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转折!第一场胜利!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五百三十四章

    “王严,你们这是困兽之多。大唐已经不是昔日的大唐了,如今西南已经是我们蒙舍诏和乌斯藏的天下,就算你们今天挣扎的再厉害,等到大将军一到,你们也是死路一条!”

    凤伽异的声音响彻虚空。

    即便面对王严和老鹰的高手夹击,凤伽异也依然能勉励抵挡。

    “太子不必多废口舌,大唐是不是昔日的大唐,不是一个由你蒙舍诏的太子可以决定的。”

    王严的声音冰冷淡漠,**的,就算是凤伽异这样心生九窍的人物,也难以用言语从他的身上找到什么突破口。

    “哼,死到临头了,还在死鸭子嘴硬。就算你们今天逃过一劫又如何,我们只不过是一小股的先头部落,相对后面的大军根本不值一提。西南之境,较为平坦,至少很长时间之前,你们都不可能见到什么高山大川。就算你们逃得了一时,难道还逃得了一世吗?我就不相信,你们两条腿的还能跑过四条腿的!”

    凤伽异剑出如电,剑气风暴在他身边呼啸飞旋,虽然收效不大,但凤伽异显然还没有放弃从精神上击垮这只安南都护军。

    “即然你们这么有自信,为什么还这么穷追不舍。什么时候,蒙舍诏的太子打仗不是靠武功,而是靠嘴皮子功夫说话上位了?”

    王冲在一旁冷笑道。

    “嗡!”

    王冲声音刚落,山顶上气氛陡变,一双冰冷剌骨的眼神突然穿透重重的空间和雨幕,牢牢的笼罩住了王冲。不知道什么时候,凤伽异这位蒙舍诏太子身上伪装的盔甲早已去掉了,这也是王冲第一次仔细观察到这位蒙舍诏声名赫赫的太子殿下的真容。

    这位太子殿下大约二十七八左右,脸孔极为俊逸,皮肤也是惊人的白皙,即便是京城中的那些权贵公子也难以与之相比,处处透露出一股养尊处优的味道。只不过,和大唐皇室中的那些皇子又不太一样,凤伽异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侵略气息。

    没有了盔甲的遮掩,显露出真容的凤伽异,仅仅看一眼,都让看的人心中极度不舒服,不愿意去靠近。更别说其他了。

    “观子如此,只怕做父亲的也差不远了。西南方向,洱海六诏,绝对是大唐的心腹之患。朝廷早年姑息养奸,如今才会养虎为患啊!”

    王冲心中暗暗道。

    西南的反相早有显现,虽然王冲不懂什么摸骨、观相之术,但是凤伽异此人,也绝对不是善类。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你是哪里学的兵法,不过,你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西南了!”

    凤伽异冰冷的声音滚滚荡荡,如雷霆在虚空回荡,宣告着王冲的结局。

    嗖!

    剑气破空,在说话的同时,轰轰,强行和王严硬拼了数招,震开一丝缝隙,同时数缕手指粗细的剑气,凌厉无匹,借机射向了王冲。这几下变化之快,就连王严都没有预料得到。

    很显然,凤伽异对王冲的杀心绝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单论凤伽异心中的必杀程度,王冲恐怕还在他父亲王严之上。

    噗噗!

    接连数声闷响,凤伽异的几记攻击却毫无意外的全部落空了。王冲甚至都没有使用一步连环斩和魅影步,轻易的就闪过了。

    “在我面前使用剑气,真是想多了。就算是蒙舍诏太子也一样没有用。”

    王冲心中哂然道。

    近身搏杀以他身在实力,十个根本不是凤伽异的对手。但是凤伽异偏偏要在他最擅长的剑气和意识上的相斗,说句老实不客气的话,只要凤伽异不贴身攻击,现在的凤伽异他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在涉及到几万,几十万人的庞大战场上,个人武力从来都不是最关键的东西。不管凤伽异和角斯罗有多高的修为,如果他们以为联手突击,仅凭两个人的实力就能改变什么,那就真的是太天真了。

    当凤伽异和角斯罗还在玩个人武勇的时候,王冲在玩的已经是战术和战略了。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诸位将军听令,拖住凤伽异和角斯罗,老鹰,我们的军队到了没有?”

    王冲在山顶泥泞中倒滑,退出十余丈,拉开和凤伽异的距离,同时右手高举,亮出了宋王令牌,声音洪亮无比。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大人,到了!”

    老鹰的声音嗡嗡作响,带着丝丝的金属颤音。化身六臂地藏金刚之后,似乎连他的声音都一起受了影响。

    “轰隆!”

    “杀!——”

    天上雷霆闪烁,而几乎是同时,一阵地动天摇,山崩海啸般的声音从山下传来。虽然姗姗来迟,但是徐世平、许安纯带领的一万多援军终于还是在这个时候及时赶过来了。从山顶俯瞰而去,虽然大雨蒙蒙,看不真切,但是当雷霆闪过的一刹那,可以明显感觉出来在这几万蒙舍诏军队的后方出现了一只新的力量。

    “小心!小心!”

    “又有一只出现了!”

    “小心后面,啊!——”

    “不是安南都护军,啊!为什么还有一只军队。大唐不是已经没有军队可用了吗?”

    “组织防线,注意后面!”

    ……

    一阵阵的仓惶的乌斯藏语伴随着兵戈声、金铁声,希聿聿的马鸣声和惨叫,响彻天空,就连暴雨都无法全部掩盖下去。徐世平和许安纯率领的大军几乎是瞬间就狠狠的插入了乌斯藏大军的后方。

    虽然没有王冲,李嗣业,老鹰他们压阵,但是徐世平和许安纯本来就是久经战场的老将,根本不会错过种时机。乌斯藏人本来就面临着安南都护军的庞大压力,如今又来了一只万余人的,腹背受敌,瞬间一片大乱。

    “恭喜宿主,击杀41344名乌斯藏铁骑!”

    “恭喜宿主,击杀43517名乌斯藏铁骑!”

    “恭喜宿主,击杀44166名乌斯藏铁骑!”

    ……

    王冲脑海中一连窜的声音仿佛暴雨一般倾盆而下。只不过一个照面的时间,乌斯藏人瞬间就瞬失了四千多人,而且这种趋势还在迅速扩大。在兵法之中,腹背受敌,从来都是行军的大忌。

    这一刻,乌斯藏人兵败如山倒。大势已成,哪怕凤伽异和角斯罗实力再强,也无力回天。

    “该死,该死!”

    凤伽异听着身后阵阵的惨叫,眼睛血红,整个人都要气疯了。

    这一次雨中追击,来的不止是乌斯藏的先锋力量,还有他带来的数千蒙舍诏亲兵。在这种暴雨天气,能被他带在身边一路追杀的,都是身边蒙舍诏精锐中的精锐,一个个都培养不易,但是现在,凤伽异同样听到了他们的惨叫。

    “这个小子,我非得杀了他不可!”

    凤伽异咬牙切齿,牙都要咬碎了。这一场战争己方败势已成,而王严以及安南都护军的部将也都已经赶来,真的无力回天。就算是他斩断帅旗,杀了王冲,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角斯罗,走!我们快走!大将军和我们蒙舍诏的精锐还在后面,他们逃不了!”

    凤伽异突然回声厉叫道,这翻话却是用乌斯藏语叫出来的。

    做为蒙舍诏的太子,凤伽异不止武力出众,而且当年入大唐帝都为质的时候,就已经学得了一手出色的诸番语言,不止是乌斯藏语,北胡突厥语、高句丽语,西域诸语,以及大食、条支语,凤伽异通通都精通,是真正的文武全才。

    “别急,等我杀了那小子再说!”

    白虎大口一张,吐出来的却是人语。角斯罗力大无穷,左冲右突,目光死死的锁定山顶的王冲。这座山峦上,现在到处都是乌斯藏人和青稞马的尸体,而这一切统统都是山顶那个小子出现之后的结果。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战争就必定有死伤。角斯罗从来都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就算下属全部死亡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角斯罗渴望胜利,山顶的那个小子已经成为了乌斯藏大军的绊脚石,这才是角斯罗想要杀他的原因。

    “刚刚应该一开始就杀掉他的,真是太小瞧他了!”

    角斯罗心中阵阵怒吼。

    他的地藏白虎之环出自大雪山神庙,是顶尖的武将绝学之一,能够大幅的提高力量,所以相比起面对王严的凤伽异,他现在反而并不是太吃力。虽然周围安南都护军的高手众多,但只要肯付出一定的代价,他是完全可以杀掉山巅那小子的。

    “角斯罗不要意气用事,大将军马上就来了,而且平原地带,他们跑不了。要杀他们多的是机会!只要忍一忍,我们大军汇合,他们必死无疑!”

    凤伽异心生九窍,哪里不知道角斯罗的想法,立即阻止道。

    角斯罗是典型的猛将、悍将,眼里只有战争,其他一切不顾。他不在乎乌斯藏铁骑的死伤,但是凤伽异在乎。蒙乌联盟,以后还有更多的发挥余地。凤伽异的野心可不止是大唐西南一隅而已!

    “别让他们走了,拖住他们!”

    “弓箭手方阵听令,左前方,三千八百步,齐射!”

    “传令骑兵阵列,不计一切代价,凿穿乌斯藏阵列!”

    ……

    前方的战争王冲始终没有参加,一连窜致命的命令不断的从他的口中发布出来。“上党伐谋”,比起一个人,一场战斗的输赢,全局的胜利要远比这个胜利的多。

    “恭喜宿主,击杀45744名乌斯藏铁骑!”

    “恭喜宿主,击杀47915名乌斯藏铁骑!”

    “恭喜宿主,击杀48416名乌斯藏铁骑!”

    ……

    一连窜声音从王冲脑海中呼啸而下,七万多,接近八万的乌斯藏铁骑被王冲杀了接近五万的人马,到处都是青稞马的嘶鸣声,还有惨叫声。腹背受敌,已经没有了铁骑冲锋缓冲的空间。

    现在的乌斯藏人仅仅只是一个个步兵而已。

    而他们面对的,却是天下间最有组织,最有纪律,最讲配合,同时却也是最强大的大唐步兵。这一场步兵与“步兵”的较量,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输了,唐兵太多了!”

    “不可能,明明我们人数更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快撤,快撤!我们打不过了。——为什么周围这么多唐兵!”

    “快找大将军去。只我们死伤太多人了,只有大将军才能对付得了他们!”

    ……

    从山脚到山顶,战斗到处绵延,人心惶惶,乌斯藏人的士气已经跌到了谷地。这一场战争打成这样,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明明人数比安南都护军还要多,但是最后,真正的感觉反而是身边的比他们还要多得多。

    就好像是空有一身力气,完全没处使一样。

    “嗡!”

    眼看情况危险,电光石火间,凤伽异突然探手入怀,掏出一枚拇指大小的丹药,一口吞服下去。瞬息间凤伽异气息暴涨一截,猛的一剑逼开王严,身形一动,犹如矫龙一样折身往反方向纵去。

    “不要恋战了,快走!再留在这里,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凤伽异一连斩出数道凌厉的剑气,右手又在地上一按,召出**头不惧刀剑,悍不畏死的铁人,逼退众人,拉着恢身人形的角斯罗纵身就走。

    轰轰轰!

    两大蒙乌悍将联手,拼命突围,就算是众人想要了阻拦也来不及。轰隆隆,只是一会儿,两人强行震开一道缺口,带领着大军往山下急冲而去。

    “快追!”

    王冲脸色微变,将旗杆往地上一掷,牢牢的插在地上,二话不说,一个飞纵跃上白蹄马,就从山顶上一路追杀下去。

    这一场战争,就算凤伽异杀上山顶的时候,王冲都没有亲自出手。但是这个时候却毫不犹豫的冲杀下去,加入了战场。

    “冲少爷,小心,穷寇莫追——”

    大军中,陈叔孙看到这一幕,担心王冲安危,连忙焦急叫道。

    “宜将剩穷追穷寇,陈叔,诸将,听我号令,全力追杀,绝对不能让他们逃了!”

    王冲一边紧追,一边在马上毫不犹豫的下令道。

    乌斯藏军心已散,主帅逃跑,更是涣散一团,这正是扩大战果最好的机会。错过这种机会,下次在战场上再相见,乌斯藏人恐怕就不是这种战斗力了。

    “追!”

    山顶上,王严目光沉雄,只是沉吟片刻立即下达了和王冲相同的命令。

    这一次,众将再不犹豫,整个安南都护军士气大振,一个个喊杀声震天,跟在逃窜的乌斯藏大军后面如同雪崩一般紧追而去。

    “杀!——”

    喊声震天,四方回应!

    这一场西南的灾变,终于迎来了他的第一场大胜!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小说没有的内容。】

    今天只有一章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