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非友即敌!

    任海把众人的神情收入眼底,心里冷笑,整合并入?你们想得太多了,老子只是缺一批炮灰罢了!

    “大家对我的提议,觉得怎么样?”

    “任先生,你这不就是要吞掉我们吗?”

    一个老大壮着胆子问道。

    “不不,只是整合并入……哦,如果你们不喜欢这个说法的话,那我可以换一个,结盟,怎么样?”

    结盟?

    老大们互相看看,猜不透任海的心思。

    “任先生,怎么个结盟法?”

    刚才说话的老大,又问了一句。

    “自然是利益同盟,简单来说,也就是大家一起发财……嗯,大家也都知道我是从金三角回来的,那边最不缺的是什么!只要我们是同盟,那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低于市面供货价一成的货……”

    低于世面供货价一成?

    听到这话,有几个指着这个为生的老大眼睛都是一亮!

    别看只是一成,但货量一旦大了,这里面的差价就出来了!

    “任老大,我们需要做什么?”

    也有人并没有把这点利益蒙蔽住,任海不可能无缘无故就给降低一成的价格!

    “在飞鹰帮灭猎鹰堂以及征伐双龙堂时,我需要各位的配合……只要飞鹰帮一统南城,那大家一起发财,怎么样?”

    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再变,就这一成的利润,还是空头支票?

    “等飞鹰帮统一南城后,我们的同盟力量就会更大了,到时候各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你们,也许个别人也能得到发展,一跃成为二流势力……”

    任海随意画着大饼,反正他也只是随便说说,也不求他们相信!

    听着任海的话,这些老大们都心里狂骂,就算糊弄三岁小孩子,也没这么糊弄的吧?把他们当成傻子了?

    一旦飞鹰帮坐大,那能允许他们发展?现在说得好听,什么同盟,估计到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给吞掉!

    与飞鹰帮同盟,与虎谋皮!

    “任先生,我这人心无大志,平时带着一群兄弟,混口饭吃,觉得挺满足……这南城的蛋糕太大太油腻,我就不吃了……这样,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有人起身,准备离开了。

    “呵呵,真不再坐坐了?”

    任海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笑容。

    “不了,任先生再见!”

    这老大拱拱手,转身就要离开。

    在他看来,今晚这就是一坑,还是赶紧离开为好,要不然,等会指不定发生什么事情呢!

    “花蝎子,送送这位老大。”

    任海笑着,对花蝎子说了一句。

    “是。”

    花蝎子点点头,迈步向这位老大走去。

    这老大目光瞟过花蝎子的胸,咽了口唾沫,可惜了这么好的娘们,任海的人,不能碰啊!

    “我送你一程。”

    还没等这老大心思转完,只见花蝎子冲他嫣然一笑。

    下一秒,花蝎子探出右手,一把寒光凌厉的匕首,没有丝毫犹豫,划开了这个老大的脖颈。

    噗!

    鲜血,喷涌而出!

    这老大根本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脖颈一阵剧痛,随即就见眼前一片血红,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洒。

    噗!

    为了造成更强烈的视觉冲击,花蝎子扬手又是一刀,狠狠捅进这位老大的心脏部位!

    随着她拔出匕首,又是一道血箭喷涌而出,甚至溅在了她的身上。

    “咯咯……”

    这位老大凸瞪着眼睛,捂着脖颈与心脏,满脸惊恐看着花蝎子,缓缓倒在了血泊中。

    “你……咯咯……你……”

    因为喉咙被割开,这位老大张嘴,想发出声音都很困难,身体抽动着……

    花蝎子在这老大的衣服上擦了擦染血的匕首,然后收了起来。

    至此,她脸上的笑容,才缓缓收敛。

    “……”

    在座的老大,包括三爷,全都被眼前血腥一幕给震住了!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人,转眼间就被杀了?!

    他们不是没见过死人,而且能混到他们这地步,哪个手底下没几条人命?

    可眼前的血腥画面,还是让他们格外震惊和不适!

    一言不合,直接就杀人?

    任海,他要干什么!

    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包间里,而任海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来,大家继续讨论,继续喝酒……”

    任海端起一杯酒,笑眯眯地说道。

    听到任海的话,老大们都从脚下升起一股凉风,这家伙还能喝得下去?

    “刚才这位朋友,不想加入同盟,那以后自然就会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朋友,我任海绝对够意思,但对待敌人,我同样不会手下留情!”

    任海喝了口酒,指着血泊中的尸体说道。

    老大们看看任海,再看看地上的死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同意结盟,那就死?

    “任海,你这么干,不符合道上的规矩……”

    有跟刚被杀的老大关系不错的人,拍桌子站了起来。

    “规矩?呵呵,在我的地盘,我的话,那就是规矩……用不了多久,整个南城的规矩,也将会是由我任海来制定!”

    任海轻笑着说道。

    “我不信你敢杀光我们所有人,老子就不跟你联盟……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想法?别做梦了,老子现在就要走……老子的兄弟就在外面,枪声一响,他们就会冲进来!”

    这老大说着,从后腰处拔出一把手枪,向着门口走去。

    花蝎子身形一晃,拦在了他的面前。

    “小娘们,给老子滚开……要不然,老子爆了你的脑袋,信么?”

    这老大抬起枪,指着花蝎子的脑袋,大声吼道。

    此时,已经没人再敢把花蝎子当作一个花瓶,这是一个能要人命的毒蝎子啊!

    “呵呵。”

    花蝎子看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并没有害怕,而是露出妩媚的笑容。

    这老大看着花蝎子妩媚的笑容,稍一愣神。

    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花蝎子动手了,一道寒光闪过,这位老大握着枪的手,齐腕断掉了!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鲜血喷涌。

    染血的断手握着枪,掉在地上,还在颤动着,看起来格外渗人!

    噗!

    花蝎子没有去看断手,手一挥,又是一刀捅进了这老大的心口。

    她握着匕首的手,猛地一转,硬生生用锋刃搅碎了他的心脏!

    心脏碎块随着鲜血喷涌而出,落在地上,红得刺眼!

    “……”

    不少老大吓得脸色苍白,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还有谁,要违背任先生的意思?”

    花蝎子握着染血的匕首,目光扫过诸位老大。

    “……”

    没人敢吭声,两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谁敢再敢多说什么!

    不管怎样,先活着把这道门出去再说!

    三爷脸色也惨白,人老了,对这种血腥场面的免疫力下降了不少,这血淋淋的,让他很不适应!

    尤其看着身上染血的花蝎子,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之前他还惦记这个娘们,想把她按在胯下睡了……

    现在,就算是脱光光躺在床上等他睡,他也有障碍了!

    “来,喝了这杯酒,就算同意结盟了……我不担心你们出了这个门就反悔,虽然飞鹰帮最近内耗严重,但对付你们……还是非常简单的!”

    任海也懒得再掩饰,撕开了伪装,直言道。

    “哦,忘了跟你们说,他们两个,都是一流高手……”任海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两个迷彩服:“要不谁跟我打个赌?我现在让他活着离开,半小时之内,人头就会摆在这桌上。”

    “……”

    没人敢吱声,笑话,这是自己的命,谁敢赌啊!

    他们可不想半小时后,自己的人头摆在这桌上,供人欣赏!

    老大们闻着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儿,再看看血泊中的两具尸体,缓缓端起了酒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任海看着众人的动作,露出几分笑容,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虽然他知道,有压迫就有会反抗,但他有把握,能够压制住这些老大们,让他们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

    “怎么都是这表情?不愿意么?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的……”

    听到任海的话,老大们心里把他祖宗八代都给问候了,但脸上却挤出几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任先生,我很愿意……”

    “对,我也愿意……”

    “好,那都等我消息吧……”任海笑着点头,喝掉杯中酒后,仿佛才想到什么:“对了,花蝎子,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嗯。”

    花蝎子擦掉手上鲜血,从旁边拿过一档案袋,打开,开始读了起来:

    赵镇山,外号老山,家住三岛路788号,女儿在蓝天幼儿园就读大班……

    毕军,外号大军,家住……

    随着花蝎子的声音,老大们脸色再度大变,这是他们的详细资料,包括家庭住址以及老婆孩子的信息……

    几分钟后,花蝎子读完了,放下了档案。

    老大们全都如坠冰窖,如果他们有其他心思,那不光他们要死,连老婆孩子也都会出事啊!

    旁边,三爷也浑身发冷,任海还玩了这么一手?

    那他有没有查过自己的资料?

    如果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会不会也杀自己全家?

    三爷身子微颤,下意识摸了摸耳朵,那里面塞了一个微型耳机。

    ——————

    想想,还是再更一章吧,两章了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