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自由

关灯
护眼
    桌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了。

    “兰姐,休息会儿再喝呗?咱先把生日蛋糕切了?”

    萧晨已经有了三四分的醉意,指着蛋糕说道。

    “不想吃……继续喝。”

    “今天不是生日嘛,哪能不吃生日蛋糕啊?稍等,我先把蛋糕切了,你许个愿,我们再继续喝。”

    萧晨摇晃着起身,拿过生日蛋糕,放在了餐桌中间。

    然后,打开包装,点上了蜡烛。

    “兰姐,准备许愿哦!”

    萧晨关掉餐厅里的灯,看着秦兰烛光映衬的脸,格外美。

    “呵呵……好,许愿。”

    秦兰也有了五六分的醉意,她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开始许愿。

    噗!

    大概十几秒后,秦兰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

    “兰姐,祝你生日快乐!”

    萧晨重新打开灯,却惊讶发现秦兰眼角有泪。

    “兰姐,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秦兰擦了擦眼角,摇摇头。

    “哦,那兰姐,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萧晨来到秦兰身边,揽着她的肩膀,轻声问道。

    “不是说出来,就不灵了么?”

    “呵呵,你没听说吗?把生日愿望说出来,如果老天不灵验的话,那听愿望的人,还有可能帮你达成愿望呢!”

    萧晨笑着说道。

    “还有这说法?那我的听众,不就你一个么?你能帮我达成愿望?”

    秦兰看着萧晨,也笑了。

    “说说看呗,反正指着老天,是有点不怎么靠谱儿……”

    秦兰点点头,端起一杯酒,仰头干掉,然后语气低沉地说道:“我的愿望是——假如有一天,我失去自由,有人可以来拯救我出牢笼,给我自由……”

    萧晨一愣,失去自由?牢笼?这是个什么愿望啊?

    “呵呵,我喝醉了……胡乱说的,你听听就算了。”

    秦兰注意到萧晨的神情,轻笑一声,重新坐下了。

    “不是,兰姐,你不会犯罪了吧?”

    萧晨拉过椅子,坐在秦兰的身边。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杀人了?还是干啥了?”

    秦兰哭笑不得,摇摇头:“没有啊,我好端端的,犯什么罪,杀什么人啊?”

    “那你刚才说什么牢笼自由的……”

    “我都说了,我是胡说的……来,不说这个了,我们继续喝酒。”

    秦兰摇摇头,重新倒上酒,喝了起来。

    萧晨点点头,这娘们今天有点不对头,可能真喝醉了吧!

    “好,今天陪兰姐,不醉不归!”

    “不,醉了,也不准归!”

    秦兰看着萧晨,眼神迷离的说道。

    萧晨嘴角翘起,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吧!

    “嗯,不归……喝酒!”

    十点多,桌上又多了几个空酒瓶。

    秦兰真的醉了,至少有了**分的醉意。

    多少年了,她从未这么醉过,今天是结束,也是开始,她想醉一场!

    “来,小男人,喝酒……”

    “我,我不想喝了。”

    萧晨也醉了,他不想喝了,因为再喝,真就不清醒了。

    “姐姐喂你,好不好?”

    秦兰一只手揽着萧晨的脖颈,自己喝了一口酒,娇艳的红唇,凑近了萧晨的嘴巴。

    “这么喝?”

    萧晨眼睛微亮,浑身上下升起几分燥热。

    “嗯,喝么?”

    秦兰说完,不等萧晨再说话,红唇吻了上去,轻轻把酒渡进了萧晨的嘴巴里。

    萧晨双手拖住秦兰的身体,一用力,把她抱在了自己腿上。

    “好喝么?”

    秦兰松开萧晨的嘴巴,声音诱惑的问道。

    “好喝。”

    “还要喝么?”

    “要。”

    秦兰妩媚笑着,又喝了一口酒,吻了上来。

    一半酒,渡给了萧晨。

    一半酒,留给了自己。

    两个人,就这么一口一口喝着,而餐厅里的温度,也在逐渐上升着。

    萧晨的手,在秦兰后背上轻轻游走抚摸,薄纱的衣服,手感极好……仿佛,身无一物。

    “唔……”

    秦兰轻哼,萧晨的抚摸,让她逐渐有了反应。

    萧晨的手,缓缓掀开了黑纱裙,伸了进去……

    “小男人,我要你喂我喝酒。”

    秦兰坐在萧晨的腿上,能清楚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心中的某种渴望,越来越浓。

    “好。”

    萧晨喝了口酒,吻住秦兰的红唇,当酒液喝完后,他也没有松开……

    酒,味道再好,也不如红唇!

    他贪婪的吸允着红唇,轻轻撬开贝齿,追逐着香舌。

    “唔……”

    秦兰的身子,也越来越燥热,在萧晨怀里轻轻扭动着。

    “萧晨……”

    秦兰发出近乎呓语的声音,身子扭动得更加厉害了。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秦兰的扭动而摩擦,让萧晨的呼吸也逐渐浓重起来。

    “抱我……去楼上……”

    秦兰双手缠住萧晨的脖子,趴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萧晨点点头,拦腰把秦兰抱起来,一步步向楼上卧室走去。

    来到楼上卧室,萧晨把秦兰轻轻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秦兰侧身躺着,黑纱裙有些凌乱,半露着白皙的大腿,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小男人,上……我……”

    秦兰看着站在床边,呼吸浓重的萧晨,冲他勾了勾手指,轻启红唇。

    萧晨听到秦兰的话,再也忍受不住,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扑向了大床上的尤物。

    吱啦!

    黑纱裙发出被撕裂的声音,化成一片片散落在了床上。

    紧接着,卧室里的灯灭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唔……”

    忽然,诱人的闷哼声传出,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卧室里,无边黑暗,无边春.色。

    时间,仿佛停止了!

    两人融入彼此,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你怎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晨惊讶的声音,忽然响起。

    “不要多问……继续……”

    秦兰不等萧晨说完,堵住了他的嘴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小时,一小时……

    终于,卧室里的异样声音消失了,重新变得安静。

    两个人都没有力气了,也没有说话,就这么互相拥抱着……

    房间中,淡淡的酒味在弥漫……

    几分钟后,疲惫不堪的萧晨,沉沉睡了过去。

    而秦兰,则缓缓睁开了眼睛,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亮,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

    “小男人,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感觉到了你的不同……虽然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你又经历过什么,但你一定会一飞冲天,风云化龙……不为别的,就为你是我秦兰选中的男人。”

    秦兰轻声自语,从枕头下取出一枚玉坠,微微闪烁着光芒。

    她盯着玉坠看了许久,最后重新把它放回了枕头下,轻叹一口气。

    “你来了,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也不算违背我的承诺……”

    秦兰缓缓坐起身体,眉头微皱,这个小男人折腾得实在是太厉害了。

    就在她起身准备去冲个凉时,外面轻微异响传来,让她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

    她打开衣橱,从里面取出一件睡衣穿在身上,扭头看向房门处,声音清冷:“既然来了,干嘛还躲在外面?”

    随着秦兰话音一落,虚掩的房门无声打开,一男三女走了进来。

    秦兰看着他们,目光一缩,随即露出了苦笑:“我值得你们四个一起来?”

    “秦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目光扫过大床的萧晨,脸色微变,沉声说道。

    “知道。”

    秦兰收敛脸上的苦笑,本来她还想反抗挣扎一番的,现在看来,没什么希望了!

    “秦兰,你还知道你的身份么?你怎么可以……”

    “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

    “凤凰涅槃,结果变成了这样?秦兰,你知道等待你的,将会是怎样的惩罚么?”

    “知道,但我不后悔!”

    “你失踪这么久,一直在故意躲着,是么?”

    “没错,我从国内逃到国外,然后又回来……我最近有预感,被人盯上了,果然,你们出现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秦兰看着四人,沉声说道。

    “只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次我的玉坠会没有反应?”

    “古武修炼者,进入五百米范围,你的玉坠就会有反应……你以前也是借着这个,才一次次逃脱,只不过……这次不会了。”

    最左边的女人说完,拿出了一把巴掌大的玉牌。

    秦兰看着女人手中的玉牌,露出苦笑:“果然是这东西,隐蔽了你们的气机,蒙蔽了玉坠的感应……”

    “别跟她废话了,杀了床上的男人,带她离开!”

    中年女人冷冷开口。

    “是!”

    其他三人点点头,就准备动手。

    “等等!”秦兰脸色一变:“你们不准杀他……”

    “他,必须要死!”

    “如果你们不杀他,我老老实实跟你们走……反之,就算我不是你们四个的对手,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秦兰冷冷说道。

    秦兰的话,让四人脸色微变,其他三人全都看向中年女人。

    “好,我可以饶他不死……你,跟我们走,马上!”

    中间女人犹豫了几秒钟,做出了退步。

    “好,我马上跟你们走!”

    秦兰松口气的同时,又满心无奈,无法抵抗,只能顺从。

    “兰姐,你不愿意的话,没人可以强制带你走!”

    就在秦兰刚迈出几步时,一个声音,陡然在她身后响起。

    ——————

    这是免费最后一章,上架了,接下来情节燃爆,秦兰身份是什么?萧晨又能否留下她?任海对苏小萌出手,触碰逆鳞,又将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敬请,期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