是学生。但是这一次,学生却悖逆了老师,攻破了大唐的城池,甚至导致了一名大唐太守的死亡。

    这让所有人感觉到了背叛!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