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服侍你洗澡(五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记得暴力女警李依馨曾经跟我说过,你永远无法体会一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的那种孤独和寂寞。

    我当时回答她我不可能会被独自关在一个屋子里很久。

    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我现在不仅被关在了一个屋子里,还特么的连门都不敢出。偏偏还提心吊胆的担心着外面的事情。

    我很担心我妈,不知道她如何去处理我的事了,也不知道侯晓飞到底死没死。

    我的手机在进会所的时候已经被没收了,我完全跟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每每到了饭点,都会有人给我送来饭菜,连续几天都是那个冷着面孔的男服务员,什么也不跟我说。我问他什么,他总是摇摇头就走了。

    我就这样在这个屋子里足足住了三天,三天足不出户,连洗澡都没有洗,就这样憋着。

    倒不是我想憋着,我也曾大着胆子开门,可是龟儿子却把门给我锁了,我根本出不去。

    至于你说翻窗户,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人家义正言辞的告诉我,千万不要想着跳窗出去,还把我妈搬出来了,说思乔姐说了,你要是出了个门,她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我妈都这样说了,我哪还敢乱来?

    乖乖的在屋子里窝了三天,好吃好喝却心情烦乱的过了三天后,我终于陷入了李依馨所说的那种疯狂之中,我觉得我的脾气开始暴躁了,我好像有股子火气发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我想要砸东西,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让我彻底的暴走,我抱起了这屋子里仅有的两张椅子中的一张,正要破门而出的时候,我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呃……

    来人了?而且不是送饭的那小子,那小子平时来送饭都是直接开锁,然后端东西进来,二话不说就往外走,接着就锁门,什么时候玩过敲门这种优雅的动作?

    敲门声让我清醒了不少,我赶忙把椅子放下,坐好,说了一声:“请进。”

    哗啦啦的开门声响起,走进了一个让我眼前一亮的美女!

    这女人看起来大概有二十岁初头,穿着一身紫色的旗袍,显得富贵逼人,头发盘着高高的发髻,古香古色的,看着跟民国版的唐嫣似的。

    在她的身后,跟着那个冷着脸的服务员,端着一个餐盘,餐盘里有两三个菜和两碗米饭,还有一个大大的纸包。

    “呃,你是?”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美女,心想不会看老子呆的烦闷,弄个大美女来给我解解闷?那也太看得起我这个毛头小子了。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内心深处的臆想,我妈肯定不会这么做,她不打我一顿就是好了,还能给我送个女人,那不是幻想是什么。

    “你好,我叫张悦溪,你可以叫我悦溪姐。”

    女人很大方的伸手跟我握了握手。

    我倒是显得很局促,不过总算能有人跟我说话了,我觉得如果我再不跟人有点交流,很快我就会失去说话的能力。

    “你,你好,我叫余俊!”

    我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知道。”

    张悦溪面带笑意:“思乔姐跟我说过。”

    “哦……”

    原来这个张悦溪跟我妈认识。

    我赶忙接着问道:“我妈现在怎么样了,我那个事最后的结果如何了,你能告诉我么?”

    张悦溪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思乔姐现在不让你回去,你现在还得住在这里。”

    我哭丧着脸:“还不让我回去?我滴个妈,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出去吧,我呀,我现在宁可出去被侯家人打死我都不想再在这憋着了,这感觉忒难受了,比坐牢还难受,坐牢还有个狱友聊天呢不是?”

    张悦溪抬起一只玉手,轻轻的遮住了自己的嘴巴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之后,她又跟放下了饭菜的冷面服务生说道:“去把浴桶搬进来。”

    听到有浴桶,我高兴的饭都不想吃了,三天了,总算是可以洗澡了,从那天进了这里,我连脸都没洗过,身上还有血迹,那股子味道别提多特么恶心了,我怀疑我这三天是不是都发霉了。

    那个冷面服务员出去不一会就抬了浴桶进来,还跟着好几个服务员抬了一大桶水进来。

    然后我就看到张悦溪把之前服务员拿过来的那个纸包打开,我往里面看了一眼,都是中药,满满一大包中药。

    张悦溪把那些中药都丢进了浴桶内,整个屋子顿时飘满了药香。

    这种药浴我泡过一次,就是上次我受伤了,我妈把我领到这里泡的,只是当时是那位穿着白衣服的老头给我弄的,今天换成了个美女。

    不过看到这浴桶里的药水,我就想到了那个老头,那个老头不是也住在这里面么?是不是能跟他见个面?我好歹也应该谢谢人家帮我治好了身上的伤啊!

    张悦溪把中药撒进了浴桶之后又笑着看着我吃饭。

    我顺口就问她这是不是洗马湖会所,她告诉我说这里不是洗马湖会所,洗马湖会所在这里的外面,这个地方很隐秘,叫藏珑公馆,是整个洗马湖正中央的位置。

    我说这么隐秘为啥不让我出去,张悦溪说这里住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其他很多人,现在我还不能跟他们见面。

    最后我没辙了,说你饿不饿,要不一起吃点?

    张悦溪就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站着,看着我笑。

    我问她你笑什么,她反问我吃完了没有。

    我说吃完了,她就走上来把碗筷收拾了端了出去。

    我以为她会直接走了,谁知道她把餐盘递给了门口的冷面服务员后,冲着服务员摆了摆手。

    那冷面服务员冲着张悦溪点头,然后端着餐盘走掉了。

    张悦溪居然又转头走了回来!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这一下,我反倒真的紧张起来了,要知道我这顿吃的是晚饭,天都已经黑了,这妞不走,她想干啥?莫非今晚还能有个艳遇不成?

    难道说真的有美女陪我?

    我越想越兴奋,看着张悦溪旗袍下的美腿就来了邪火。

    “你,为什么不走?”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张悦溪落落大方的说道:“我要服侍你洗药浴,等你洗完了才能走!”

    啥?我觉得幸福来的太特么突然了,洗澡还有人服侍,我这是来跑路的,还是来享受的,这,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