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忘了它!

关灯
护眼
    咔!

    文胸带子解开了,萧晨更加兴奋起来。

    他的手,抚摸着韩一菲光滑的背脊,然后缓缓游走着,一点点向前面滑动。

    一点,一点……

    就在萧晨的手马上要抚摸到某处柔软时,只感觉嘴唇上一阵剧痛,让他瞬间变得清醒无比!

    啪!

    同时,他的手被握住了。

    他睁开眼睛,就见韩一菲正用羞恼的目光瞪着她,嘴角带着一丝丝血迹。

    萧晨看着韩一菲嘴角的血迹,再舔了舔最近的嘴唇,要哭了,甜腥甜腥的,这血是自己的!

    “松开我!”

    韩一菲俏脸娇红,但比刚才已经好了很多了。

    刚才,她差一点就沉沦进去了。

    要不是胸前陡然一松,估计她还会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

    萧晨苦笑,自己是咋了?

    精.虫上脑了么?

    隔壁已经没了动静,那对男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这让萧晨暗骂,狗男女,你们倒是舒坦了,老子他妈有麻烦了!

    “还不松开我!”

    韩一菲见萧晨盯着自己发呆,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要是换做其他环境,可能她就不会阻止了……毕竟她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渴望的!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不会欺骗她!

    她能清楚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反应,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反应!

    “啊?哦哦。”

    萧晨惊醒过来,赶忙松开搂着韩一菲的手。

    随着他松开手,向后退一步,只见已经被解开的文胸,一下子滑落了下去。

    两只又白又大的兔子,欢快跳动出来,晃啊晃的,晃得萧晨有点眼晕。

    尤其是那抹嫣红,更是让他刚刚压下来的火气,差点又爆发出来!

    “啊!”

    韩一菲也发出一声惊叫,赶忙转过身,把文胸给重新戴好,俏脸更红,滚烫滚烫的。

    “那,那什么……刚才……”

    萧晨看着韩一菲的背影,张张嘴,能说啥?

    亲也亲了,摸也……嗯,只是摸了后背,难道说一句情不自禁?

    那样的话,他自己都得鄙视自己!

    “你先出去!”

    韩一菲不等萧晨说完,低声说道。

    “哦哦。”

    萧晨忙点点头,打开隔断间出去了。

    为了防止有人忽然再进来,他快步出了女洗手间。

    随后,他倚靠在洗手台上,大大喘了口粗气,低头看看还存在的小帐篷,又转身狠狠洗了把冷水脸,才感觉稍稍好了一点。

    “妈的,这叫什么事啊!”

    萧晨扶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着说道。

    五分钟左右,韩一菲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她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不像刚才那么娇红了。

    “一菲,刚才的事情……”

    “刚才的事情,只是个误会,忘了它!”

    韩一菲冷冷说完,向餐厅走去。

    “……”

    萧晨看着韩一菲的背影,有点傻眼了?

    误会?

    忘了它?

    卧槽!

    她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走在前面的韩一菲,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说实话,她还没做好任何准备。

    所以,就当作一个误会吧!

    回到座位上,菜已经上来了。

    “那什么……刚才……”

    萧晨坐下,看着韩一菲,犹豫着。

    “吃饭吧。”韩一菲说完,喝了口果汁,然后指了指满桌子的菜:“记得你说过的话,都吃完。”

    “……”

    萧晨无语,还记得这茬呢?

    不过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韩一菲状态还好,这才松了口气。

    “嗯嗯,好啊。”

    用餐期间,两人的气氛稍稍有点尴尬。

    毕竟在洗手间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哪怕是脸皮很厚的萧晨,也有点别扭。

    这又不是约炮啥的,不需要多交流,直接上床就好。

    他们之前算是朋友,然后刚才做了点突破朋友界限的东西,所以……不尴尬才有鬼呢!

    “服务生,来瓶酒。”

    韩一菲扬了扬手。

    “你有伤在身,不能喝酒。”

    萧晨微皱眉头,沉声说道。

    “可我想喝酒了。”

    韩一菲内心,并不如表面这么平静。

    萧晨心中轻叹,他也能隐隐察觉到点什么。

    “那喝点红酒吧,白酒就别喝了。”

    “好。”

    韩一菲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服务生送来一瓶红酒,打开,稍醒,倒在了两个高脚杯中。

    不等萧晨说话,韩一菲拿起来,仰头一口干掉了。

    “你慢点喝。”

    萧晨皱眉。

    韩一菲只是点点头,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萧晨,你知道么?我有婚约。”

    忽然,韩一菲抬头,看着萧晨问道。

    萧晨一愣,点点头:“知道,龙战跟我说过。”

    “他说过?”

    轮到韩一菲惊讶了。

    “嗯,上次一起吃饭,你离开后,他就跟我提到过这事儿。”萧晨点点头:“所谓的政治联姻,大家族巩固家族利益的最基本方式。”

    “没错,不过还好,我没有成为牺牲品。”

    韩一菲点点头。

    “嗯,龙战说,双方家族都没有去强迫你们……”

    “对,不过我的压力,要比龙战大得多。”

    “怎么了?”

    “三天前,我爸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跟龙战能增进一下感情……爷爷的身体不是太好,家里遇到些麻烦,急需一个盟友。”

    韩一菲端起红酒杯,轻轻摇晃着,缓缓说道。

    萧晨点点头,虽然他有点瞧不起韩一菲她老子,但大家族里,不就是这样么?

    有些时候,一个家族的兴衰,往往是要压在一个女人的肩膀上,以一个女人的一生幸福来作为代价。

    “龙战也回京城了,估计家里也会跟他提这事儿。”

    “那你的意思呢?”

    萧晨想了想,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一直都在逃避。”

    “可一直逃避,也不是办法,总得去面对……”

    “嗯,我会好好想想的。”韩一菲点点头:“我在龙海有任务,家里也不会强制追我回去,暂时先这样吧。”说着,她仰头又一口酒干了。

    “……”

    这次,萧晨没有劝,而是陪着韩一菲干了一杯。

    “别光喝酒,吃点菜吧。”

    萧晨放下酒杯,对韩一菲说道。

    “嗯。”

    韩一菲点头。

    萧晨看着韩一菲,心里有些惊讶,他能隐隐猜到韩一菲的来历……正是因为猜到,所以才惊讶。

    要知道,韩家势力很强,根本用不着跟人结盟啊!

    难道,最近的京城也不平静么?

    五年大比,龙海要乱,京城也是风起云涌么?

    不过他也就是随便想想,龙海这边都一团糟,哪还管得了京城?

    “一菲,你刚才说,你爷爷身体不好?”

    萧晨想了想,问道。

    “嗯。”

    韩一菲点点头,不是身体不好,而是非常差劲了!

    对于大家族,尤其是红色大家族来说,家有一老,当真是如有一宝!

    作为硕果仅存的几位之一,韩家老爷子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

    可现在,这根神针却腐朽了,随时都可能倒下!

    再加上韩家出了点问题,所以一直没逼迫过自己女儿的韩父,也在三天前给她打来了电话。

    “要不,我去帮你爷爷看看?”

    萧晨犹豫一下,问道。

    这是他能想到帮助韩一菲的唯一方法,只有韩老爷子身体好些,那无论什么麻烦,都不称之为麻烦了!

    韩家麻烦不在了,那她老子也就不会逼迫她联姻了,她的烦恼自然也就不在了。

    本来他跟韩家没啥交情,不过对于那位韩老爷子,他也是颇为敬佩。

    一生戎马,战功赫赫,被称之为‘战神’。

    再加上韩一菲的关系,他决定出手!

    听到萧晨的话,韩一菲眼睛一亮。

    本来她也这么想过,但想到爷爷身份的特殊以及各方面原因,只能压下这念头。

    没想到,萧晨会主动提出来。

    “好,我跟家里联系一下,试试看。”

    韩一菲点点头。

    “嗯。”

    萧晨点头,以韩老爷子的身份来说,想给他治病,也没那么简单。

    至少韩家估计就不放心!

    再者,这些硕果仅存的老爷子,哪一个都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就算过了韩家这一关,上面也得各种审核。

    “挺久没去京城了,也该去看看了……顺便拜访一下那位,看看能不能套出点话来。”

    萧晨心里琢磨着。

    “我吃饱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过了一会,韩一菲放下筷子,对萧晨说道。

    “……”

    萧晨看着还剩下大半的菜,眨眨眼睛,这妞是认真的?

    “答应了做不到?”

    “谁说我做不到了?我吃,现在就吃。”

    萧晨摸了摸自己腹部,已经没刚才那么撑了,咬咬牙,也能吃进去。

    接下来一段时间,萧晨狂吃,而韩一菲就在旁边看着。

    终于……嗝~

    萧晨打了个饱嗝,摸了摸已经滚圆的肚子,放下了筷子:“我清盘了。”

    “嗯,那我们走吧。”

    韩一菲露出笑容,这还是她从洗手间里出来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萧晨看着韩一菲的笑容,忽然觉得值了,撑死也值了!

    “好。”

    两人来到外面停车场。

    “我没开车,你送我回去吧。”

    韩一菲对萧晨说道。

    “……”

    萧晨一愣,这小妞是故意的吧?

    “怎么,不乐意?”

    “没,深感荣幸,请上车吧!”

    萧晨忙摇摇头。

    两人上了玛莎拉蒂,缓缓驶出停车场。

    很快,一辆越野车也发动起来,跟在了后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