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上党伐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五百一十八章

    “来了,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

    李嗣业突然道。

    “大人……”

    “违令者,斩!”

    李嗣业右手一劈,右手的乌兹钢巨剑发出一道剑气,轰隆一声劈在地上,土石激飞,尘烟滚滚,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剑痕。刹那间,众人噤若寒蝉,一个个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是,大人。”

    不知谁低声道。

    李嗣业从来不会刻意去摆架子,但是他如果认真起来,那就意味着这件事情一定很很重。这个时候,没有人敢招惹他。

    “公子,这就是你对我说过的战争的关键吗?”

    李嗣业心中暗暗道。

    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王冲为什么给他留下这个箱子里。羊瘟很少在草原上发生,但是一发生就是一场灾难。和中原人不一样,草原上的人根本不懂那么多的医术、医方,羊瘟死了,也不像中原人一样,知道把羊尸掩埋。

    再加上草原上的人成群的放牧,牛羊数量都是几万头,几十万头,几百万头,甚至更多。所以一旦发生羊瘟都是大规模,大范围的灾难。

    对于草原上的人来说,这绝对是谈虎色变的事情。

    只是草原历来和中原敌对,再加上牛羊逐水而食,吃完一块地方,就换另外一个地方,流动性特别大,所以羊瘟这种事情在草原上历来很少发生。很多牧民甚至都不知道羊瘟是什么。这也使得草原游牧民族可以为人所趁。

    王冲准备的这个东西,意义已经不言自明了。

    如果是以前,李嗣业一定极力反对。但是现在,西南安护府十八万精锐溃败,李正己六万援军中伏被剿,大唐西南门户已开,近百万黎民百姓无所庇护,完全曝露出蒙舍诏和乌斯藏的联军之下,这种时候,如果还妇人之仁,爱惜羽毛,那就是迂腐了。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只是,这样真的有用吗?”

    李嗣业心中暗暗叹道。

    就算明白了这些东西的用途,李嗣业也还是没有明白王冲这么安排的用意。这些羊瘟能不能造成伤害,能造成多大的伤害,那都是未来的事,但是西南大军的危机却是近在眼前的事。而且,即便他完成了任务,乌斯藏的大军也不会有丝毫的损失。

    ——这样做,真的有用吗?

    “来了,给我拿一袋粮食过来!”

    李嗣业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道。

    “是,大人。”

    很快便有一名士兵取了一袋随军的黄豆和粮食过来。李嗣业没有让任何人参与,亲自动手,将这一袋黄豆和豌豆和口粮混入了其中。

    “嗡!”

    做完这一切,李嗣业突然手腕一抖,发出一股罡气,啪哒一声,把箱子盖上,然后抬起头来,望向了远方。

    从这里看去,远远的可以看到茂密的草丛上游荡着一群群的牛羊,如同云朵一般,茫茫的,到处都是。如果仔细看去,还能看到羊群中的牧羊人,他们胯下青稞马,体格高大,站在羊群中,即便隔了很远的距离也极其的醒目。

    能骑着这种马放牧的,也只有乌斯藏的牧羊人了。

    “两军交战,即然你们敢资助军队,那就是我们的敌人,一切就怪不得我了!”

    李嗣业看着远处的牧羊人,眼中闪过一道道的寒光。

    “全军听令,所有乌斯藏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李嗣业气息内敛,全身的气息骤然之间变得冰冷无比。

    “是,大人!”

    随着一声令下,大军轰然应是,下一刻,一千多名精骑由缓而快,卷起道道烟尘,往远处直扑而去。

    “啊!——”

    “是唐人!”

    “快走!”

    ……

    一阵阵的尖叫从远处传来,赤勒川的牧羊人一片慌乱,许多人牧驱赶的羊群试图往远处逃去,嗯,已经迟了。此时此刻,两国交战,李嗣业又怎么可能让他们有机会逃走?

    “轰隆隆!”

    马蹄声更急了!

    随着踹急的马蹄声,谁也不知道,在乌斯藏大军的后方,另一场“战争”已经打响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行军打仗亘古不变的道理,即使兵书战策上也是如此记载。不过,这仅仅是中原的兵书战策,对于乌斯藏人,包括草原上的其他民族来说,这从来都不是问题。

    王冲曾经研究过,乌斯藏人的后勤方式和中原人完全不同。

    中原人一场大规模的战争需要准备二到三年的时间,而且这么长时间的储备,还仅仅只能坚持几个月的时间。一旦超过三四个月,战争就没有办法打下去。在大唐立国之初,太宗皇帝在位的时候,大唐盛极一时,却在对付高句丽帝国的战争中,因为高句丽人坚壁清野,大唐后勤跟不上,在战争坚持四个月之后,因为粮食短缺,不得不班失回朝,无疾而终,结束了这场兴师动众,耗费了大量国力的战争。

    然而就是这四个月的时间,已经是中原王朝战争史上最长的一场战斗了。而为此,大唐甚至提前储备了三年多的粮食!

    对于中原王朝来说,这样的战争并不是可以轻易展开的。

    但是乌斯藏人和突厥人就不一样,他们想要进行一场战争,随时可以千里机动,而不用担心后勤跟不跟得上的问题。如果像大唐这样,要受到这么大的制约,提前这么多年准备,那草原上的民族早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更加不可能成为大唐边患。

    归根结底,乌斯藏人和突厥人并不是没有粮食问题,而是他们的饮食习惯和中原人完全不同。

    草原上的民族以肉食为主,餐餐吃肉,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对于中土神洲的人来说,如果天天吃肉,顿顿吃肉,没有其他的主粮,刚开始肯定会非常兴奋,大吃大喝,但是三四天之后,就会马上腻味,一个月之后,大军就会没有战斗力可言。

    中原人的主粮是稻米,栗,黍,高梁等等,在习性上天然就不一样。而这些粮食的储存、运输,种植,包括烹食都相当麻烦,耗时耗力。更别提,中原人饮食还讲究荤素搭配,烹、煮、蒸、炸,灼各种做法。

    只有米,没有肉,肚子里面没有味道,战斗起来也会软绵绵的。

    所以中原人战斗,大战前必定有大兴灶火,大餐一顿的习惯。有句话叫做,吃饱了才有力气!

    中原大地,百姓习惯如此,不管是军神,还是兵圣,又或者上古兵道祖师,对于这种情况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顺应水势,所以兵书上才说“兵马未动,粮食先行”,本性如此,如何能改?

    但是草原民族不同,饮食习惯远没有那么复杂,煮熟了就行,甚至生的也无所谓。

    而大军出动,牧羊人随后而行,军队在前方成为牧羊人的坚实后盾,而牧羊人在后方赶着成群的牛羊,为大军提供口粮。牛羊逐草而食,不需要耕种,不需要犁钥,不需要大量的水分,不需要数月才能成熟。

    更重要的是,牛羊永远都不会发霉,也不用担心食物的储藏问题。

    军队机动到了哪里,牛羊就赶到哪里。永远不存在说不新鲜,或者潮湿,霉变的问题。只要有草,大军就永远不缺少粮草。

    而且,草原民族的军队就是从牧羊人过来的。

    他们现在是后勤官,牧羊人,他日就是军队。由于牛羊太多了,草原民族甚至还可以将牛羊屠宰了,做成肉干,抹上盐巴就行。

    不管是顶尖的强者,还是普通的牧民,全都如此!

    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影响他们的,也仅仅是极端天气中的寒冬,冰霜而已!

    王冲曾经仔细思考,在战争的各种选项中,只有后勤恰恰是草原民族最不需要担心。突厥人如此,乌斯藏人也是如此。

    在后勤方面,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天然就是不对等的!

    所以游牧民族没有中原王朝那样的武器装备,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口,也没有那么灿烂的文化,不懂什么兵书战策,但是一样可以成为历朝历代中原王朝的心腹之患。在中原王朝的史书上,永远记载的都是这样的内容:

    某某年,突厥人,或者寇边;或者某某年,乌斯藏人劫掠寇边,得利而去;要不然,就是某某年,营洲,幽洲,某地遭到贼人寇边!

    这样的记载记录在史书上比比皆是,而且永远都记载不完。

    ……

    但是草原游牧民族的这一点也绝不是不可以利用。

    如果能够绕过前方的大军,绕到后方的牧民之中,杀光他们的羊群就能他们受到重创。在正常情况下,这一点绝不可能做到。乌斯藏人也绝不会给大唐这种机会。但是现在,乌斯藏人全部被吸引到了狮子城。

    李正己已经被消灭,关隘又有三处乌斯藏的大军守护。

    对于乌斯藏人来说,大军后方已经是固若金汤,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们。这也就给了王冲最好的机会。

    而这些“瘟死的羊”,就是王冲为乌斯藏人准备的最好的礼物。

    乌斯藏人的羊群实在是太多了,和中原人不一样,从来没有人说什么几头羊,或者十几头,几十头羊。游牧民族放羊从来都是几百头,上千头,数万头,十数万头,甚至数百万头,这是中原农耕民族难以想像的。

    而且,游牧民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以部落为单位。放羊的时候,时候自然也是以部落为单位。

    因此,从来不存在什么一个人养了几头羊的说法。都是一个部落养了多少羊。

    而这个数字从来都是极为庞大的。

    当数量大到一定程度,偷袭已经变得没有用了。牧羊人甚至可以什么都不管,放下羊群由他们杀。几十万头的羊群站在那里不动,就算从天亮杀到天黑都杀不完。而等到李嗣业他们离开了,牧民们又可以随时回来。

    到时候,把被杀的牛羊做成肉干就行了。

    ——这样的突袭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要对付乌斯藏人,袭击他们后方放牧的羊群,靠普通方法是没有用的。所以必须得剑走偏锋。

    而这些瘟死的羊,就是王冲为他们准备的礼物。

    当一只羊中瘟,就会迅速的传染整个羊群。从一个部落传染到所有的部位,更重要的是,草原民族根本不懂怎么处理羊瘟,也没有掩埋的习惯。这就意味着,独立的一件事情,最后能够轻易的演变成一场巨大的灾难!

    对付敌人,不能只浮于表面,一定要让他痛彻骨髓,痛到骨子里!这样他们才会学到教训。

    战争不只是兵力的对拼,也不只是拳拳到肉,刀对剑的火拼,更是谋略的战争!

    这一刻,除了王冲之外,就连李嗣业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他的计划成功,等待乌斯藏人的将是一场持续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巨大的灾难!

    没有了庞大的羊群,高原上将会发生一场可以预期的庞。而这场饥荒将会消耗乌斯藏人几十年积累的国力,使得他们的野心化为乌有!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