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娘们太危险!

    回去的路上,萧晨听着舒缓的音乐,心情在逐渐放松。

    来龙海的两件事,已经做了一件了,现在就剩下帮苏晴解决麻烦了。

    尤其今天遇到两位老朋友,让他低沉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

    不管怎样,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去活着,而且还要好好活着!

    要不然,苏云飞,不就白死了么

    回到公司,萧晨把车停在停车场,先去保安部转了一圈,确定今天公司没什么异常情况后,向助理办公室走去。

    “晨哥……你终于回来了,俺想死你了……”

    来到助理办公室,李憨厚见到萧晨,嘴巴一瘪,就差点哭出来了。

    萧晨看到这架势,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晨哥……你要是再不回来,可能就见不到俺了……”

    萧晨看着李憨厚可怜巴巴的样子,神情变得古怪,难道……他下意识的,目光下移,挪到了某个位置……

    “喂,萧晨,你什么眼神呢?”

    秦兰注意到萧晨的目光,翻个白眼,开口说道。

    “咳,兰姐,你对大憨干啥了?你不会真把他给……”

    萧晨干咳一声,收回目光。

    “我有那么饥渴么?”秦兰又白了萧晨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可没对他怎么样,不信你自己问他!”

    “大憨,你还是处男么?”

    萧晨扭头,问李憨厚。

    “俺是!”

    李憨厚点点头,张张嘴想要再说什么,不过瞄了眼秦兰,又没敢说。

    “你想说什么?”

    萧晨看着李憨厚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俺……”

    “咳,咳咳……”

    秦兰咳嗽一声,李憨厚赶紧摇头:“没啥,俺什么也不想说。”

    这一幕,更把萧晨看迷糊了,到底怎么个情况?

    不过,他也没多问,等会儿离开再问吧!

    “兰姐,今天大憨没给你添麻烦吧?”

    萧晨压下心中好奇,坐在秦兰对面,点上烟,笑着问道。

    “没有,我挺喜欢这大家伙的。”秦兰轻笑:“你呢?都忙完了?”

    “嗯,都忙完了。”萧晨点点头:“我刚去隔壁苏总那,怎么没在?”

    “去实验室了。”

    “哦。”

    一支烟抽完,萧晨起身:“兰姐,快下班了,我就不打扰了。”

    “好,我也准备下班了。”

    秦兰点点头,她知道萧晨为什么急着走。

    “那兰姐再见!”萧晨说完,扭头瞪着李憨厚:“大憨,怎么这么没礼貌,快跟兰姐再见。”

    “兰姐再见!”李憨厚忙挤出个难看的笑容,然后用手扯了扯萧晨,小声道:“哥,咱快走吧。”

    “……”

    萧晨无语,至于么?到底发生了啥事,让这个魁梧如金刚一样的汉子,竟然怕秦兰怕成这样!

    办公桌后,秦兰看着关上的办公室门,脸上笑容消失,露出一抹疑惑,这家伙今天到底去干嘛了?怎么身上有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枪药味……

    出了办公室,萧晨就忍不住问了:“大憨,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没啥。”李憨厚眼神有些躲闪。

    “真没啥?”萧晨不相信,这家伙的反应太反常了!

    “那,那什么,晨哥,你以后离那娘们远点儿,太可怕了……”李憨厚在原地转了两圈,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

    萧晨狂翻白眼,这尼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怎么就把这家伙,搞成这样了?

    要知道,这家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哪怕是在森林里遭遇黑瞎子,照样一战且赢,根本没有丝毫惧意!

    可面对秦兰,怎么就怂成这样了?

    “妈的,大憨,你怎么这么怕秦兰?难道她比黑瞎子还可怕么?”

    萧晨有些发飙了。

    “这娘们比黑瞎子可怕多了……俺宁肯跟黑瞎子打一架,也不想去招惹她。”

    李憨厚挠着头,满脸认真地说道。

    “……”

    萧晨彻底没脾气了。

    “那你能跟我说说,她怎么可怕么?”

    “俺不敢,她让俺发誓,不让俺多说……要是俺说了的话,那就……”

    “天打雷劈?出门车祸?”

    “不是,她说要是俺说了的话,那晨哥就变成阳痿男……虽然俺读书少,但也懂是啥意思。”李憨厚咧咧嘴,用一种‘我很为你着想哦’的目光看着萧晨。

    “……”

    萧晨傻眼了,麻痹,有这样发誓的么?这也太恶毒了吧?

    还有,这特么跟自己有啥关系?竟然用自己来发誓?卧槽!

    “晨哥,你确定,让我说么?”

    李憨厚在旁边,问了一句。

    “说!”

    萧晨冷笑,笑死了,就咱这种一小时都算发挥失常的战斗力,会变成阳痿男?怎么可能!

    “哦,那娘们还说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发过的誓,早晚会实现……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李憨厚又说了一句。

    “等等……算了,还是别说了……其实我好奇心也没那么重,我就是担心你吃亏罢了!”萧晨心中一虚,拍了拍李憨厚的肩膀:“你没事儿,我就放心了。”

    “哦,晨哥,俺是说真的,你以后离那娘们远点儿,太危险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萧晨随便点点头:“大憨,你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晚上有个饭局,去不?”

    李憨厚想了想,摇摇头:“俺不去了,俺一天没看见俺娘了,俺晚上陪着她。”

    萧晨点点头:“嗯,行,等明天就办理出院,到时候我带你们去别墅。”

    “哦。”

    “那你坐地铁回去吧。”

    “好,晨哥再见。”李憨厚点点头,向外面走去。

    萧晨看着李憨厚的背影,摇了摇头,到底秦兰对他干嘛了,竟然让他如此?

    下班后,萧晨把苏晴和苏小萌送回家,然后驱车前往与冯广文约好的地方。

    在他快到地方时,一阵铃声响起。

    “喂,小刀。”

    “晨哥,你回来了?没事吧?”

    “嗯,我已经回来了,没事。”

    萧晨犹豫一下,没有跟小刀说今晚饭局的事情,他们并不是一路人。

    “那行,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

    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玛莎拉蒂停在一家酒楼门口,而冯文光和龙战也几乎同时到了。

    “晨哥,你害死我了!”

    龙战一见到萧晨,就开始嚷嚷,他眼眶旁边有一块淤青,看起来有些狼狈。

    “吆,龙战,你这是怎么了?”

    萧晨看着龙战眼眶上的淤青,心中暗笑,故意问道。

    同时,他心里暗暗惊讶,韩一菲那小妞实力这么强?竟然能把龙战打成这样?

    他可不觉得,是龙战故意让着韩一菲的,这家伙就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我……还不是你坑我,韩一菲那娘们去了,你也不说,还故意引我那样说……”

    龙战苦着脸说道。

    “啊?你不会是被她打得吧?”萧晨故作吃惊:“龙战,你被一个娘们打成这样?”

    旁边,冯广文偷笑,他可是清楚知道韩一菲的强悍的!

    “我……我那是不爱跟她一样的,要不然,早就把她打成猪头了?”

    龙战老脸一红,有些挂不住了,梗着脖子说道。

    “呵呵。”

    冯广文听到龙战的话,再想到他被韩一菲追得满警察局跑的画面,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哦,原来你是在怜香惜玉啊,呵呵……我懂!”

    萧晨也笑着点头。

    “真的……那妞虽然挺厉害,但真要动起手来,她不是我对手……不过,我要是把她打了,估计我又得被关禁闭……”

    龙战耸拉着脑袋说道,不过多少有点没底气。

    “行了,少废话,走吧,进去!”萧晨没好气:“挺大一老爷们,竟然被一小妞打成这样,真给老子丢人!”

    “晨哥,你要这么说,那下次我把她打成猪头!”龙战抬起头,大声说道。

    “你要是真把人小妞打成猪头,更给老子丢人!挺大一老爷们,打个女人算什么本事?真给老子丢人!”萧晨鄙视着说道。

    “……”

    龙战傻在了原地,卧槽,打不打,怎么都被你说了啊?打也丢人,不打也丢人啊?

    “哈哈哈,龙战,走了走了,喝酒去!”

    冯广文拍了拍龙战的肩膀,大笑着向里面走去。

    “唉,当个男人咋这么难呢?!”龙战叹口气,摇着头,跟着走了进去。

    三人要了个包间,然后随便点了几个招牌菜,然后要了几瓶茅台!

    三个人,四双筷子四个杯子,有苏云飞的一个位置!

    “来吧,第一杯酒,先敬老苏!”

    萧晨端起酒杯,站起来,沉声说道。

    龙战眼圈也有些发红,点点头:“第一杯酒,敬飞哥!”

    冯广文也站起来,看着空着的位子,虽然两人未曾相识,但能与萧晨和龙战关系都如此铁,那为人肯定错不了,绝对是个可交之人!

    “第一杯酒,敬战友!”冯广文神情肃穆的说道。

    华夏军界,皆为战友!

    五湖四海,皆为兄弟!

    三人碰了碰杯子,然后把杯中酒缓缓倒掉了一半,剩下的,他们一口干掉了!

    一声‘战友’,一句‘兄弟’,足够,足够!

    ————————

    第二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