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突然变故

关灯
护眼
    吼!

    李憨厚狂啸一声,直接撞飞几个拎着开山刀的飞鹰帮小弟!

    下一秒,他弯腰抓起一飞鹰帮小弟的脚踝,以他身体做武器,向着周围狂砸而下。

    砰砰砰!

    这个小弟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脑袋不断与硬物碰撞,头破血流!

    “砍死这家伙!”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握着开山刀,见李憨厚大杀四方,不由得大怒咆哮。

    可没等他咆哮完,一道黑影当头砸下,把他给撞飞出去。

    “关门,打狗!”

    孙飞猛地一扬手,酒吧里灯光骤然一亮,只见周围涌现出几十个拎着家伙的猎鹰堂精锐!

    这都是孙飞之前安排好的,就等着飞鹰帮的人过来了!

    “杀!”

    埋伏周围的猎鹰堂精锐,大吼一声,冲向飞鹰帮的小弟!

    虽然他们人数少一些,但心中却无惧意!

    不为别的,他们都见识过李憨厚以及小刀的强悍,知道他们完全可以以一敌十,甚至更多!

    尤其是李憨厚,一旦发狂,估计这上百人,都承受不住他的冲击!

    所以,没什么可以担心的!

    “撤退!”

    飞鹰帮的小弟,看着周围冲上来的精锐,有人吼了一嗓子,他们今晚过来,不是里火拼的,而是另有目的。

    “不要放走一个!”

    孙飞再次下了命令,同时暗暗警惕,飞鹰帮想要抢地盘,怎么可能派这么点人过来?

    难道,他们还有其他什么目的?

    不过,不管怎样,这些人既然来了,那就得付出代价!

    双方展开拼杀,惨叫声不断。

    李憨厚、小刀以及孙飞,几乎以横推的姿态,扫荡着敌人。

    “杀出去!”

    飞鹰帮的小弟,把包围圈撕开了一条口子,向着外面冲去。

    砰!

    酒吧的大门被撞碎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猎鹰堂精锐摔了出去。

    他身上,遍布着七八道伤口,每条都有七八公分长,看起来触目惊心!

    飞鹰帮的小弟,呼喊着从酒吧里冲了出来,与守在外面的猎鹰堂精锐,再次展开了血战。

    “杀!”

    就在双方杀得难分难解时,吼声自远处传来,只见黑影处,又冲出大批混混。

    “是飞鹰帮的人,竟然有埋伏!”

    孙飞眼皮一跳,不过却没太过紧张,自从猎鹰堂占领这条街的地盘后,就往这边输送了五百名精锐!

    所以,只要飞鹰帮不是大规模杀过来,靠着这五百人,足够了!

    “让附近兄弟们过来!”

    孙飞冲一个小弟吼了一声,今晚这一战,不能输!

    “是!”

    小弟忙点点头,开始给附近场子的人打电话。

    “给俺滚!”

    人群中,李憨厚再度发威,他手里拎着一根铁棍,抡圆了砸向周围。

    几乎所有人都绕开他走,没人敢靠近,这搞得李憨厚很是郁闷,迈开大腿就是狂追!

    而且,他一边狂追,还一边大声冲人家喊着:“别跑,吃俺老李一棍!”

    小刀的杀生刀,也同样染血,甚至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几乎没有人,能扛得住他的刀!

    仅仅一刀,非死即废!

    孙飞虽然不如李憨厚和小刀强悍,但一流高手的杀伤力,也绝对是惊人无比的!

    光凭他们三人,就杀得飞鹰帮的小弟胆寒,甚至升出了逃跑的心思!

    就在飞鹰帮的小弟马上要崩溃时,忽然警笛声大起!

    紧接着,一辆辆爆闪着警灯的警车,疾驰而来!

    啪啪啪!

    大批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快速围了上来。

    “放下武器,全部蹲下!”

    警察们纷纷大吼,拎着胶皮警棍以及盾牌,甚至有的警察还拔出了配枪。

    正在火拼的猎鹰堂精锐,都是一惊,警察怎么突然来了?

    而另一边飞鹰帮的人,则重重松了口气,终于来了!

    “全部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

    警察们继续大吼,火拼的双方,不敢反抗,全都抱头蹲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李憨厚没有蹲,他看看警察,心里有点不爽,还让不让人愉快打架了啊!

    “大憨,先蹲下!”

    小刀提醒一句,本来警察不会去管火拼的事情,现在突然杀了过来,这里面有些不对劲!

    “不要反抗,蹲下,我马上打电话问问。”

    孙飞脸色难看,刚才他还奇怪,因为这些飞鹰帮小弟都不算是什么精锐,更连带队的高手都没有!

    现在,他明白了,飞鹰帮玩阴的,竟然找了警察!

    果然,一个身穿制服的青年缓步走过来,看着抱头蹲在地上的混混们,冷笑一声:“一群垃圾!”

    “……”

    虽然不少人心中愤怒,但却没人敢吭声!

    “飞鹰帮的人,蹲左边……猎鹰堂的人,蹲右边,都快着点!”

    青年大声说道。

    “是飞鹰帮喊来的警察,暂时先配合他们。”

    孙飞在道上混的日子也不算短,对这些道道儿也明白一些。

    “哎,那个大个子,你他妈聋啊?对,就说你呢,赶紧蹲下!”

    一个警察用警棍指着李憨厚,骂咧着说道。

    李憨厚脸色一沉,就算是警察,也不能这么嚣张吧?

    “大憨,别冲动。”

    小刀拉住李憨厚,他很担心这家伙一巴掌能把那个出言不逊的警察给拍飞!

    “俺想揍他。”

    自与世隔绝小山村出来的李憨厚,对警察没啥太多的概念,反正只要惹他了,那就用拳头解决呗。

    小刀苦笑,摇摇头:“大憨,这些警察来者不善,先别招惹他们……孙飞,你马上给黄兴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

    “好。”

    孙飞点点头,摸出手机刚要打电话,却被那个青年警察注意到了。

    “别动,举起手来!”

    青年警察拔出枪,指着孙飞,冷喝道。

    孙飞拿着手机的手一顿,看看青年警察,还真是来者不善啊!

    “快点分开……”

    有警察见混混墨迹,拿着警棍狠狠抽下。

    等猎鹰堂和飞鹰帮的人分开后,警察们的注意力明显放在猎鹰堂这边!

    “把他们全部带回去!”

    青年警察指着猎鹰堂的人,大手一挥。

    “这位警官,为什么只抓猎鹰堂的人?”

    虽然明知道警察是冲着己方来的,但孙飞还是忍不住问道。

    “少废话,我们想抓谁就抓谁……谁敢反抗,就给我狠狠地打!”

    青年警察冷冷说道。

    “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小刀看着青年警察,沉声问道。

    “怎么?还想报复我不成?好啊,给你个机会,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震!”青年警察语气挑衅:“就你们猎鹰堂这些垃圾,我随随便便就能玩死你们,信么?”

    “陈震,好,我记住了。”

    小刀点点头,紧了紧握着杀生刀的右手。

    “怎么,还想拿刀砍我啊?把刀给我放下!”

    陈震注意到小刀手里的刀,皱眉说道。

    “刀在,人在。”

    小刀冷冷盯着陈震,他有把握,在警察动手时,能把杀生刀架在这家伙的脖子上,然后挟持着他,杀出去!

    当然,这只是下下策!

    现在,只不过是猎鹰堂与飞鹰帮的博弈,上升到了另一个层面。

    就在青年警察准备让人下了小刀的刀时,一个中年警察开口了:“陈震,不用管他,有这么多警察在,他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这中年警察是个明白人,看得很透彻,知道这是两方势力的博弈,想必用不到明天中午,猎鹰堂的人就会被放出来。

    所以,太得罪猎鹰堂的人,没什么好处!

    有中年警察这句话,陈震狠狠瞪了小刀一眼,也就没再为难他。

    猎鹰堂的人,全部被带走了,包括李憨厚、小刀以及孙飞!

    本来孙飞还想找机会打个电话,可警察却把他盯得死死的,根本没机会打电话!

    “妈的,长这么大的个子,警车都坐不下……去,把他塞那个车里去。”

    有警察看着堵在车门前的李憨厚,没好气地说道。

    李憨厚看了他一眼,没作声,但心里却嘀咕,要不是你穿着这身皮,俺早就一巴掌拍飞你了!

    等猎鹰堂的人被带走后,飞鹰帮的人,接管了他们的地盘!

    旁边,还没来得及参与这场火拼的猎鹰堂精锐,只能眼睁睁看着兄弟被带走,然后看着飞鹰帮大摇大摆走进各个夜场!

    “马上给兴哥打电话,出大事了!”

    原本要来支援的猎鹰帮头目,看着离开的警察,嘟囔一声,快速给黄兴打去电话。

    当黄兴听到孙飞等人让警察给端了时,不由得一惊,这怎么可能?!

    “知道是什么人过去的么?”

    “太远了,没看清楚……我没敢靠近,怕把我也给逮起来。”

    这个头目苦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暂时别去招惹飞鹰帮,我来处理!”

    黄兴说完,匆匆挂断电话,然后给赵正打了过去。

    “阿兴,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很快,赵正接听电话,声音有些迷糊,好像睡着被吵醒了一样。

    “老赵,刚才我的人跟飞鹰帮的人火拼,忽然有大批警察赶过来,抓走了我的人……”

    “什么?大批警察?”

    赵正一惊,声音都变得清醒了。

    “嗯,应该是飞鹰帮找来的……你查一下,看看是什么人。”

    黄兴皱眉说道。

    “好,我马上查一下,然后给你消息。”

    赵正说完,挂断了电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