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这是个阴谋

关灯
护眼
    萧晨满脸黑线,他很想喊一声,阿姨,我跟你闺女真的没啥,是纯洁的友谊,咱能不一口一个丈母娘么?我很有压力好不好!

    “小萧,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呜呜,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让人给欺负死了!”

    刚才还满脸欣喜的童母,那脸比翻书都快,瞬间就变了,眼泪也下来了,看起来格外可怜巴巴。

    “……”

    萧晨无语,你刚才不跟人吹得挺来劲的么?也没觉得受欺负啊!

    “你就是陈玉珍的女婿?”

    几个膀大腰圆的青年走了出来,前头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满臂纹身,一脸凶相。

    陈玉珍?

    萧晨愣了愣,随即看向满脸眼泪的童母,才反应过来,这是她的名字。

    “她欠了你们多少钱?”

    萧晨没接纹身男的话茬,而是问道。

    “三十万。”

    三十万?

    萧晨再愣,童母怎么会欠这么多高利贷?

    “如果这个月再不还,那下个月就变成三十五万了!”纹身男又补充了一句。

    萧晨扭头看向童母:“阿姨,你是怎么欠下这么多高利贷的?”

    “这个……这个……”

    童母老脸一红,有些尴尬,吞吞吐吐不想说。

    “还能怎么欠下的,这都是赌债!”纹身男说道。

    “……”

    萧晨彻底无语了,欠了几十万的赌债?

    本来,他还寻思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迫不得已才借了高利贷!

    要是知道是赌债,那他刚才连来都不会来了!

    “小萧,我也不想的,输钱了,我这不是想赢回本来嘛……”

    童母尴尬解释着说道。

    萧晨无奈摇头,典型赌徒心理,坑害了多少人啊!

    要是都能赢回本来,那赌场喝西北风啊?

    十赌九输,说得不光是一个概率,还是一个规则,那就是十个人进赌场,会有九个人输钱,一个人赢钱……

    这玩意儿,跟华夏股市差不多,多数人输得倾家荡产,少数人一夜暴富,然后又吸引更多人跳进火坑……

    “而且,我觉得,我被赌场给下套了……”

    童母看着萧晨无奈的表情,又嘟囔了一声。

    “哎,陈玉珍,你怎么说话呢?愿赌服输,知不知道?”纹身男皱眉说道。

    童母身体一颤,不过目光触及到萧晨,胆气又壮了几分,自己这女婿开着几百万的豪车,肯定不是一般人……干嘛要怕几个黑社会呢!

    “就是你们给我下套,而且你们当时也没说这么高的利息……这才多长时间,就翻了快一倍,你们怎么不去抢钱啊?”

    “你说什么?!”

    纹身男大怒,上前一步。

    童母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躲在了萧晨的身后。

    萧晨伸手拦住了纹身男,看着他,淡淡地说道:“你说得没错,愿赌服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钱,我们还!”

    “呵,有钱人到底是敞亮,有见识!”

    纹身男听到萧晨的话,咧嘴笑了。

    “不过,我得先跟她聊几句,可以吧?”

    萧晨指着童母说道。

    “行啊,你们聊!”纹身男痛快答应,他不怕不还钱!

    “阿姨,我们进屋聊吧。”

    “好。”

    萧晨和童母进入屋内,纹身男几人没有跟进,而是在外面抽起了烟。

    “阿姨,你怎么会去赌博呢?”

    萧晨看着童母,沉声问道。

    “唉,不就是家里条件不好,想去赢点钱,也算是给小颜赢点嫁妆钱嘛……”

    童母有些闪烁其辞地说道。

    萧晨暗暗摇头,给童颜赢点嫁妆?这话怎么听都怎么假!

    以前,他就是觉得童母贪财,然后有点极品,现在看来,比他想象中更让人无奈!

    想想童颜妞,有这么个母亲,也是挺让人蛋疼的!

    不过,见童母这么说,萧晨也没有去揭穿,点点头:“那他们怎么下套了?”

    “我刚开始没去赌场,只是跟几个朋友玩牌……其中一个朋友挺有钱的,开宝马,穿貂皮,拎着LV包……”

    在说到这个朋友时,童母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情:“那段时间,我运气挺不错的,然后我这朋友说我是赌神附体,就这运气,要是去赌场的话,那一晚上赢几百万都不是问题……”

    “……”

    听到这,萧晨摇头,他已经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我本来没打算去的,但她又跟我说,她家以前也很穷,后来他老公去赌场赢了一大笔钱,然后做生意才有了亿万身家……”

    “所以你就心动了,然后跟她去了赌场?”

    “嗯。”

    “呵呵,是不是去了赌场,开始的时候,你赢钱了?”萧晨无奈笑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童母有些惊讶:“开始时,我的运气特别好,一个多小时,赢了十多万……”

    “……”

    “第一天晚上,我一共赢了二十多万,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赚钱这么轻松……然后第二天晚上,我跟我那个朋友又去了,开始的时候,又赢了五万多块……不过后来就把所有钱都输进去了。”

    童母说到这,苦下脸来,带着几分懊恼:“当时我要是见好就收,不玩了,那该多好啊!”

    萧晨看着童母懊恼的样子,心中一叹。

    赌徒通常有两种心思,一种是在赢钱后,觉得还会继续赢下去,从不会见好就收;

    另一种就是在输钱的时候,越输眼睛越红,总想着能够翻本,再把钱给赢回来!

    也正是因为这两种心理,赌场才会财源广进,大把大把的赚银子!

    “输光了所有的钱,我就又借了我朋友两万块,但很快又输光了!后来,我朋友兜里也没钱了,就跟我说,赌场通常有高利贷在,借了,等翻本后再还给他们就行了,暂时拆借一下,没多少利息……”

    萧晨摇头,都到了这会儿,还没发现是个陷阱么?

    “我借了十万块后,很快输了,就又借了十万……我觉得,一定是赌场看我运气太好,所以出老千搞鬼了,另外当时他们说的利息也没这么高……”

    “阿姨,这不是赌场看你运气好出老千搞鬼,而是自始至终,你都掉进一个坑里而不自知。”

    “坑?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那个朋友,故意把你引去赌场……”

    “不可能,我那个朋友很仗义的,我借了她两万块,她都没管我要!”

    “你都倒欠三十万了,那两万块算什么?什么是鱼饵?那就是了!”

    童母脸色变了变,经萧晨这么一提醒,她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小萧,那怎么办?他们这不是坑人么?不行,我得报警,报警抓起这些王八蛋!”

    童母越想越明白,随即勃然大怒。

    “报警?首先我们并没有什么证据,而且你也参与了赌博,如果报警的话,那你也得进去……而且这些开赌场,放高利贷的人,早就打点好了关系,跟一些警察的关系比亲兄弟都亲……所以,报警没什么用。”

    “那怎么办?总不能吃这个亏吧?”

    “当时没看出来,就得愿赌服输……这亏,必须要吃!”

    “啊?”

    “呵呵,阿姨,你不用多管了,交给我来处理吧。”萧晨笑了笑,想到什么,问道:“对了,童颜知道这事儿不?”

    童母无奈点头:“知道,昨天这些人就来过了,刚好碰到小颜。他们就说,要把小颜卖去夜总会啥的,让她接客。后来小颜说要报警,他们才离开……再后来,小颜哭了一晚上,早晨走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

    “……”

    “小萧,你不是跟小颜一个公司么?你没发现她眼睛哭肿了?”童母想到什么,问道。

    “额,我今天没去公司……所以没看到她。”

    “哦。”

    “喂,你们说完了没?妈的,陈玉珍,你不是说你这女婿是有钱人么?开着玛莎拉蒂么?怎么开一现代越野啊?”纹身男从外面进来了,骂咧着说道。

    “啊?现代越野车?小萧,你那辆几百万的玛莎拉蒂呢?”童母听到这话,忙问道。

    萧晨白眼,都到了这会儿了,怎么还惦记这个啊?

    “我那辆车在公司,没开出来……”

    “哦哦,听见没?我女婿那辆车在公司,有钱人,不得有好几辆车嘛!”童母又冲着纹身男嚷嚷:“而且我告诉你们,我已经全懂了,我……”

    “阿姨,我来跟他们谈吧。”

    萧晨打断了童母的话。

    “好好,小萧,你来跟他们谈!”

    到了这会儿,童母已然已经把萧晨当成了主心骨。

    “我们出去说吧。”

    来到院子里,纹身男看着萧晨:“小子,三十万,你打算怎么还啊。”

    “出了棚户区就有银行,我可以随时给你!”

    “好,痛快,只要你把钱痛痛快快还了,我交你这个朋友!”纹身男咧嘴笑着。

    “呵呵,交朋友就算了。”萧晨目光一扫,落在水池旁几个打碎的盘子碗上:“阿姨,这些盘子碗是怎么碎的?”

    “是他们刚才打碎的。”

    “哦。”萧晨点点头,弯腰捡起一块瓷片,满脸惋惜之色:“可惜啊,这是北宋五大窑之首汝窑的宝贝啊,竟然被打碎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