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被戴绿帽的胖子(四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跟老窦告别,我几乎是瘫软着爬回自己屋里的。

    那种筋疲力尽的感觉就好像当初我刚被张悦溪按摩时候的感觉一样。

    不,也不准确,准确的说。我当时被张悦溪按摩时候是被动的瘫痪,现在是主动的瘫痪,心里还忍不住生起一股子雀跃感,我总感觉身体里有一股热流在涌动。不断的消散着我身体的疲劳,有可能一夜之间,我就会重新充满力量。

    这种第六感很强大,尤其是当晚上张悦溪又来给我按摩的时候。我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当然,今天我同样累的爬不进浴桶,还是被人丢进去的。

    不过今天按摩完之后我睡得特别香,那种疲累到极致的感觉让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我怀疑冷面服务生不来喊我,我都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去。

    但是他把我喊醒了,我也没有那种疲惫感,醒来后就只有精神抖擞,干掉了足足四大盘牛肉,再次来到了藏龙苑。

    老窦早早的就在那里打着太极拳等我,看到我来了,依然把一套拳法打完。打完之后指了指那排石锁,只说了一个字:“提。”

    我走到昨天那个石锁旁,刚要伸手,却听到老窦咳嗽了一声:“旁边那个。”

    我一愣,我手边这石锁是最小的一个,旁边那个,比这个要大了足足一圈!看那样,得有一百五十斤的样子!

    多了五十斤啊,我能提起来么?

    可是老窦发话了,我还真的有些跃跃欲试,走到那个一百五十斤重的石锁旁,单手用力,我看到我手臂上的青筋都鼓出来了,石锁微微的颤了一下。

    有戏!我再次鼓足了力气,大喊了一声:“起!”

    那石锁颤颤抖抖的,居然真的被我提了起来。

    我是怎么都不敢相信我能提起这么重的石锁,而且只有一天,我的力量居然一下子涨出了五十斤的程度,这简直就是奇迹,我怎么可能相信!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我咬牙坚持着,希望自己能够坚持十秒。

    可是残酷的事实又告诉我,我是能提动一百五十斤的石锁,却坚持不住十秒!

    坚持不住十秒没关系,老窦没有让我停歇的意思,连续两个手不停的转换提石锁,一遍又一遍的提起来,能坚持几秒是几秒,半小时之后,我又一次成为了虚弱的狗比,双臂又不是自己的了。

    接下来自然又是拉出去负重跑,不过三十斤改成了三十五斤。

    一天的训练下来,瘫如死狗,只有晚上张悦溪来的时候,才是我真正享受时光的时候。

    这种枯燥的训练整整持续了二十天,二十天里,我无数次发生提起石锁坚持不到时间就掉下来的事情,刚开始老窦还和颜悦色的让我再提起来,可是到了后期,我每次提不动的时候,都会挨上一藤条。

    最后五天,我身上挨的藤条伤痕越来越多,就连给我疗伤的张悦溪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说先生好久没有这么打过哪个人了。

    我呲牙咧嘴的忍着疼痛,虽然对挨打有些抵触心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看到老窦那张脸,我就放弃了一切抵抗的心理,老老实实的挨打,老老实实的做着他吩咐的事情,这跟性格无关,只是一种特殊的感觉。

    我也尝试着跟张悦溪聊了一些有关于老窦的话题,可是张悦溪都遮遮掩掩的,对老窦是只字不提,哪怕我开始在她身上吃豆腐占便宜,她也决口不提老窦的事情。

    想想我每天晚上都只能在床铺和浴桶之间被丢来丢去的,就算占她便宜能占多少?

    这些天或许我还有另外一个乐趣就是每天早上可以提前半小时到田宏国那里跟他聊聊天,这家伙算起来已经快被关了四个月了,每天就过着这种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日子,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这半个多月田宏国算是跟我成了真心朋友,把什么都跟我说了,他说他在外面的时候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因为他媳妇跟一个叫侯东亚的王八蛋劈腿,给田宏国带了绿帽子,田宏国一怒之下找人捅了侯东亚两刀。

    提到侯东亚,我问他跟侯西亚什么关系。

    侯西亚就是侯晓飞的爸爸,我听着这名字就觉得耳熟,所以多问了一嘴。

    田宏国的回答让我很惊讶,侯东亚原来是侯西亚的大哥,侯晓飞的大伯!

    这下我算是跟田宏国找到了共同话题,我把我的事也跟侯晓飞说了,田宏国那激动的好像见了亲人一样,抓着我的手各种称赞,说他原本是不想弄死人的,但是没想到他请的人下手重了,把侯东亚给捅死了。

    更关键的是,田宏国请的这人还是个笨蛋,居然被警察抓住了,供出了田宏国。

    这一下田宏国可算是栽了,万幸的是他好歹也是个企业老板,三教九流自然认识不少人,虽然没人能立刻把他保下来,却也可以提前通知他出事了。

    田宏国花了不少钱才找到藏龙公馆这个安身立命的地,一边让外面的家人帮忙周旋外面的事,一边在这里躲灾。

    用他的话说,好在在这里还碰到了我,要不然,他估计早就憋死了。

    即便如此,我也只能每天早上陪他聊半小时,到了晚上就累成死狗一样了,又哪里会来找他聊天。

    这几天见到田胖子后他最明显的一句话就是兄弟你好像变了啊!

    我问他哪里变了,他摇摇头说说不出来,好像变白了,气质也变得有点特殊了,哥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网上说省里的几位老大他都见过,论气质,也比我差点。

    我笑着说你胡说八道,人家省里的老大那得啥样,我一个小屁孩咋能跟人相比呢。

    田胖子很认真的说真的,我骗你干啥。

    虽然不相信田胖子的话,我还是对他拍的马屁很受用,后来我把晚上没喝完的半壶白酒给他带了过来,田胖子吃惊的问我怎么还有酒喝。

    我说你没有么?我每天晚上都有一壶啊!

    田胖子大骂世道不公,凭啥我就有酒喝,他每天的伙食就是两荤两素两碗大米饭,其它啥也没有,就这四个月下来,这货还多胖了一圈,他怕出去后都没人能认出来他了。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就一个月过去了,中考也来临了,可是我依然只能在这个地方住着,有一个好消息是我妈来电话了,只跟我说了一句话,事情摆平了……

    我当时是无比的兴奋,事情摆平了,不就意味着我可以离开了?

    可惜我妈的后半句话让我又住了下来,事情摆平了,你一个月后再回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