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治伤

    萧晨把叶紫衣放在床上后,转身去把门反锁上。

    “唔……”

    叶紫衣发出闷哼声,后背的枪伤,不时传出刺痛的感觉。

    萧晨看着叶紫衣的状态,皱起眉头,必须得马上处理伤口了!

    他翻开叶紫衣的包包,从里面找出手机:“紫衣,最近的通话记录,就能联系上你的人么?”

    “对。”

    叶紫衣虚弱点头。

    萧晨翻出通话记录,拨出号码。

    “紫衣……”

    “紫什么衣,你们再不赶来,叶紫衣就要死了。”

    萧晨没好气地说道。

    “你是什么人?”

    “萧晨!”

    “是你?紫衣现在怎么样?”

    “她受了枪伤,你们马上过来……另外,叫一辆救护车,她失血过多。”

    “好。”

    “行了,自己看定位,抓紧时间吧。”

    萧晨懒得多说,直接挂断电话。

    等他挂断电话后,忽然想起一问题,看向叶紫衣:“你打电话这个,信得过么?”

    “信得过。”

    “那就好。”

    萧晨点点头,他可不想等来的是杀手!

    把手机扔下,他匆匆去洗手间洗了一下手,然后拿着白色浴巾回来。

    “我现在要给你止血,初步处理伤口,你忍一下。”

    “嗯。”

    叶紫衣点点头,可随即就晕了过去。

    “……”

    萧晨无语,就不能晚几秒钟再晕么?他还有点事情想跟她商量一下呢!

    不过,既然晕过去了,那就不用商量了!

    救人如救火嘛,想必她能理解!

    萧晨嘟囔着,先用白色浴巾胡乱擦拭一下鲜血后,用匕首割开了她的上衣。

    撕拉!

    上衣被萧晨给撕了下来,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肌肤……不过,旁边点点血迹,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黑色的文胸,此时也被鲜血给打湿了,性感中,又带着点妖娆。

    萧晨顾不上去欣赏,快速翻过叶紫衣的身体,然后解开了文胸。

    在她后背上,一共有两个血洞,其中一个跟花生米那么大,另一个则跟黄豆大小。

    “竟然中了两枪,该死的散弹枪。”

    萧晨骂了一句,拿出了九炎玄针。

    刷刷刷!

    萧晨双手持针,九炎玄针落下,快速封住了几大穴位!

    原本流血不止的伤口,随着穴位被封,血流的速度缓了下来。

    “还好带着九炎玄针,要不然,真没什么好办法。”

    萧晨说着,又把两根九炎玄针插在了花生米大小的伤口旁!

    九炎玄针以肉眼可见的规律颤动着,伤口的血流更慢了。

    “必须得把子弹取出来,但又没镊子……”

    萧晨皱起眉头,如果是他自己的话,那没得说,直接用手把弹头抠出来就好了。

    但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他还真下不去这手!

    不过,叶紫衣的伤势,也不容他墨迹下去。

    他看着颤动的九炎玄针,眼睛忽然一亮,也许可以试试。

    想到这,他双手持九炎玄针,运转曾经无数遍运转过却没丝毫反应的古武心法,用尽全力调动丹田内劲,透过双臂,传至九炎玄针上!

    仅仅几秒钟,萧晨脸色就白了,脑门也冒汗了。

    就在他两只手也开始颤抖,有些坚持不下去时,只听‘啵’的一声,一颗弹丸从叶紫衣的伤口中跳了出来,然后滚落在床上。

    “成功了!”

    萧晨一喜,快速收回内劲,免得真来个脱力啥的。

    随后,他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另一颗更小的子弹取了出来!

    因为子弹取出的原因,鲜血再次喷涌,而叶紫衣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萧晨顾不上疲惫,再次给叶紫衣止血,然后用浴巾把她身上的鲜血擦拭干净,仔细审视起来,免得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还好,她只有这两处枪伤,子弹取出来了,血也止住了,那命就保住了!

    当然,萧晨也有点虚脱了,别看只是简单止血取子弹,但因为没有专业工具,他用了一种他从未用过的方法!

    虽然有九炎玄针的存在,但他依旧近乎虚脱。

    萧晨靠在大床边上,从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香烟,扔嘴里一根,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烟雾在空中飘荡着,浓烈的味道,很快压下了房间中的血腥味儿。

    萧晨叼着烟,仔细回想着今晚遭遇的事情。

    先是服务生,后来是那个用刀的大胡子,再后来楼梯间的枪手,再到越野车上的枪手,最后是两个红衣中间人……也就是说,短短时间里,他们遭遇了五波杀手的袭杀!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值得如此大动干戈呢?”

    萧晨叼着烟,眯着眼睛,看向还在昏迷的叶紫衣。

    不过,他目光落下去,就挪不开了!

    虽然有斑斑血迹,但还是无法掩盖这个女人的诱惑……甚至,要比往日,更多了一种血色的妖娆!

    沾染着血迹的白嫩肌肤,仿佛散发着迷人的光辉。

    萧晨有点后悔了,刚才只顾着救人了,也忘了感受一下是什么感觉,一定很滑很滑吧?

    要不,再摸一下试试?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念头,自己是个正直的人,是个纯洁的人,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呢!

    但是……真的好想摸一下,怎么办?

    萧晨按灭香烟,思想挣扎着……嗯,自己今晚救了这娘们一次……不,是救了她好多次,就摸一下,又能怎么了?

    再说了,自己是医生,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自己摸一下,也便于了解她的伤势!

    对,就是这样!

    萧晨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他也不是个小处男,按理说也不该如此!

    更何况,这床上血淋淋的,也跟某些氛围不搭边!

    可偏偏,他就想了,而且还抑制不住!

    “难道,我有点变态?”

    萧晨嘀咕一声,不过既然已经找好了理由,那就摸一下吧!

    萧晨伸出手,轻轻覆盖在了叶紫衣裸露的后背上,嗯,确实很滑,就跟绸缎一样!

    他的手,轻轻在叶紫衣的后背上摩挲着,同时也在考虑,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执念!

    想来想去,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女人太强势了!

    她的强势,不表现在她的态度上,而是她的神秘与地位!

    男人,都有征服的**!

    这种**,萧晨也有,甚至更强烈。

    不过在叶紫衣清醒的时候,被他死死压制住了,因为他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招惹这个女人,要不然会有大麻烦!

    除了这个可能外,他再也想不到其他,至于变态不变态的,那纯属胡扯淡!

    战场上,浴血的女人多了,也没见他对哪个女人感兴趣过!

    萧晨摩挲了几下后,就挪开了手,不过他的目光,又被另一处诱人给吸引了。

    叶紫衣是趴在床上的,上半身没穿任何东西,那件黑色的蕾丝文胸,也被他脱下来扔到了一边!

    从萧晨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右侧的饱满因挤压而变形,形成一个诱人的弧度。

    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迹,就如同开在雪地上的一朵朵梅花,红艳而诱人。

    萧晨咽了口唾沫,这小妞还挺有料啊,穿着衣服时,怎么没发现这么大呢?

    “你在看什么?”

    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

    萧晨一惊,随即老脸一红,赶紧挪开目光:“咳咳,紫衣,你醒了。”

    “嗯。”

    叶紫衣趴在床上,虚弱的点点头。

    她知道,自己没穿衣服,也知道可能什么都被这个男人看光了,但她却没表现出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羞涩或者惊慌。

    在她看来,她还活着,那就好!

    只有活着,才能让那些宵小生活在噩梦中!

    只有活着,才能让今晚所遭受的痛苦,十倍百倍还回去!

    只有活着,才能报答这个救了她命的年轻男人。

    今晚从始至终,她都没对这个男人说过‘谢谢’,因为她知道,她欠的是命,不是一句谢谢就能还上的!

    “那什么……刚才你晕过去了,我为了帮你处理伤口,只能脱掉你的衣服……”

    萧晨有些尴尬的说道。

    “没什么。”

    叶紫衣摇摇头,语气很平淡,虽然……她内心也有些羞涩,但却不会表现出来。

    说到底,这也是她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内心又怎么能不起波澜!

    “嗯嗯,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是医生……”

    “你觉得,我像是有心理负担的?”

    叶紫衣扭头看着萧晨,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额……”

    萧晨不知道该说啥了,怎么搞得像有心理负担的人是他一样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与其他女人不同啊!

    “你能帮我再去找条浴巾么?我的人,应该快到了。”

    “哦哦,好,你稍等。”

    萧晨点点头,拿着房卡,出了房间。

    房间里的两条浴巾,刚才已经都被他用掉了,现在得再去拿一条。

    看着关闭的房门,叶紫衣仿佛有些虚脱,眼神中也闪过不明的意味儿。

    不过,想到今晚的袭杀后,她神情又变得冰冷无比。

    “老板,再给我找条干净浴巾……”

    “啊?”

    “啊什么啊,那几千块,买不了一条浴巾啊?”

    “不……我马上去拿。”

    萧晨拿着浴巾,刚准备回房间时,外面响起刺耳的刹车声。

    紧接着,杂乱脚步声响起,那天晚上赌场见过的男人,带着十来个人出现了,快步向里面走来。

    “萧晨!”男人一眼就看到了萧晨,“紫衣怎么样?”

    “没什么。”

    “快带我去看看。”

    “跟我来吧。”

    萧晨点点头,带头向大床房走去。

    “守住门口!”

    “是!”

    “你们在外面等一下。”

    来到房间外,萧晨停下脚步,说了一句。

    “为什么?”

    男人皱眉,他现在急着要见到叶紫衣。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叶紫衣出事,那将会掀起怎样的大地震!

    “她没穿衣服,你确定要进去么?在外面等着!”

    萧晨扔下一句话,刷房卡打开门,然后‘砰’的一声,又关上了门。

    男人看着紧闭的房门,傻眼了。

    什么?

    紫衣没穿衣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