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雪花般的信笺!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四百七十三章

    “衙署”外面一片混乱,真正走到外面,王冲才知道现在的京师乱成了什么样子。

    以往纷纷攘攘,一片详和的京师,如今却变得安静了许多。街上少了许多喧嚣的叫卖声,众人行色匆匆,谈论的也不是买卖贸易,而是“鲜于仲通”、“安南都护军”、“乌斯藏”、“阁罗凤”之类以前好几年都难以听到一次的名字!

    空气中却充满了一股焦躁、不安的味道。

    大唐已经太久没有经受这种失败了,十八万大唐精锐的战败足以影响到这个帝国。

    这一刻,何止是京师中的百姓,就连军部的将军,朝廷的大臣,边陲上的帝国重臣,同样在关注着这一场战争。

    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似曾相识。

    “公子!”

    一声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老鹰站在衙署外的街道上,旁边是一辆四匹马驾驭着的马车,显然已经等了很久了。

    然而王冲却并没有立即上车。

    “传我三个命令!”

    王冲伸出三根手指,眼睛看着前方,目光深邃无比,仿佛看到了时空深处:

    “第一个,立即派出家中护卫,到京中所有茶楼、酒馆,招蓦所有真武境以上的雇佣高手。无论贵贱,无论强弱,要价高低,一概招蓦!”

    王冲道。

    “是,公子!”

    老鹰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心中大喜。

    这次的遭遇,半个多月的牢狱之灾并没有消弥的意志,眼前的王冲依然是自己印象中那个沉稳睿智的公子。

    而且,每当他发布这种一系列命令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他有大的动作了。很显然,公子要采取行动了。

    “公子,是和西南战事有关吗?”

    老鹰试探着道。

    西南战事当整个帝国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只有王冲和老鹰他们早就已经知道。当整个帝国还在讨论怎么做的时候,王冲那边已经采取动作了。

    ——那些售卖的灵脉,王冲虽然没有明白,但老鹰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王冲没有点头,但却也没有摇头。

    虽然看起来模梭两可,但对于一直陪在他身边,非常熟悉的老鹰来说,早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西南战事撼动了整个帝国,令人揪心无比。

    从大唐立国以来,安南大都护鲜于仲通的惨败,对于一直坚信大唐锐不可挡的汉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虽然对于一场战争,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但是老鹰一直坚信,自家的公子一点能做点什么。

    或许别人不可能,但是自家的公子一定可以。

    在过去,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第二,召集四大铸剑世界,以及京师之中所有的剑铺、剑楼,以及所有的剑师、大剑师,铭文师!告诉他们,王家买断他们家族的武器,三个月内他们生产的所有武器设备归我所有!”

    “嗡!”

    老鹰猛的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王冲。京城中的剑铺、剑楼,何止上千家,加上四大铸剑世家,如果要买断这些剑铺、剑楼三个月内生产的武器,那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是,公子!”

    虽然心中惊讶,但老鹰还是毫不犹豫的应承了下来。

    “第三,召集赵敬典、魏安方、赵绮琴、黄纤儿她们。告诉他们晚上到王府来见我。”

    “是,公子!”

    老鹰毫不犹豫道。

    此时此刻,老鹰心中哪里还有一点点怀疑。三个命令下来,王冲又和自己印象中那个杀伐果决的印象重合在了一起。

    有些人是不能用年龄去判断的,也绝不会因为自身的境遇而虚弱意志,很显然,王冲就是这样的存在。

    “笔墨纸砚准备好了吗?”

    王冲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老鹰的神情变化。

    “准备好了,公子。就在马车里面。”

    老鹰恭声道。

    王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殿下,请吧!”

    王冲这才回过身来,伸出右掌,对身后走出来的宋王道。宋王的马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受到王冲的邀约,宋王的脸色微滞,眼中明显透出一丝讶异的神色。

    “好。”

    惊讶很快淡去,只是一会儿,宋王就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衣袍一撩,率先踏入了马车。

    王冲紧随其后,哗的一下放下马车车帘,然后跨入了车厢。

    “出发!”

    马车迅速出发,没有人知道王冲和宋王在里面谈了什么。一股磅礴的气劲从里面爆发出来,瞬间隔绝了老鹰的感知,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

    老鹰只知道,宋王最后半途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脸色非常的难看!

    而宋王走后,马车里又恢复了平静。

    “半个月的时间,最多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能不能成功,就看这半个月了!”

    马车厢里,王冲目光熠熠,然后迅速的摊开一张信纸,用镇纸压着,右手执笔蘸了蘸墨,然后在信笺上写了起来。

    第一封王冲写了自己的父亲王严和大哥王符。鲜于仲通是典型的守城之将,而且还是拘泥形式,缺乏变化,只适于城战的守城之将。

    而且他的才能也绝不适用于指挥十八万大军,更加对付不了火树归藏、大钦若赞、阁罗凤、段葛全这种级别顶尖对手。

    上辈子,鲜于仲通就是败在他们的手里。十八万大军抵死挣扎,拼死反抗,也只保得了鲜于仲通一个人的性命。

    要想拯救余下的八万大将,尽可能的保存大唐的元气,这个时候王冲就只能信任自己的父亲和大哥。

    “父亲、大哥在上,王冲奉上!……”

    王冲微低着头,胸中激荡,狼毫笔如同闪电般在信笺上行走,写出一行行重若千钧的字体。

    除了王冲自己,没有人知道,西南的大局,剩余八万将士的性命全部决定在一行行的楷书之中。

    哗啦啦!

    第一封信笺写好之后,一只信鸽哗啦啦冲天而起,迅速的向着西南而去。

    写好第一封信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王冲接着又写出了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书信……

    这些书信有的飞往西南,又有飞往东南,有的飞往城内,有的飞往城外……,一只只鹰鹊、信鸽不断的受到老鹰召唤从天空飞下,落到马车顶蓬,然后又带着雪花般的信笺飞往四面八方。

    而信中的内容,除了王冲之外,就连近在咫尺的老鹰都不知道他写了什么。

    “公子,唉……”

    看到王冲凝重、专注的神色,老鹰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暗暗感到心疼,但却明智的没有去打扰。

    虽然王冲才只有十几岁,但不知道为什么,老鹰内心有一种感觉,西南的事情恐怕又要落在王冲一个人身上了!那里的事情,王冲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看得透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