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一撂撂俩!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闫嵘和宁可君的战斗还在继续,后者隐隐落在了下风。

    古武修炼,越往后,境界之间的差距就会越大。

    所以,宁可君与闫嵘战斗,能保持着不败,已经算是不错了!

    闫嵘心里也有些着急,这个上古大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一旦消失了,那他所有的优势就都破灭了!

    因为大阵的隔绝,他这个化劲中期巅峰才能称霸!

    外面的化劲高手中,有不比他弱的,比他强的也有!

    所以,他担心!

    “宁可君,再接老夫一刀!”

    闫嵘越来越急,大吼一声,发动了最强一击。

    断刀,划出寒芒,向着宁可君劈下。

    宁可君脸色一变,轻喝一声:“凤舞九天!”

    紧接着,她手中长剑,似乎出现了九道凤影,凌空展翅,向着闫嵘的刀飞去!

    这,同样也是她最强一击。

    当啷!

    断刀斩掉了九道凤影,最后落在凤鸣剑上。

    凤鸣剑一颤,宁可君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这一击,她受了伤。

    闫嵘也并不好过,气血一阵翻腾,老眼中闪过震惊之色。

    再给宁可君五年时间,两人再战,谁输谁赢,就说不好了啊!

    想到这,他拎着断刀,一步步走向宁可君,心中闪过杀意。

    如今,闫家与飞云坊同盟,一直以闫家来做主导地位的!

    可如果他老了,而宁可君越来越强,那两家的同盟,又会由谁来走主导地位?

    到时候,估计闫家示弱,就要以飞云坊为主了!

    这个,不是他能接受的!

    所以,现在击杀掉宁可君,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在这个地方击杀掉她,然后再干掉萧晨,谁又能知道呢?

    神不知,鬼不觉!

    闫嵘越想,杀意越盛!

    宁可君察觉到闫嵘的杀意,心中微惊,握紧了凤鸣剑。

    “宁可君,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闫嵘大吼一声,再次展开了攻击。

    他决定了,击杀宁可君!

    宁可君脸色微变,手中凤鸣剑划出,再次交战在一起。

    此时闫嵘的打法,与刚才有了差别!

    一招一式中,都饱含着凌厉的杀机,处处想置宁可君于死地!

    宁可君看出来了,萧晨同样也看出来了!

    “妈的,这老家伙是要辣手摧花啊!”

    萧晨目光缩了缩,打开了手里的药包。

    为了防止意外,他想了想,把两包药粉混合在了一起。

    “这样应该就万无一失了吧?”

    萧晨嘟囔着,快速冲向了闫嵘。

    闫嵘见萧晨又杀了上来,眼中凶光一闪。

    “你们今天,统统都得死!”

    “闫老狗,今天死得是你!”

    萧晨大喝一声,为了防止闫嵘察觉,他连宁可君都没敢提醒,直接就把药粉撒了出去。

    闫嵘正和宁可君交战激烈,自然有破绽存在!

    而萧晨,就是抓住了这一破绽!

    唰!

    药粉,漫天飞舞!

    萧晨为了防止自己也中招,他药粉刚一撒出,转身就跑,而且能跑多快跑多快!

    闫嵘和宁可君都被药粉给笼罩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想再爆退已经来不及了!

    再加上,他们也完全没想到,萧晨会这么阴,竟然用药粉!

    虽然他们第一时间屏住了呼吸,但还是吸入了一些!

    “小子卑鄙!”

    闫嵘怒喝,快速挥掌,用掌风把药粉给驱散了。

    旁边的宁可君,也袖子一抖,驱散了药粉,脸色同时有些怪异。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萧晨用药了,之前对付猎魔人,她就亲眼见到过。

    “卑鄙怎么了?卑鄙也比你不要脸强,一个化劲高手,跑来欺负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就算了,还欺负宁仙子这样的弱女子!”

    萧晨骂了一句。

    “……”

    闫嵘差点气死,你手无缚鸡之力?宁可君是弱女子?你怎么不去死啊!

    他刚要上前,去干掉这卑鄙阴损的小子时,忽然脸色大变。

    “你,你这是什么药?”

    闫嵘老脸有些难看,因为他发现他竟然无法调动丹田之力,身子也一阵发软。

    这也就算了,除了无力之外,还有一种异样,仿佛全身血液都在沸腾。

    “也没啥,就是点**,再加了点……春/药而已。”

    萧晨说起后一个,也有点尴尬。

    “什么?!”

    不光闫嵘脸色变了,就连宁可君脸色也变了。

    春——药?!

    宁可君下意识,就运气试探。

    “别运气……”

    萧晨赶忙阻止宁可君,可还是晚了一步。

    下一秒,宁可君就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脸色更是变了。

    “小子,你敢对老夫下药?我杀了你!”

    闫嵘想到刚才地下宫殿里混乱的一幕,身子都有点颤抖了。

    他想要浑厚的内力,克制药效的发作,虽然**能稍稍克制,可是春/药,则好像越克制反应越大!

    “杀了我?你还有力气么?”

    萧晨呲之以鼻,他正是想到了种种,才没有单一用**。

    因为这种**,用内力可以暂缓药效的发作,之前猎魔人直接被撂倒,那是他不清楚这套路。

    可闫嵘作为老江湖了,哪能不知道用内力暂缓药效的套路?

    所以,他就又加了料!

    这样的话,只要他一用内力,克制了**,那春/药就会快速爆发。

    等这个一爆发,那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力了,到时候**也就会发作!

    闫嵘刚上前一步,脚下一阵无力,踉跄着,差点摔倒在地上。

    那种异样的反应越来越大了,老脸有些涨红起来。

    他赶忙停止运转心法,可是药效已经发作了,这会儿就算不用内力,也没用了。

    再者,不用内力压制,**的药效,一下子爆发了!

    所以,现在的闫嵘,别提多难受了,头晕眼花就算了,某种异样冲动也越来越大,浑身血液沸腾,好像全身都要燃烧了一样。

    旁边的宁可君,也并不好过,面纱之后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色,此时也变得红润起来。

    尤其是呼吸,更不稳了。

    一颗心脏,跳得也非常快,很是慌乱。

    她宁可君自出道以来,还没遭遇过这种情况呢!

    没想到,如今成为古武界最巅峰的一群人之一,却中招了!

    她强自压下异样的感觉,用愤怒的目光瞪着萧晨,这家伙怎么还有这种药物?

    难道,他是个登徒子采花贼不成?!

    要不然,正人君子,哪有随身携带这种药物的。

    萧晨注意到宁可君的目光,不由得苦笑:“那什么,宁仙子,你别生气,这纯属误伤……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怎么着的。”

    “你……有解药?”

    宁可君强忍着越来越热烈的反应,咬牙问道。

    “额,没有。”

    萧晨尴尬摇头。

    “……”

    宁可君见萧晨摇头,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给他一剑,给他刺个透明窟窿,才能解了她的心头之恨!

    扑通!

    终于,闫嵘撑不住了,摔倒在了地上。

    不过,他并没有昏迷过去,只是全身无力……额,忘了,还有一个地方,特别有力。

    如果在平时,能这么有力,估计他能高兴地不行!

    可现在……除了愤怒,剩下的只有惊恐了!

    什么叫阴沟里翻船?

    这就是了!

    萧晨看着倒地的闫嵘,不由得松了口气,还是把这老家伙给干翻了!

    紧接着,他就有些得意了,这是他撂翻的第二个化劲期高手了。

    而且,因为有宁可君的存在,他并没有受多严重的伤,一个吸引火力,一个撒药下阴招!

    这是绝佳搭档啊!

    不过,还没等萧晨得意完,就见他的‘绝佳搭档’宁可君,也倒在了地上。

    同样,没失去意识,但是身体无力,而且扭动着。

    “坏了,得抓紧处理闫老狗,然后给宁仙子解毒。”

    萧晨脸色一变,提着刀向闫嵘走去。

    “小子,你……”

    闫嵘老脸呈紫红色,甚至血管都能看清楚了。

    他呼吸浓重,眼中散发着非人一样的目光,死死盯着萧晨。

    萧晨被闫嵘盯得有些发毛,尼玛的,这老狗不会忽然起来,把他扑倒在地上吧?

    要真是这样,他可无力反抗啊!

    萧晨越想越担心,还是赶紧结果了这家伙吧!

    “闫老狗,你不是要杀了老子夺刀么?等我干掉你,再去收拾你孙子闫鸣……敢他妈跟老子抢女人,我看你死了,谁还能罩着他!”

    萧晨骂了一句,扬起了刀。

    “什么?你……你是苏云飞?”

    闫嵘瞪着萧晨,忽然认了出来。

    难怪他之前觉得,这身影很是熟悉!

    “没错,老子虐了你孙子两次……你刚才不是追杀老子么?等老子出去,我就去追杀你孙子!”

    萧晨直接承认了。

    “……”

    闫嵘傻眼了,心里咯噔一下子。

    尤其当他看到萧晨扬起的刀时,更升起几分惧意,这家伙真敢杀他?

    “苏云飞,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保证,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而且,我也不要这把刀了。”

    “真的?”

    萧晨迟疑了一下。

    “你不杀他,后患无穷!”

    忽然,宁可君强忍着异样,大声说了一句。

    听到宁可君的话,闫嵘脸色一变:“贱人,你……”

    “也是,后患无穷,我还是杀了你吧。”

    萧晨深以为然,点点头。

    “不,不要,只要你不杀我,以后闫家为你马首是瞻!”

    为了活命,闫嵘赶紧做出承诺,心里却冷笑,等老子药效过了,就把你扒皮抽筋。

    “真的?好吧,那我不杀你了。”

    萧晨想了想,笑着说道。

    就在闫嵘松口气时,暗金色的光芒一闪,向着他脖子落下。

    “你不是不杀……咔嚓!”

    闫嵘瞪大眼睛,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晨一刀给砍掉了脑袋,鲜血喷溅。

    “你是求的苏云飞,他说不杀你,可现在杀你的……是我萧晨!”

    萧晨冷嘲一句,收起了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