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松鼠被抓(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深陷泥坑,那个小鬼子一刀落空,砍在地上,他随着向坑里一刀捅了下来。我已经无处可躲,只好再次把手弩拿了出来,没想到我这次出手慢了,小鬼子的刀直接捅在了我的手弩上。当时就把竹箭给砍断了。

    不过他的刀也卡在了手弩里,卡的死死的。

    “你大爷啊……”

    这手弩我才刚刚搞到手,才用了一次就被死鬼子给破坏了,心疼的我不得了。

    不过我也顾不上心疼了。左手拿着手弩拉着小鬼子的刀直接把他拉到了怀里,右手两根手指夹着半截断箭,狠狠的扎在小鬼子的脖子上,然后把他拉进了土坑里,踩着他的尸体爬了上来。

    我这手弩还没走进寨子就报销了,让我深深的有些唏嘘,这玩意确实好使,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多弄点。

    此时我距离他们的寨子不足十米远,脑袋弹出来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到寨子里的情况。

    经过了一阵闹腾的寨子显得特别乱,有两个武士守在第三座吊脚楼的门口,就是我们之前进去抢资料的那座吊脚楼,其它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默默的算了一下,就算这寨子里住了十几个武士,那么他们已经被我们杀了三分之一,剩下也不过就十来个人。

    十来个人,说起来不多,可是要一个个对付,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我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继续往寨子里走去。

    我先绕到了寨子的后面,躲过那两个武士的视线,然后盯了一阵,我能够很清晰的听到了屋子里传出了打骂的声音,除了鬼子的骂声,还有松鼠的喊叫声。

    “我次奥你奶奶的,小鬼子,给爷爷来个痛苦!”

    “八嘎,快点说!”

    一个蹩脚的汉语声响起,原来这些鬼子里,也是有懂汉语的。

    “草拟大爷的狗汉奸,杀了老子,老子就是回来玩你们女人的,老子就是想让你们的子孙千千万万代都是老子生的,怎么的了吧?”

    松鼠的骂声很难听,也很壮烈,不过接着响起的就是鞭子的抽打声和喝骂声。

    “快点说,你们在野人渡的位置,有多少人,你们把文件藏在哪里了?”

    鬼子还带着翻译官的,那家伙的汉语无比流利,流利的让我吃惊。

    这孙子果然是回来找那女人的,怎么就管不住他那二两肉呢!这下子承受了皮肉之苦,害的老子还要来救他。

    我心里默默的琢磨着,你再挨一会打吧,暂时我还帮不了你什么,因为门口那还站着俩门神,我都不知道怎么收拾他们俩呢。好在知道你在这里,不用我到处去瞎找了。

    我站在吊脚楼下忐忑的想办法,那两个武士则是互相聊着天,时不时的还往屋子里看,似乎也想进去踹两脚松鼠,嗯,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欠揍呢?

    让我兴奋的是,我正想着办法呢,其中一个武士竟然向吊脚楼的后方,也就是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看到那个武士拨开自己腰间的武士刀,开始解裤子。

    不得不说鬼子这裤子上的绳子是真难解,这比解了好半天都没弄开,不知道是不是系了死扣,急着这小鬼子直跳脚,一边跳一边解,都走到了我前面去了,还在那低头解着。

    还真是天赐良机,我轻手轻脚的,两步就走到了这鬼子的身后,探手过去捂住那鬼子的嘴巴,匕首直接在他脖子上划了一下,鲜血喷洒了一地。整个人如破布袋一般倒在了地上。

    这边放倒了小鬼子,我把他拖到了吊脚楼下面的空地上,那边另外一个鬼子似乎是询问似的问了一句什么,然后从楼梯上往这边探头看了一眼,我赶忙装作解裤腰带的样子站在那里,他嘀咕了一句什么就扭头过去了,然后似乎察觉不对了,又问了一句,向我走了过来。

    这会他还是疑神疑鬼的,不太确定,可是当他走到我身后的时候,我猛的转头,匕首扎进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里,我看到了这武士眼中的不解和吃惊,以及他嘴角流出来的血液。

    经过这两天的历练,血液和死人对我来说都好像家常便饭一样简单,我毫无感觉的把他也放倒,然后整个人爬到了吊脚楼的后窗子上,就是之前松鼠游进去的那扇竹窗。

    轻轻的挑开竹窗,我看到了黑漆漆的屋子里,一名武士正拼命的抽打着松鼠,大耳刮子左一下右一下,打的松鼠的嘴巴都裂了,鲜血挥洒,两颗大板牙呲着,双手被背着绑在椅子上。

    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那个江户栀子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用恼怒的目光看着松鼠。

    松鼠冲着她嘿嘿笑着,挨着打也显得特别猥琐,另外一个武士看到松鼠的笑容就想打他,手打了几下,一怒之下居然抽出了武士刀要砍松鼠!

    松鼠一看这家伙准备要他命了,一咬牙,连人带椅子都给带了起来,一下子撞在了那个武士的身上,把武士撞得向后退了两步,狠狠的用刀柄在松鼠的后背上磕了一下,把松鼠打得倒在地上破口大骂。

    接着那武士又上去踹了松鼠两脚,厚实的木屐踩在松鼠的腿上,我看着都疼。

    “草拟奶奶的,洋鬼子,给老子来个利索的!”

    松鼠躺在地上,因为绑着个椅子动弹不得,只剩下嘴巴,也就逞逞口舌之快了。

    我扫了一下屋子里,就只有这个江户栀子,一个会说中国话的武士,没有其他人了,心中不由得一喜,整个人顺着窗户直接翻了进去。

    我进去的时候,整个屋子里的三个人都呆住了,我趁着他们发呆的那一秒钟,抽出了武士刀,狠狠的砍在了那武士的肩膀上。

    那武士也是反应极快,居然用他手里的武士刀拦了一下,但是依然没拦住,一道狭长的伤口从他的肩膀上滑到了胸口处,虽然不足以致命,却也让他发出了杀猪般的喊叫!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