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是谁?!

关灯
护眼
    办公室里,韩一菲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

    她的双手捂着腹部,身子蜷曲着,原本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痛苦之色。

    “韩一菲,你怎么了?”

    萧晨心中一惊,快步上前,来到韩一菲的面前。

    韩一菲仿佛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紧皱着眉头,红唇缝隙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萧晨没敢搀扶韩一菲,而是把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仔细号着脉。

    很快,他脸色就变了,丹田大道伤?!

    “妈的,疯了?!”

    萧晨松开韩一菲的手,暗骂一声,明知道自己有大道伤,之前跟自己打斗时,还敢动用内劲,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幸亏我今天来了,要不然,你死在办公室,短时间都没人知道!”

    萧晨起身,把办公室门关上,然后弯腰抱起韩一菲,把她放在了沙发上。

    “唔……”

    随着萧晨的动作,韩一菲下意识哼了一声,但更多的是痛苦。

    萧晨犹豫一下,一咬牙:“老子是为了救你的命,你没事儿了,可别翻脸不认人啊!”

    说完,他不再犹豫,解开了韩一菲的衬衣扣子,半脱下来,让她趴在沙发上。

    光滑的肌肤,带给萧晨不小的刺激,但他很快收敛心神,右手并指,在韩一菲后背上的几个穴位上快速戳过。

    随后,他的手掌按在韩一菲的后背上,一丝丝内劲运转,沿着他的手掌透出,作用于后者的身上。

    与此同时,萧晨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用这种手段治病,他要付出一些代价!

    但他现在却别无选择,一是没有银针,二是来不及了,必须要马上救治,要不然,韩一菲不死,也得留下严重后遗症!

    随着萧晨的动作,韩一菲紧皱的眉头以及痛苦的神情,渐渐松开了,而萧晨脸上的汗水,却吧嗒吧嗒落下。

    “丹田大道伤,这妞曾经遇到了多大的危机,竟然震裂了丹田,差点就身死!”

    萧晨轻吐着内劲,疏通着韩一菲的经脉,引导着她本身的元气去驱逐寒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概十多分钟的时候,萧晨从韩一菲后背上挪开手掌,脸上又露出为难的神情。

    因为,接下来,他要给韩一菲疏通前面的经脉和穴位,有些尴尬就避免不了了!

    萧晨不觉得自己是好人,但趁火打劫的便宜,还是不屑于去占的!

    不过,救人如救火,他也顾不上许多了,心里不断告诉自己,病患无男女,她只是病人而已,而自己是医生!

    哪怕是不断给自己心理提示,但当他目光落在某两个白花花的柔软上时,心跳还是忍不住加快了,呼吸也变得浓重一些。

    “阿弥陀佛,奶奶的,韩一菲,你可别怪老子啊!”

    萧晨努力收回目光,右手覆盖上去,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神又忍不住一荡。

    足足一分钟时间,他才算是冷静下来。

    心无欲,自然无反应!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韩一菲脸上的痛苦之色消失不见了,变得轻松舒缓起来。

    “还差最后一步了。”

    萧晨又给韩一菲诊断一下脉搏,然后右手食指按在了她的小腹部,轻轻打着圈揉着,同时内劲透过指尖,刺激着她的穴位!

    砰!

    五分钟左右,萧晨脱力了,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汗如雨下。

    韩一菲的脸色,已经逐渐红润,而萧晨的脸色,却变得煞白无比,显得有些可怕!

    丹田处,一阵阵撕裂的疼痛袭来,让他眼前阵阵发黑,不过他却死死咬着舌头,不让自己晕过去!

    休息了足足三四分钟,萧晨才勉强撑着沙发站起来,他再次给韩一菲诊脉,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后,才露出一丝笑容。

    随后,他给韩一菲把内衣以及衬衣恢复原样,口子系好,拖着千斤重的腿,一步步向外走去。

    以韩一菲的脾气,他还真有点不敢呆,女人发起飙来,是无理可讲的!

    尤其是韩一菲这暴力娇娃,会听他的解释才怪!

    啪!

    萧晨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为了防止有人闯进去,他还把门给反锁了,然后向冯广文办公室走去。

    他的车钥匙,还在冯广文那。

    “晨哥,你这是干嘛去了?”

    当龙战打开门,看到满脸苍白憔悴的萧晨时,不由得瞪大眼睛,惊叫道。

    “叫唤什么,赶紧扶我进去。”

    萧晨没好气地说道。

    “啊?哦哦。”

    龙战忙把萧晨搀扶进来,而冯广文也快步走了上来。

    “萧晨,这是怎么搞的?你不是去找韩一菲了么?怎么搞得……”

    冯广文说到这,忽然闭上了嘴巴,然后瞪大眼睛。

    旁边,龙战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晨哥和韩一菲,不会发生了点什么吧?

    “哎,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萧晨坐下,注意到两人的眼神,白眼说道。

    “没……萧晨,你刚才和韩一菲……”

    “我和她没啥事儿,别多问了。”

    萧晨懒得解释,而且这事儿也解释不明白,越描越黑。

    “卧槽,晨哥,你真把韩一菲那头烈马给降服了?”

    龙战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萧晨,大声叫道。

    “我降服你妹啊!”

    “额,我没有妹,要是有的话,我一定把她绑起来扔你床上,让你降服。”

    龙战咧咧嘴,说道。

    “……”

    萧晨无语,冯广文也无语,这哪像是个中校说的话啊,活脱脱一小流氓!

    “晨哥,不是我说你,以前不都一夜七次么?怎么现在虚成这样了?这才多久?半个多小时吧?”

    龙战越说越来劲,咧着嘴:“不过也是,韩一菲可不是普通的妞,那是一匹烈马,想要降服,是得付出几倍的辛苦……”

    啪!

    萧晨一巴掌拍在龙战的脑袋上。

    “再他妈胡说八道,老子把你给降服了,信不?”

    “额……”

    龙战吓得不敢吱声了。

    又休息了十多分钟,萧晨才感觉好了很多,虽然丹田处还非常痛,但至少身上有了点力气。

    期间,龙战接了个电话,满脸坏笑走了。

    临走时,还说了一句:“晨哥,等着看好戏吧。”

    “他干嘛去了?”

    萧晨奇怪问道。

    “嘿嘿,等明天你就知道了。”

    冯广文也神秘一笑,卖起了关子。

    萧晨见他如此,也懒得再多问:“对了,我还有点事情,想要你帮忙。”

    “说。”

    “我想要苏家的资料。”

    “苏家?”

    “对,龙海七大家族之一的苏家。”萧晨点点头。

    冯广文眼皮微微一跳:“你要苏家的资料干嘛?”

    “苏晴就是苏家的人,虽然现在已经脱离苏家了,但我想早晚还会再有交集……所以,提前了解一下,总没错!另外,苏晴的父母神秘失踪多年,你也帮我查查看,当年是否有些线索。”

    自从昨晚跟苏晴聊完后,他就决定,要找到苏晴父母!

    再说句不好听的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冯广文听到这话,眼睛深处,闪过一抹异色,不过一闪而逝。

    恰恰,萧晨也没有注意到。

    “老萧,你怎么知道苏晴父母失踪了?”

    冯广文想了想,问道。

    “我昨晚听苏晴说的。”

    “哦。”冯广文没再多问,点点头:“好,等我查查,看看有没有线索。”

    “嗯,那行,我先走了!”

    萧晨琢磨着,可能韩一菲要醒了,不敢多呆。

    因为他也不能确定,在当时那种情况,韩一菲是不是完全没有意识!

    如果不是完全没有意识,那她肯定能感觉到……那个暴力娇娃,能忍受一个男人在她胸上摸来摸去?

    想想就杀气四溢,让萧晨心里哆嗦!

    “嗯,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了!”

    萧晨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下楼,向玛莎拉蒂走去。

    窗前,冯广文看着玛莎拉蒂离开警局,眯了眯眼睛,转身回到桌前,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喂?”

    “萧晨已经知道苏晴来自苏家,也知道她父母失踪的事情。”

    “他怎么知道的?”

    “是苏晴告诉他的。”

    “那他什么反应?”

    “看他的样子,想要插手这件事,寻找苏晴的父母!”

    “行,我知道了,你多盯着点。”

    “是!”

    “还没什么发现么?”

    “暂时还没有。”

    “嗯,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汇报。”

    “是!”

    冯广文站直身体,严肃回了一句。

    等那边挂断电话后,他才缓缓坐下:“老萧啊老萧,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也会卷进这件事情来……看来,龙海市,真是风云将起啊!”

    就在冯广文心情不平静时,不远办公室里,韩一菲心情同样不平静,甚至已经掀起了巨浪!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倚靠在沙发上,眼神有些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之前,她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虽然她不记得是谁救了她,但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抚摸的感觉,却一清二楚!

    虽然,这是在救她,但她依旧无法释怀!

    除了战斗,她还从未让任何一个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

    而现在,就差脱光光全摸个遍了!

    刚才的男人是谁?

    一定要找到他!

    ——————

    第二章,更了,晚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