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我只用一刀

关灯
护眼
    两颗脑袋,被扔到了飞鹰帮总部!

    而在萧晨离开前,消息传回,飞鹰帮五大高手之一的金三刀,此时正在情妇别墅里。

    这个情妇的别墅,就在萧晨回郁金香的路上。

    “不用让别人去了,我顺路去干掉就行了。”

    萧晨淡淡说了一句。

    “那人头呢?”

    黄兴问道。

    “那你找个小弟,跟我一起去吧。”

    “好,麻烦晨哥了。”

    “呵呵,有什么麻烦的。”

    萧晨笑了笑,跟李憨厚等人打个招呼,驱车离开了。

    车后,跟着一辆现代,开车的是黄兴的一个心腹小弟。

    二十来分钟,萧晨就到了黄兴给的地址,一个管理并不算太严格的别墅区。

    找到门牌号后,萧晨停下车。

    “晨哥。”

    小弟能跟萧晨出来办事儿,还是非常激动的。

    “呵呵,别紧张,我们进去吧。”

    萧晨冲这小弟笑了笑,带头向别墅走去。

    “嗯嗯,我不紧张。”

    小弟摇摇头,紧跟其后。

    来到别墅门前,萧晨按了按门铃。

    “什么人?”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

    “送快递的。”

    萧晨随口回了一句。

    “送快递的?怎么晚上送?”

    女人疑惑。

    “白天忙,所以晚上送了。”

    “好,那你进来吧。”

    女人说完,打开了别墅大门。

    “……”

    萧晨有点无语,刚才他就是随口胡说的,没指望这女人相信!

    大半夜的,谁他妈还送快递啊?

    可这女人,竟然相信了,还开门了!

    “我们进去吧。”

    萧晨回头对小弟说了一句,向里面走去。

    “嗯嗯。”

    穿过院子,只见旁边停着一辆奔驰,正是金三刀的座驾。

    情报没错,今晚金三刀在这个情妇这里过夜。

    “送什么快递啊?”

    客厅门也打开了,一个大胸女人从里面走出来。

    萧晨看了眼,摇摇头,都说胸大无脑!

    以前他不相信,现在,信了。

    “哎,问你话呢。”

    大胸女人见萧晨不说话,皱眉问道。

    “金三刀呢?我来给他送快递。”

    “你找金哥?你给他送什么?”

    大胸女人更奇怪了。

    “死亡通知书。”

    “什么?”

    女人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交给你了。”

    萧晨对身后小弟说了一句,对女人动粗,不是他的风格。

    “好!”小弟上前,瞪起眼睛,狰狞一笑:“让一边去。”

    “你们干嘛!”

    大胸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大声叫道。

    “真吵!”

    小弟皱眉,一掌刀劈在了大胸女人的脖子上。

    大胸女人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萧晨竖起大拇指:“这一手玩得不错啊?”

    “嘿嘿。”

    小弟腼腆一笑,把这大胸女人放倒在了地上。

    外面的动静,也惊扰了别墅里的人。

    一个染着黄头发,有些邪魅的青年走了出来。

    他有些惊讶看着眼前一幕,随即脸色一沉:“你们是什么人?”

    “金三刀?”

    萧晨没见过金三刀,甚至连他的照片都没看到过。

    不过,能从这别墅里出来的,应该就是他了。

    “对,你们是什么人?!”金三刀点点头,随后他又仔细看了眼萧晨,皱眉:“你是……那个萧晨?”

    “呵呵,看来我最近挺火啊,怎么是个人都认识我。”

    萧晨笑了。

    听到萧晨的话,金三刀脸色一变,可随即眼睛中,透出一抹兴奋!

    如果能干掉他,那是不是就大功一件?

    想到这,他转身就往客厅走,他的刀,在客厅里。

    萧晨见金三刀动作,以为这家伙要跑,快速追了上去。

    “金三刀,你以为你跑得了么?”

    小弟也拎着一把刀,紧随其后。

    等萧晨追进别墅后,就见金三刀手里多了一把刀!

    “跑?我为什么要跑?萧晨,今晚,我就杀了你!”

    金三刀扬起了手里的刀。

    萧晨看着金三刀的动作,笑了。

    他要杀自己?

    不跑就行!

    当然,想跑也跑不了!

    “把你的刀给我。”

    萧晨转头对小弟说了一句。

    “哦哦。”

    小弟忙递给萧晨。

    萧晨握着刀,一步步向金三刀走去。

    “你为什么叫金三刀?”

    “这是我的外号,因为我杀人,只用三刀!”

    金三刀冷冷说道。

    他知道,猎鹰堂有高手,连山鬼、血狮、啸天狼都干掉了。

    但在他看来,高手,不包括萧晨!

    哪有当主子的,自己是高手的?

    这种概率太小了!

    所以,他今晚要干掉萧晨,立功!

    “呵呵,三刀……”

    萧晨笑了,笑得有些轻蔑。

    “你笑什么,找死!”

    金三刀大怒,大吼一声,杀向萧晨。

    就在他的刀,差半米左右到萧晨脑袋上时,萧晨动了!

    普普通通的开山刀,在他手中爆出寒芒,一道明亮刀影,笼罩住了金三刀!

    下一秒,凄惨的叫声响起!

    金三刀的胸口,被开山刀给劈开了,伤口从他下巴开始,一直延续到腹部!

    深可见骨,甚至有的地方,骨头都被割裂了,露出了内脏。

    随之,金三刀摔倒在地上,鲜血喷涌,让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他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惊骇!

    他不敢相信的瞪着萧晨,这怎么可能?

    “呵呵,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也是用刀的高手。只不过,我杀人,一般都只用一刀!”

    萧晨弯腰,看着金三刀,笑眯眯地说道。

    “你……”

    金三刀身子颤抖着,杀人只用一刀?

    一刀和三刀,孰强孰弱?

    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给,把他脑袋砍了,送飞鹰帮去吧。”

    萧晨说着,把染血的开山刀,扔给小弟。

    小弟忙接过来,看着还剩下一口气的金三刀,有些胆虚。

    “怎么,连一个快死的人都害怕?上去闭眼一刀就得了。”

    萧晨笑着说道。

    “好。”

    小弟深吸一口气,一步步走向金三刀。

    金三刀的意识还没有模糊,他看着小弟手中的刀,想要挣扎着往后退,可是怎么都退不了。

    咔嚓!

    小弟抬起刀,狠狠劈在金三刀的脖子上,力量不够,没砍掉。

    “啊……”

    金三刀发出凄惨的叫声。

    “真是不好意思,我第一次砍头,没经验,再来一次哈。”

    小弟满脸歉意,霹雳咔嚓好几刀,才把金三刀的脑袋剁了下来。

    “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

    “晨哥,外面那个女人怎么办?”

    “随你,不过能不杀就不杀。”

    萧晨说完,向外走去。

    “好。”

    萧晨驱车离开,直奔郁金香别墅。

    回到别墅,简单洗漱后,躺在床上,拿出了九炎玄针。

    今晚叶紫衣的反应,让萧晨对九炎玄针又多了几分兴趣。

    难道,真有炎帝传承?

    可他实在是想不到,细细的九根针,又怎么记载传承。

    随后,他又看向骨戒,相比较九炎玄针,他更期待骨戒的秘密。

    因为这骨戒的秘密,是这么多年一直支撑着他的东西。

    每当他想放弃时,老算命都会说,只要解开骨戒的秘密,那你就能鲲鹏展翅九万里!

    他把骨戒拿下来,研究了一会,还是像往常一样,没什么反应。

    “算了,还是睡觉吧。”

    萧晨摇摇头,把骨戒和九炎玄针放在旁边,关上了灯。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的骨戒和九炎玄针,轻轻颤动,然后发出了微弱的光芒。

    不过很快,就又消失了。

    ……

    两颗人头,摆在任海的面前。

    “这两个家伙是谁?”

    任海皱着眉头。

    “暂时不清楚。”

    “查,马上查!”

    “是。”

    花蝎子点点头,快步向外走去。

    她刚打开门,就见外面又一小弟急匆匆冲了进来。

    “出什么事情了?”

    “花姐,又……又有一颗人头。”

    小弟脸色发白的说道。

    不过,相比较之前,这里的小弟表现已经好了很多。

    毕竟,最近三天两头就有人头送过来,而且大多是他们平时见到都得点头哈腰的大人物!

    花蝎子听到这话,皱眉:“人头?谁的?”

    “是……是金爷的。”

    “金爷?”

    “金三刀。”

    “金三刀?”

    花蝎子看向小弟手里的塑料袋。

    “出什么事了?”

    任海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响起。

    花蝎子带着小弟进来,把人头摆在了桌上。

    “金三刀?”

    任海目光落在人头上,一眼就认了出来,飞鹰帮五大高手之一的金三刀!

    “嗯。”

    “谁送来的?”

    任海怒了,短短时间,五大高手被干掉了四个!

    “是一辆黑色轿车,扔下人头就跑了。”

    小弟小心翼翼的说道。

    桌子上,三颗人头,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儿。

    任海脸色难看,依次看过去,这三个人头有什么关系么?

    花蝎子也不敢去打扰任海,转身去查那两个人头的身份了。

    一阵铃声响起。

    “喂?”

    “任老大,是我,黄兴。”

    “黄兴!”

    “人头收到了吧?你的人来袭杀我们猎鹰堂的李憨厚和孙悟功,不过反被他们两个给干掉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又特意多给你加了一颗人头。”

    黄兴语气挺平淡,说得好像跟送礼一样。

    “我的人?”任海皱眉:“黄兴,你什么意思?”

    “任老大,装傻充愣就没什么意思了吧?”

    “我不认识他们!”

    任海咆哮。

    “可他们临死时说,他们是飞鹰帮的人,是你任老大派过来的!”

    “放屁……”

    任海大怒,刚骂了一句,听筒中就传来‘嘟嘟’声,黄兴挂断电话了。

    “喂?喂喂?妈的!”

    任海气得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