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我们是朋友

    “紫衣,你的人到了,我让他们守在了门口。”

    萧晨拿着浴巾,看着大床上的叶紫衣。

    “嗯,把浴巾给我。”

    叶紫衣苍白的脸色,稍稍红了一下。

    刚才萧晨的话,她清楚听到了!

    “好。”萧晨上前,撑开浴巾:“我来帮你吧。”

    “……”

    叶紫衣无语,难道他还没看够么?现在要再看一遍?

    “你别误会,以你现在的状态,自己根本围不上……要不,我闭着眼睛,怎么样?”

    “不用了。”

    叶紫衣摇摇头,刚才这家伙该看的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现在再闭着眼睛,又有什么用?

    “嗯嗯,那我来帮你围上浴巾吧。”

    萧晨喜滋滋的点头,他本来也没打算闭上眼睛。

    叶紫衣看着萧晨的表情,心中无奈,偏偏,又没有生气的感觉。

    她没让萧晨闭上眼睛,但自己却闭上了眼睛。

    虽然她可以在醒来发现自己被剥光后,还能坦然面对萧晨,但却做不到在清醒的时候,还光溜溜的对着一个男人。

    虽然,她并不讨厌这个男人。

    但也说不上喜欢和爱,最多也就是有点好感罢了!

    当然,这点点好感,对于叶紫衣来说,也是非常难得了!

    萧晨轻轻扶起叶紫衣,随着她坐起来,刚刚被挤压的有些变形的饱满,仿佛被释放一般,欢快的跳跃了一下。

    那白花花的一片,晃得萧晨有点眼晕,甚至大脑都有点空白,连动作都停顿了!

    虽然叶紫衣闭着眼睛,但出于女人的可怕直觉,她能清楚感觉到来自萧晨的炙热目光……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一层层的颤栗,让她心跳都加快了不少,有些慌乱。

    “唔……”

    叶紫衣的哼声,如惊雷般在萧晨耳边响起,把他惊醒过来。

    他老脸一红,暗骂自己,又不是小处男了,干嘛这么没定力啊!

    可是,老天爷才知道他遭受着怎样的诱惑啊!

    他敢发誓,他纵横花丛多年,叶紫衣的胸,绝对是他见过最漂亮最完美的!

    没有之一!

    他不敢再看,匆匆用浴巾包裹住了叶紫衣的身子,然后又打了一个结。

    “好了。”

    “嗯,让他们进来吧。”

    叶紫衣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眼,轻轻说道。

    “嗯。”

    萧晨点头,打开门,冲外面的男人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进来了。”

    男人到现在还有点发傻,刚才萧晨的话是什么意思?

    紫衣没穿衣服?

    换句话说,萧晨把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

    这个家伙,看光了叶家的天之骄女?

    这……

    “哎,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送叶紫衣去医院?我不是让你带一辆救护车来么?她现在需要输血!”

    萧晨见男人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皱眉说道。

    “救护车已经到了。”

    男人反应过来,回头吩咐一句后,快步向房间走去。

    随后,他见到了大床上的叶紫衣。

    当他看到床上的鲜血时,心中一惊,顾不上再计较什么看光不看光的事情:“紫衣,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事了。”

    叶紫衣的语气,很平淡,仿佛经历几次袭杀受伤的不是她一样。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男人话音刚落,几个白大褂医生和护士就进来了,手里还抬着一张担架。

    “嗯。”

    叶紫衣还是那么平淡。

    萧晨看着这个女人,暗暗嘀咕,从今晚遭遇暗杀到现在,她一直都这么云淡风轻!

    “我抱你出去吧。”

    萧晨上前,对叶紫衣说道。

    “好。”

    叶紫衣没犹豫,轻轻点头。

    萧晨弯腰抱起叶紫衣,向外面走去。

    几个医生和护士匆匆追了出去,而男人看着两人的背影,又一次愣住了。

    来到外面,萧晨把叶紫衣放在了救护车上,因为她后背受伤,根本无法躺下,只能趴着。

    “用我陪你去医院么?”

    萧晨轻声问道。

    “不用了,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有田锟在,我的安全不会有问题。”叶紫衣看着满身鲜血的萧晨,有些歉意地说道:“抱歉,本来只想请你吃顿饭,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呵呵,没什么,我们是朋友。”

    萧晨笑着摇摇头。

    “只是……朋友么?”

    叶紫衣目光炯炯,盯着萧晨。

    “……”

    萧晨一愣,什么意思?

    “呵呵,我们是朋友。”

    叶紫衣露出一丝笑容。

    恰在此时,男人也上了救护车。

    “田锟,安排人,送萧晨回去。”

    “好。”

    男人点点头,看了眼萧晨。

    “那我先走了,明天给你送点药过去。”

    “嗯。”

    萧晨从救护车上下来,而男人也安排好了车。

    等萧晨上车离开后,男人重新返回救护车上。

    “紫衣,你和他……”

    “我和他没什么。”

    叶紫衣摇摇头,淡淡地说道。

    “那……用不用干掉他?只要我一个电话,送他的那辆车,就会发生爆炸。”

    男人犹豫一下,沉声问道。

    叶紫衣听到这话,盯着男人:“他救了我。”

    “可……”

    “我知道你的顾虑是什么,让今晚所有人都闭嘴……如果有消息泄露出去,那所有人,都死!”

    叶紫衣语气还是那么平淡,说完后,轻轻闭上了眼睛。

    男人心中一震,看着叶紫衣漂亮的脸蛋,缓缓点头:“我知道了。”

    叶紫衣没再说话,她实在疲惫得很,流了那么多血。

    救护车离开了。

    所有人都离开了。

    男人离开前,找到了宾馆的老板。

    “把你们这的监控录像删了。”

    “凭什么?”

    老板有些不乐意,这乱糟糟的闹了这么久,多影响生意啊。

    “要么按照我说的话做,要么死。”

    男人拿出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在了老板的脑袋上。

    老板一个激灵,满脸惊恐。

    “我删,我马上删掉!”

    当着男人的面,老板删掉了监控录像。

    “给。”

    男人拿出一摞钱,扔在老板面前。

    老板一愣,这是干嘛?

    “这些钱是给你的,希望你能忘掉今晚见到的一切……要是你胡说八道,那这些钱,就让你家人拿着给你买一个骨灰盒,你绝对用得到。”

    男人的声音很冷。

    “是是是,今晚什么都没发生……我什么都不知道!”

    老板吓得满脸冷汗,哆嗦着说道。

    “希望如此。”

    男人说完,转身离开了。

    等男人走后,老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一晚上,差点折磨死他啊!

    不过,看着面前厚厚的一摞钱,他又觉得值得了!

    前后收的钱,加起来有两万多了,平时一个月也赚不了这么多啊!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算了,管他什么人……还是别乱想了,赶紧忘记。”

    老板嘟囔着,把钱收了起来。

    ……

    “去哪?”

    驾驶座上,是一个冷冰冰的男人。

    萧晨说了餐厅的名字,布加迪威航还扔在那呢,他得开回去!

    男人没再说话,只是闷头开车。

    一路上,气氛都有些沉闷,向来善谈的萧晨,难得没有多说话。

    到了餐厅,萧晨下车了。

    临下车前,萧晨扭头看着男人:“回去告诉那个什么田锟,这种事情仅此一次……再帮我告诉叶紫衣,她这个朋友,我认了。”

    说完,他没再看男人狂变的脸色,头也不回向停车场走去。

    两分钟后,萧晨开着布加迪威航,咆哮着冲出停车场。

    而餐厅,已经有警察在了,不过这跟他无关。

    他相信,凭叶紫衣的能力,摆平警察,轻而易举。

    回到别墅后,萧晨没有着急下车,而是仔细观察一番,确定姐妹俩都睡了后,才从车上下来。

    他身上有血,不想姐妹俩担心。

    客厅里亮着灯,萧晨没多做停留,回房间,直接进了浴室。

    把身上血迹清洗干净后,躺在床上,把金创药洒在了胳膊的伤口上。

    今晚,他也受伤了。

    滴。

    短信声响起。

    萧晨拿起来,是叶紫衣发来的。

    内容,很简单。

    “我代田锟道歉,我们是朋友。”

    萧晨看着短信,嘴角翘起,快速回了一个字——嗯。

    其实,他上车没多久,就察觉到了危险。

    这是一种本能!

    很快,他就分析出危险来自何处了,汽车上携带着炸弹!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路上没说话的原因,他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中!

    一旦不对,那他绝对会以最快时间跳车或者——击杀那个冷冰冰的男人。

    至于为什么他不先发制人,那是因为他在赌,赌叶紫衣不会杀他!

    他,赌赢了。

    放下手机后,萧晨想了想,又拿起来,给孙悟功打去电话。

    “晨哥,什么事?”

    “悟功,我有个朋友受伤了,需要你那种金创药。”

    “好。”

    “我给你个地址,你让人送过去吧!”

    “好啊。”

    “等我配了药,再还给你。”

    萧晨笑了笑。

    “晨哥,你也能配出来?”

    孙悟功有些惊讶。

    “配不出一样的,但效果差不多。”

    “好吧。”

    “抓紧时间,让人送过去吧。”

    “好。”

    半小时后,医院病房里,叶紫衣侧躺在床上,把玩着一个瓷瓶。

    “田锟,以后别再做那么愚蠢的事情了,知道么?”

    “嗯。”

    “让医生给我换药,用萧晨派人送来的这瓶药。”

    叶紫衣想到萧晨,嘴角勾勒起一丝弧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