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怀璧其罪

    大概三四分钟左右,叶紫衣把手中的九炎玄针还给了萧晨。

    “你知道这是九炎玄针,还敢拿着它招摇过市?”

    叶紫衣抬头,看着萧晨问道。

    “有什么问题么?在我眼里,它不过是救人的工具而已。”

    萧晨有点装逼的说道。

    “可你知不知道,一旦传出去,就会掀起血雨腥风……会有大批高手来抢夺,甚至为你带来杀身之祸!”

    叶紫衣沉声说道。

    “大批高手来抢夺?”萧晨笑了笑,看着叶紫衣的眼睛:“你也会抢么?”

    “如果在昨天之前,我会,但现在,不会。”

    叶紫衣认真说道。

    “会为了抢夺九炎玄针,杀了我?”

    萧晨开了句玩笑。

    “会。”

    叶紫衣毫不犹豫点头,九炎玄针,古武界重宝之一,一旦现世,太多人会为之疯狂!

    “……”

    萧晨嘴角抽搐一下,讪笑着:“我这不是应该感谢昨晚的那些杀手了?”

    “萧晨,以后别再人前用九炎玄针了!虽然九炎玄针消失了好多年,现在也没多少人认识,但终归有认识的……一旦泄露,你平静的日子,绝对会被打破。”

    叶紫衣告诫着说道。

    “呵呵,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杀了我,我的命是你救的。”

    叶紫衣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道。

    “……”

    萧晨无语,这娘们在想什么呢?

    “紫衣,我觉得这九炎玄针,没这么宝贵吧?它不过是救人的工具。”

    “但在古武修炼者眼里,它却不单单是工具,更是一种传说……”

    “炎帝传承?”

    “对。”

    叶紫衣点点头,刚才她还以为萧晨不知道呢,没想到他竟然知道。

    “紫衣,你也相信炎帝传承?”

    “我不相信,但光凭‘炎帝’这两个字,就足以让人疯狂……你永远不要小瞧人的贪念。”

    萧晨点点头,他对叶紫衣最后一句话,还是颇为认可的。

    人的贪念,可以毁灭一切!

    “我感觉这炎帝传承不靠谱,我得到九炎玄针也有一段日子了,但翻来覆去也没发现什么秘密……再说了,如果这九炎玄针真是传说炎帝的东西,那到现在都多少年了?这九炎玄针几经易手,为什么都没发现炎帝传承?”

    萧晨拿起一根九炎玄针,轻轻捻动着。

    不过,他的眼神,却瞟向左手的骨戒上,他现在不期待什么炎帝传承,他期待的是骨戒的秘密!

    “嗯,你说的不无道理,但就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足以让人望风而动,然后掀起血雨腥风。”

    萧晨点点头,看来以后还真得小心点了!

    就像叶紫衣说的,大都市里,没多少人认识九炎玄针,但保不住就出来个认识的呢?一旦消息泄露,那事情就大条了!

    “我也挺好奇,你是怎么得到九炎玄针的?”

    叶紫衣看着萧晨,眼神有些怪异。

    “如果我说,有人送我的,你信么?”

    萧晨笑了笑,想到了蔡姨。

    “送的?”叶紫衣一愣,她还以为是有什么大机缘得到的呢!

    不过再想想,不管是怎么来的,能得到九炎玄针,那就是大机缘了!

    “对。”

    “送你的人,肯定不认识这是九炎玄针吧?”

    “呵呵,恰恰相反,她知道这是九炎玄针,而且远比我了解的更多。”

    “……”

    叶紫衣瞪大眼睛,明知道这是九炎玄针,还给送人了?

    “呵呵,是不是不可思议?”

    萧晨笑着说道。

    “确实有点。”

    “她送我的时候说,九炎玄针在不需要的人手中,那就是九根针罢了……”

    “……”

    叶紫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良久,她才苦笑一声,摇摇头:“我们说了这么多……还是给我治疗伤口吧。”

    “好。”

    萧晨点点头,捻起九炎玄针:“不过,你得把上衣脱了。”

    “需要全部脱掉么?”

    叶紫衣小声问了一句,虽然昨晚被看光了,但那情况特殊……现在,她大脑意识清楚无比,再脱光光给一个男人看,心中不别扭才怪。

    “这个……最好全脱掉。”

    萧晨瞄了眼叶紫衣的胸部,虽然宽松的病号服,但难掩她傲人的饱满。

    想到昨晚那完美的弧度与胸型,他就一阵口干舌燥,能再见一次,那自然是极好的。

    “真需要?”

    叶紫衣感受到来自萧晨的目光,又问了一句。

    “咳咳,那什么,其实光露出后背来,也行。”

    萧晨老脸一红,光伤着后背,还真不用露前面。

    最主要的是,叶紫衣不是那种好骗的小姑娘啊!

    “嗯。”

    叶紫衣缓缓起身,背对着萧晨,然后拉开了衣服,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我坐着可以吗?”

    “可以。”

    萧晨点点头,目光落在大片雪白肌肤上,还真是诱人啊。

    不过,几处伤口,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最严重的,当属那两处枪伤了。

    很快,萧晨收敛心神,掀开包扎的纱布,仔细看了看伤口。

    随后,他捻起九炎玄针,飞快扎在伤口周围的穴位上。

    “有感觉么?”

    “有。”

    “嗯,十分钟后,取针。”

    萧晨观察着九炎玄针的颤动,不过看着看着,目光就有些偏了。

    虽然从他所在的位置,看不到前面的诱人,但也能看到侧面……那完美的弧度,让他又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该死的,真是一种煎熬!

    女人都是敏感的。

    很快,叶紫衣就察觉到了异常,心里也升起几分异样的感觉。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萧晨取下九炎玄针,然后又处理另一处伤口。

    差不多半小时左右,萧晨才处理完叶紫衣后背上的所有伤口。

    在这半小时中,萧晨也是倍感煎熬!

    每当他目光落在那白花花的弧度上时,他就暗暗鄙视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呢?

    不过,还是忍不住再看一眼,两眼,若干眼……

    “好了么?”

    “嗯,你可以穿好衣服了。”

    萧晨点点头,把九炎玄针收进了盒子里。

    叶紫衣穿好衣服,转过身,看向萧晨。

    萧晨有点心虚,老脸也有些发红。

    “萧晨,我多久能出院?”

    “差不多……三天左右。”

    “好,那就再等三天。”

    叶紫衣想到什么,眼中寒光一闪。

    ……

    蓝月亮酒吧。

    南城,一家位置挺偏僻的酒吧。

    不过,这里的客人还是不少。

    刚好,是上人的时候,酒吧里已经上客八成左右。

    轻缓的音乐声响着,客人们交头接耳。

    门打开,两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先生,两位么?”

    门口服务生,微笑着问道。

    “嗯,随便找个位置。”

    左边一个稍矮的男人说道。

    “好的,请跟我来。”

    很快,服务生带他们来到还算不错的位置。

    两个人向周围看看,露出满意的笑容。

    点了酒后,两人就开始喝了起来。

    不过,他们的目光,却始终盯着一个方向。

    “怎么办?第二目标和第三目标在一起,要一起动么?”

    “第二目标是宗师级,第三目标可能也是宗师级……咱两个动手,不占优势。”

    “怎么,你还怕两个年轻人不成?”

    “上次老鬼去找麻烦,不就被干了么?”

    “老鬼老了,他不行了……我们,正值巅峰!”

    “好,那就一起干了!”

    “喝完这杯酒,我们就去。”

    “嗯。”

    十几米开外,卡座上,李憨厚和孙悟功正在喝酒。

    这会儿,孙悟功也没用他的葫芦,而是拿着杯子,慢悠悠品着。

    前几天,他忽然多了个兴趣,那就是跑去酒吧喝酒!

    用他的话说,在酒吧里,更能找到喝酒的激情!

    要不,人喝酒怎么去酒吧,而不是去网吧呢?

    他这说法,让黄兴等人都有些无语。

    这不,今晚他就拉着李憨厚,跑蓝月亮来了。

    相比较乱糟糟的演艺酒吧,他更喜欢这种稍稍安静点的,有音乐,但不吵闹,氛围也刚刚好。

    “悟空,来,干了这杯。”

    李憨厚端着啤酒,仰头一口喝掉。

    “呵呵,大憨,我感觉你最近酒量见长啊?”

    “嘿嘿,还行,俺不如晨哥。”

    李憨厚放下杯子,挠挠头。

    “废话,我都喝不过他。”

    “悟空,你刚才说喝酒的氛围……那你说,哪喝酒的氛围最好啊?”

    “最好?别的地方先不说,在龙海,我觉得喝酒最好氛围的地方,是海浮山墓地。”

    “墓地?”

    “对,上次在海浮山墓地,我本就有了七八分醉意,然后倒在墓地,又喝了个酩酊大醉……再后来,遇到了晨哥,又跟他喝了一场,爽!”

    “真那么爽?”

    李憨厚有点怀疑,墓地,那是死人住的地方,有那么爽么?

    “嗯。”

    “那改天,咱俩去试试。”

    李憨厚想了想,对孙悟功认真说道。

    “好,不过现在……有麻烦来了。”

    孙悟功拿起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目光却盯着穿过人群,向这边走来的两人。

    “可能是伤大飞的人。”

    李憨厚看了眼,他口中的大飞,是孙飞。

    “嗯。”

    “那今晚,一个都不能走。”

    李憨厚说着,手轻轻一用力,玻璃杯咔嚓碎了。

    “呵呵,一人一个。”

    “好。”

    ——————

    两章,睡觉了,不熬夜,晚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