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初见

关灯
护眼
    等萧晨再回到包间时,赵德义已经打完了电话。

    虽然赵德义没避着他,但萧晨还是找了个去洗手间的借口,离开了包间。

    因为有些话,他在,赵德义不好说。

    等萧晨坐下后,赵德义深深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乌鸦答应了。”

    “呵呵,答应了?”

    萧晨笑了,其实乌鸦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嗯。”

    赵德义点点头,刚才乌鸦在电话里咆哮了一番,甚至连他也给骂了。

    不过当他听完利弊分析后,就沉默了!

    手下最强战将,已经被干掉了,他无人可用了!

    就算想报复,那也没什么办法了!

    至少,光凭他一人,是不行了!

    可如果动用青帮的人,他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总不能说,我的人都被干掉了,我也被打脸了,你们帮帮我吧!

    身为青帮长老,他更了解青帮,没有极大的利益,又怎么可能为他出头?

    再者,青帮的其他长老和大佬,估计都巴不得看他的热闹呢!

    也就是说,这次的事情,他就得吃哑巴亏!

    非但不能求助,反而还得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甚至去隐瞒其他人!

    毕竟,他在青帮也是有对头的,而且还不止一个!

    谁知道对头在得知了他的情况后,会不会忽然冲他发难?

    “乌鸦答应不再找你麻烦,但也提了个条件。”

    “什么?”

    “不能到处宣扬。”

    赵德义的眼神有些古怪,吃了亏的乌鸦,现在却不敢宣扬,生怕人家知道他吃亏!

    这亏,吃得也太窝囊了。

    “呵呵,我又不傻,宣扬这个干嘛?让所有人知道我跟乌鸦不和,还杀了他的人,对我又没什么好处。”萧晨笑了笑:“他还说什么了么?”

    “他还说,之所以对你出手,是因为他和飞鹰帮任海有合作,而且也是任海建议的。”

    萧晨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不过再想到什么后,又觉得正常。

    “两人合作了?呵呵,乌鸦不地道啊,太阴险了,自己吃亏就算了,还摆了任海一道。”

    萧晨有些嘲弄的说道。

    “是啊。”

    赵德义点点头,他也觉得乌鸦这事儿干得不地道!

    “呵呵,各怀鬼胎的合作,有些意思啊。”

    萧晨想到上次被他干掉的两个高手,忍不住好笑。

    “怎么了?”

    赵德义好奇问道。

    萧晨就把上次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听得赵德义也笑了,同时心里暗暗嘀咕,这小子还真敢下手啊!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赵德义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乌鸦这边暂时告一段落,那就先把飞鹰帮解决了吧!估计任海还不知道已经被乌鸦给卖了,正等着我被干掉的好消息呢。”

    “需要我帮忙么?”

    赵德义看着萧晨问道。

    “不麻烦赵老了,区区一个飞鹰帮,猎鹰堂可以。”

    萧晨摇摇头,心里却琢磨着,是不是该让黄兴加快速度了呢?

    “好,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

    “呵呵,赵老已经帮了我大忙了。”

    “萧小友,虽然乌鸦答应了,但你也别太大意……万一他只是故意这么说,麻痹你呢?所以,千万要小心才好。”

    “嗯,我知道。”

    萧晨点点头。

    两人正说着,敲门声响起。

    “去看看是谁。”

    赵德义微皱眉头,对阿山说道。

    “是。”

    阿山点点头,很快回来了:“赵老,是骆少。”

    “长空?他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去,让他进来吧。”

    赵德义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又露出了笑容。

    “是。”

    阿山出去了,很快带着一个人进来。

    人还未到,声音先来。

    “赵老,冒昧打扰,您老可别怪我啊。”

    “呵呵,哪能怪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赵德义笑眯眯的问道。

    萧晨也抬头看向说话之人,只见这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带着一股子霸气。

    这是谁?

    在萧晨打量来人时,青年同样也在打量着他。

    能让赵德义招待的年轻人,可不多啊!

    “约了个朋友,过来坐坐……所以就来看看赵老,没想到赵老却在宴请客人。”

    青年笑着说道。

    “也不算客人,是自己人。”赵德义笑了笑:“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萧晨,这位是骆长空。”

    “长空,这位是萧晨。”

    赵德义的介绍很简单,只是说了个名字,双方的身份啥的,则没有介绍。

    “呵呵,萧兄,你好。”

    虽然没仔细介绍萧晨,但骆长空却没有任何轻视,能被赵德义单独宴请的人,又岂会普通?

    “呵呵,你好。”

    萧晨点点头,跟骆长空握了握手。

    他看着骆长空还算帅气的脸,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洪门三大掌门人之一的骆世杰!

    难道,这个骆长空跟骆世杰有什么关系不成?

    “长空,既然来了,那就坐下呆一会……你们年轻人该多聊聊,我们老了,这世界啊,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了,多亲近亲近。”

    赵德义笑眯眯地说道。

    “好。”

    骆长空先是一愣,然后点点头,坐在了旁边的位置。

    “长空,你爷爷最近怎么样?身体可好?”

    几句简单寒暄之后,赵德义问道。

    “劳赵老挂念,爷爷身体还好,前天还提起您,说有段日子没跟您下棋了。”

    骆长空恭敬地说道。

    “哈哈,等改天去找他下棋。”赵德义大笑着:“不过,我的棋艺可不如你爷爷啊。”

    骆长空也笑了笑,没有接话。

    他总不能说,没错,你的棋艺确实不如我爷爷!

    虽然,这是事实,但说出来就不好听了。

    “阿山,去拿瓶酒……年轻人,还是得喝点酒,总不能光陪我老人家喝茶啊。”

    赵德义对阿山说道。

    “是。”

    很快,赵德义拿了一瓶五粮液回来,分别给萧晨和骆长空倒上。

    “来,萧兄,第一次见面,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骆长空端起酒杯,豪爽说道。

    “好,干了。”

    萧晨点点头,也端起来,一口干掉。

    骆长空眼睛一亮,对萧晨印象又好了几分。

    都说男人的感情,是在酒桌上培养起来的。

    从一个人的酒品,就能看出人品来,也能看出这人是否可交!

    两人仰头干掉白酒,把酒杯放下,相视而笑。

    骆长空在房间呆了会儿后,就起身告辞了。

    他还有朋友在,总不能把人扔在那太久!

    “萧小友,你觉得长空这孩子怎么样?”

    等骆长空离开后,赵德义笑着问道。

    “不错,应该是个可交之人。”

    萧晨对自己看人的眼力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他对骆长空的印象也不差。

    “嗯,长空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光明磊落了些。”赵德义说完,叹口气:“现在这社会,不需要英雄,需要的是枭雄!”

    英雄?

    萧晨暗暗惊讶,赵德义对骆长空的评价倒是很高啊?

    而且听他的语气,分明就是对待自家子侄一般!

    如果自己猜测准确,骆长空与骆世杰有关系的话,那他的身份还真不一般!

    而从另一方面讲,赵德义的江湖地位,实在是有点高啊!

    没听他们刚才说嘛,他经常跟骆长空的爷爷下棋,关系一看就是匪浅!

    一个个念头转过,不过萧晨并没有多问。

    赵德义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理由,那又何必多问呢?

    又呆了半个多小时,萧晨见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

    赵德义亲自把他送出了包房,然后让阿山动他出去。

    “萧小友,闲着没事儿,多来我这龙腾会所坐坐……也许,会多有收获。”

    赵德义看着萧晨,笑眯眯的提点了一句。

    “好,一有时间,一定过来叨扰赵老。”

    萧晨心中一动,点头笑道。

    乘电梯下楼,在大堂里,恰巧遇到了也要离开的骆长空。

    “山哥。”骆长空先跟阿山打个招呼,然后看向萧晨:“萧兄,这是打算要走了么?”

    “嗯,时间不早了,准备回去。”

    萧晨笑着点头。

    “我也要走了,一起吧。”

    “好。”

    两人闲聊着向外走去,而且颇有默契的,都没问对方的身份和来历!

    来到外面停车场,萧晨告辞了。

    看着玛莎拉蒂的影子,骆长空眯了眯眼睛,能让赵老如此对待,有点意思啊。

    “骆少,需要查一下么?”

    身后,一消瘦青年,低声问道。

    “不用,有缘自会再见,再见时再说吧!”

    骆长空摇摇头。

    “他应该受伤了。”

    “哦?受伤了?”骆长空扭头,看着自己兄弟兼贴身保镖:“你怎么知道的?”

    “我闻到了血腥味儿……他的实力,应该不弱于我。”

    消瘦青年缓缓说道。

    “……”

    这次,骆长空真有点惊讶了,暗劲初期巅峰?

    “你确定?”

    “确定。”

    “呵呵,我现在有种想回去问问赵老的冲动。”

    “那回去?”

    “不了,既然赵老不提,那我也就不问了,我们走吧!”

    “是!”

    消瘦青年打出一个手势,很快就有两辆一模一样的路虎车开了过来。

    骆长空随意上了一辆,消瘦青年紧随其后。

    “少爷,去哪?”

    “回老宅!”

    “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