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抢车(五更)

    象山半岛,野人渡,两年后!

    两年的时间,我居然在野人渡足足停留了两年的时间。

    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完成了大大小小无数个任务,前前后后接来了八个被送到野人渡的重刑犯,包括米粒,八字。火狼等五个人都被我完全的送走了。

    现在剩下的,就只有三龙一个老人了,他不愿意走,他说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他当初把一个领导直接给弄死了,因为那个领导故意给他穿小鞋,结果那领导的家族要弄死他,结果不知道谁保了他,三龙送到了这里。

    直到去年,三龙得罪的那个领导整个家族因为贪污问题被掀翻了,三龙的事情才平息了下来,可是三龙却已经不愿意离开这里。

    所以现在的野人渡可以说是三龙在领导着新人,我只是在做一个任务的传话筒,这两年,我住进了虎头儿的屋子,我知道了很多很多的秘密,几乎每天都有很多信件要送到我的桌子上,上面都写着阅后即焚。

    我按照虎头儿交给我的做法,把每一件事都考虑的极为细致,每次出任务我都身先士卒,把我们的伤亡减少到最低。

    我知道,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他们的生命更加值得被珍惜。

    我就在这种环境下过了两年,磨练了自己的意志,得到了精神上的升华,直到某一天,一封里面只写了一句话的信放在我的桌子上,我的眼角湿润了。

    信上这么写的:八月二十五,魔鬼生日,离职回归,三龙继任队长,魔鬼须于当日到天河大酒店五十二层5208室报道,阅后即焚。

    说实话,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激动无比,手都颤抖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这两年,我经历的太多了,多到让我想哭都哭不出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曾经天河的那些人,我的那些亲人!

    八月二十五,正是我十八岁的生日,这一天,我可以从这个地方走出去了。

    这一天的到来很快,因为明天就是八月二十五,留给我在象山半岛的时间,只剩下了一天。

    我把三龙叫了进来,把这封信给他看了,然后焚毁。

    三龙看完之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默默的走了出去。

    对于三龙当队长的事情,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两年基本都是三龙在处理队内的大小事务,除了执行的时候我还出现外,其它时间我都躲在小屋里独处。

    无眠的一个夜晚,我竟然激动的哭了,直到第二天我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生死兄弟们也哭了一晚上,他们一起把我送上了直升机,然后看着我消失在了云层之中,我唯一留下的些许纪念,就是他们给我做的几个饭团和几块树雕。

    直升机把我丢在了天河城外的一处荒地上,然后就飞走了。

    我穿着两年前的那身衣服,牛仔裤,白衬衫,这两年长得有点高,裤子都吊脚成九分裤了,白衬衫也洗的破破烂烂的,穿在身上显得特别小。

    样子虽然落魄,心情却是极好的。

    终于又回到了这座城市,终于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阳光和温暖,终于明白了人世间的沧桑和困苦,我要潇洒的活着!

    我满怀激动的在荒地上走着,然后潇洒的心情在半小时后变成了无奈的苦逼。

    糙他大爷的,怎么把老子丢了这么远,看着漫漫无尽头的荒地,我他么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方向。

    好不容易路上碰到一辆拉货的大卡车,想去拦一下,人家直接冲了过去,还摇下车窗骂了我一句傻逼咋没撞死你。

    我在后边追着骂说你别让老子在天河见到你。

    那司机不屑的冲我吐了口唾沫就踩着油门飞蹿了。

    我特么再能跑也跑不过四个轱辘的汽车,追了一会之后累的气喘吁吁的,汽车早就没了影。

    好在我已经看到了前面稀稀拉拉的楼房,这里距离天河市也不算太远了。

    又走了半小时,我才终于走到了一片四处都是坟头的地方。

    这个地方我就熟悉了,我来过,两年前我妈开车把我丢在了这里,我跑了半小时才跑到了天河,没想到两年了,这里还是坟地。

    想到胜利就在眼前,我兴奋不已的又跑了起来。

    这两天在野人渡锻炼的体力比当初在藏龙岛上的状态要好两倍,以前用半小时才能跑到天河的,现在用十五分钟就跑到了。

    当我一身臭汗兴冲冲的进了天河市区后,我发现天河也有了变化,从前低矮的楼房全都变成了高楼大厦,道路规划,修改,无数次的整改后,现在的天河变得更加繁华。

    有变化,也有没有变化的,在路过启明高中门口的那条路上,依旧有很多的小痞子蹲在那里抽烟,只是当年的破烂自行车都变成了赛车样子,甚至有开着小车的混混停在门口冲着学校里走出学生妹搭讪。

    可惜这个时节,我曾经认识的那些人都已经离开了启明高中,或许他们都有了自己的新归宿。

    物是人非,人走茶凉的事情见得太多,我的心态也变得越发的老成。

    我这个形象就太特么的丢人了,走哪都被打的架势。

    一个个小混混都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指点着我。

    其中一个还冲着我吐了口唾沫。

    我斜眼看了他一眼,这比立刻冲着我横道:“孙子,看什么呢?乡下刚进城的吧?快点滚开!”

    我脸皮一阵抽搐,这孙子嘴够毒的啊,老子刚进天河就碰到这么一混球,我要是不给他点教训,哥以后还混不混了?

    好歹老子也曾经是启明高中的老大,你特么的在我的地盘上跟我装逼,我能忍?

    “滚开,听到没?别耽误老子看美女!”

    那孙子坐在车子上,叼着烟,眼神绕过我往学校门口看去。

    我径直向他走去,他看哪我就挡在哪,这孙子立时怒了:“你特么欠打是么?”

    我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力量有点大,打的这孙子从车子旁直接飞进了绿化带,足足飞出了三米远!

    打完了他,我在一群混混瞠目结舌的目光中,骑上了这孙子的自行车,往天河酒店骑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