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你脸大?

    服务生看着群情激奋的赌客们,不敢再多说什么,要不然,传出去,对赌场的生意会有很大影响!

    但他还是用警告的眼神,看了萧晨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进行下去, 要不然,没什么好处!

    萧晨懒得跟一服务生一般见识,直接给无视掉,然后又押上了筹码。

    周围赌客见萧晨出手了,马上跟上,而且随着赌赢的次数,都越来越相信萧晨的赌术了!

    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好事儿,但对于赌场来说,那就是一蛋疼的事情了!

    先不说别的,光是萧晨一个人,就赢了几百万了,这已经是几个月的收入额了!

    再加上其他赌客的参与,至少又是几十万,得坑多少个人,放多少高利贷,才能赚出来啊!

    筹码,再次翻倍了,变成了八百多万,要是再来一次,就得千万以上了!

    赌场方面真坐不住了,高手尽出,但无人是萧晨的对手!

    “是你?!”

    阿刁终于出现了,他看着萧晨以及他身后的童颜,先是一愣,随即沉下脸来!

    “吆,阿刁,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萧晨看着阿刁,露出一丝玩味儿地笑容。

    “萧晨,你是过来砸场子的?”

    阿刁瞪着萧晨问道。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跑过来找你,结果你的人告诉我,你刁哥不在,而且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我寻思,既然你脸这么大,那我就让你主动出来呗……”

    萧晨淡淡地说道。

    “……”

    阿刁愣住了,就因为想让自己主动出来,就狂扫八百多万?

    他转头看相服务生,后者苦笑着点头。

    啪!

    阿刁一巴掌拍在这服务生脸上,然后挤出个难看的笑容:“萧晨,我这不是出来了嘛……刚才的,玩玩就算了?”

    “你脸很大?”

    萧晨听到这话,斜着眼睛问道。

    “什么意思?”

    “凭什么你一句话,我就得玩玩算了?你觉得,你一句话值八百万?还是你的脸,值八百万啊?”

    萧晨语气嘲弄的说道。

    阿刁脸色一变,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估计他能一拳轰萧晨脸上去。

    “萧晨,你想怎么样?”

    “放了童颜的母亲,这事儿就算了。”

    萧晨缓缓站起来,看着阿刁说道。

    “不可能,她欠着高利贷,怎么能说放就放?要是都放,那我们以后还怎么收钱?”

    阿刁态度强硬地说道。

    “之前,不是说好两清了么?我不用你赔汝窑瓷器,你们也别再收高利贷。”

    “当时是因为要给黄兴以及飞鹰帮面子,可现在……他已经脱离了飞鹰帮,而且蹦达不了几天了,我们凭什么还得给这面子?”

    萧晨不提这茬还好,提起来,阿刁气得肝疼蛋疼,哪哪都疼……

    “呵呵,你没得到消息么?”

    萧晨笑了。

    “什么消息?”

    阿刁一愣,皱眉问道。

    “唉,现在估计整个龙海的地下世界都知道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出来混,也得讲究一个消息灵通,知道么?如果消息太闭塞了,那迟早得吃大亏!”

    阿刁眉头皱得更深,这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人呢?”

    萧晨把玩着筹码,问道。

    “就在楼上。”

    “把人带下来,只要她没事儿,三十五万,我给了!”萧晨说着,随便拿出三十五万的筹码,扔在了赌桌上。

    阿刁看着萧晨堆成小山般的筹码,嘴角一阵抽搐,随即沉声说道:“三十五万,是以前的价码,现在又高了。”

    “哦?又涨了?多少了?”

    萧晨冷笑,真把他当冤大头了不成?

    “赌桌上的筹码,再加三十五万!”

    阿刁指着筹码,开出了天价赎金。

    “不是三十五万么?!”

    萧晨还没开口,童颜急了,这桌上的筹码,有八百多万,她一辈子也还不完啊!

    “谁跟你说的三十五万?如果不想让你妈出事,那就让他用桌上的筹码来换。”

    阿刁有筹码在手,自认为还有谈判的条件。

    今晚要是真被萧晨给带走八百多万,那他老大能扒了他的皮!

    所以,无论说什么,这桌上的筹码,都得拿回来!

    另外,三十五万的高利贷,也一分都不能少!

    “先把人带下来吧!如果人没事儿,那怎么都好说……可人如果伤了一根毫毛,你们非但一分钱拿不到,这赌场也不用存在了。”

    萧晨点上一支烟,淡淡地说道。

    阿刁无视掉萧晨的话,心里冷笑,你还当有黄兴帮衬呢?

    现在黄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能活几天都不一定,哪还能管你的闲事儿!

    “我们去楼上说吧。”

    阿刁看看周围的赌客,对萧晨说道。

    萧晨想了想,点点头,起身看向周围,扬声道:“我先跟这位刁哥去楼上谈谈,要是谈不妥的话,我再下来,继续带着大家发财……”

    虽然赌客们都挺有意见,但也看出来了,萧晨跟赌场可能有些矛盾,所以都没多说什么,免得惹火烧身。

    “童颜,我们上去吧。”萧晨握着童颜的手:“马上就能见到你母亲了。”

    童颜有些激动,有些担心,她轻轻点头,已经把萧晨当成了主心骨。

    来到楼上,阿刁打了个手势,让人去把童母带出来,而他的目光,却盯着萧晨手上的袋子。

    那里面,装着满满的全都是筹码!

    也就两分钟左右,童母出现了,头发有些凌乱,左脸有个红色巴掌印,看起来显得狼狈。

    “妈!”

    虽然童颜生母亲的气,甚至差点从家里搬出去,但真见到母亲受委屈时,心中却很疼,眼睛都泛红了。

    “小颜……你怎么来了?借到钱么?”

    童母见到童颜,先是一愣,随即大喜,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没有。”

    “什么?没有?那你怎么跑过来了?完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我死定了啊……”

    童母听到童颜的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哭天抹泪的。

    “……”

    童颜看着母亲的样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够了!”

    萧晨冷冷开口,都到现在了,她还没一点醒悟的样子,反而怪童颜没借来钱!

    听到萧晨的声音,童母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他怎么来了?

    “是谁烂赌,欠下的债?三十五万,你让童颜一个小姑娘家,去哪借?你知不知道,她有多为难?她去找亲戚,可那些亲戚都因为你烂赌而不借给她,反而嘲讽她……”

    萧晨居高临下,看着童母,声音很冷。

    本来,他对童母的印象还算不差,环境影响人的性格,现实点、势力点也不算啥!

    可是后来发生的各种事情,就让他对其没了好印象,尤其上次公司的事情后,他就彻底不待见了!

    要不是看在童颜的面子上,他肯定不会多管闲事,沉江就沉江吧!

    “你呆在这,受点委屈,还在她面前哭诉,埋怨她……那她受得委屈呢?她跟谁说?你知不知道,她为了筹钱救你,找到我,说只要我借给她钱,她愿意把自己交给我!”

    萧晨越说越气愤,要不是童颜站旁边,估计他能一巴掌抽上去,把这娘们给抽醒不可!

    “晨哥,别说了……”

    童颜眼泪流下,掩着嘴巴摇摇头。

    地上的童母,似乎也愣住了,她仰头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时间心中升起几分愧意。

    “人,你见到了吧?把筹码给我,然后再拿出三十五万,我就让你把她带走!”

    阿刁对萧晨说道。

    “没听懂我刚才说的话吗?我说的是,人毫发无损的话,一切都好说……如果她受伤了,钱,别想要,赌场,也别开了!”

    “小子,你他妈说什么?真当黄兴还能罩着你啊?”阿刁怒了,大声吼道。

    阿刁话音一落,十几个手里拎着棒球棍的青年出现了,神情狰狞,缓缓围了上来。

    “怎么,打算来硬的?”萧晨扫过周围,嘲弄一笑。

    “你以为,你赢了八百多万,能带走么?”

    阿刁接过一根棒球棍,对准了萧晨。

    “那你就不怕,我冲着楼下喊一嗓子,以后没人来你们这玩了?”

    “下面,早就没有赌客了,今晚……主角是你!”阿刁冷笑着,紧了紧棒球棍:“小子,奉劝你一句,钱财乃身外之物,别自己作死!”

    “你说得对,钱财乃身外之物,你们都得因为这身外之物,付出代价!”

    “兄弟们,动手,废了这家伙,然后抓住这小娘们,送她去夜场卖身还钱!”

    阿刁懒得再多说,猛地一挥手。

    “小颜,你快走……有什么手段,你们尽管冲我来!”

    看着周围混混们拎着棒球棍上前,忽然童母从地上爬起来,把童颜挡在了身后。

    童颜看着母亲的动作,愣在了那里,但眼睛却渐渐红了。

    旁边的萧晨,脸上也露出欣慰之色,她幡然醒悟了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是一件好事了。

    “把她们统统抓起来……”

    阿刁命令还没下完,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着屏幕上的名字,一愣,赶忙接听电话:“喂,老大,什么事?”

    “昨天晚上,猎鹰堂对飞鹰帮发动了攻击,占据一条街的地盘,还把风情万种给砸了……”

    “什么?”阿刁脸色大变。

    还没等他缓过来,下面又有小弟冲了上来,脸色慌张:“刁哥,不好了……”

    ——————

    看你们留言,我也是醉了……

    虽然有一章,是在12点之后,但每天的三章都不会少……

    如果晚了,大家也不用去等,早点睡觉就好了……

    熬夜伤身,如果因为看书,伤害你们的身体,那真是罪过了……

    再就是,以前每章是3000字,现在还是3000字一章。

    如果觉得少的,可以去word统计一下,哪一章如果少于三千字,我补五章可好?

    一直在外地,能每天熬夜坚持三更,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多点理解可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