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上位者的悲哀(二更)

关灯
护眼
    这栋别墅的前院左边是一个游泳池,右边居然奇葩的是几陇地,还种着辣椒,豆角等东西。

    真是有钱人能折腾啊。种菜这种事,那得是俺们乡下人才能做的事情啊!

    这两年我在象山半岛可是没少干这种事。

    看了一眼张得满茂盛的植物,我迈步向别墅房屋的大门走去。

    当我走到大门的时候,大门竟然自动开了。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阿姨拿着一双拖鞋摆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进屋还要换鞋?

    换就换吧,反正我脚上这双鞋都快碎底了。

    换上了舒适的拖鞋,那位阿姨示意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给我上了一壶茶就默默离开了。

    我就坐在那里独自喝着茶。喝完了三杯茶,我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口走去。

    当我把我那快要碎了底的鞋子穿好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稳重的走路声。

    “余先生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一个带着些严肃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缓缓的转头,看到了一个方脸富态的男人从楼上往下走。

    这男人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身材保持的还是很不错,梳着大背头,看着就有个上位者的样子。

    “不是我沉不住气,而是王先生的待客之道让我没有停留下去的勇气!”

    我不卑不亢的说着,伸手拉了拉别墅的大门。

    “这栋别墅的所有门都是有指纹锁的,没有我的允许,怕是余先生出不去!”

    王近南呵呵笑着。

    我知道这家伙是在考验我,不过尼玛的你这考验的方式也太牛逼了点,真以为哥出不去呢?

    我二话没说,双手按在了别墅的门锁上,精钢制造的门锁坚硬无比,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我。

    此时的我,双手上的力量已经超过我之前的五倍还多,我这两年平日里锻炼的就是力量,我身体的那股热流已经成为了我自己的力量,就好像内力一样的存在,只要我动用了这股力量,我的实力就可以超过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这也是我在象山半岛这两年的一个秘密武器。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力量,才让我的小队在象山半岛的范围内始终保持着极小的伤亡率。

    我不知道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强大,我只知道我曾经把一块重大几千斤重的石块举了起来。

    更让我欣喜的是,昨晚我和张悦溪有过一次关系之后,我发现身体里的那股热流流窜的更加疯狂了,而且隐隐的有一种澎湃的感觉。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不是轻易能够举起几千斤重大石头的问题了,我正愁着无处可以找试验对象,没想到王近南就凑了上来让我打脸。

    我根本看都没看王近南一眼,双手放在门的把手上,猛的一扭!

    ‘咯嘣嘣……’

    剧烈的震颤把整个别墅都给震动了,一声声的钢铁撕裂声伴随着报警器的警报声一起响起,震得整个别墅里的人都惊慌失措的跑出了自己的房间。

    “地震了么?”

    “地震了么?”

    我看到了一个美貌的贵妇穿着睡衣从房间里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还有一个张得挺漂亮的小姑娘也是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间,剩下的,刚才那个给我上茶的保姆,还有穿着西装的两名保镖也都各自从自己的房间里跑出来,惊讶的看着门口的我,也看到了站在楼梯处,脸色极为难看的王近南。

    “王总,这?”

    看到王近南在那盯着我,却没有什么反应,其中一个保镖问了一句。

    王近南抬手阻止了他的说话,就站在那盯着我的后背。

    我能够从擦得锃亮的门板上看到王近南脸上略显尴尬的笑容,我哼了一下,把生生扭下来的把手丢在了地上,然后猛的一拳对着门锁的位置掏了过去。

    ‘咔嚓!’

    一声巨响,这扇铁门在我用尽全力的一拳轰击下,整个大门裂开了一条缝隙,在我拳头的轰击下,大门向外鼓出了一个大包,警笛声大作,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推开了王近南的大门,向别墅外走去。

    屋子里,除了目瞪口呆的一群人之外,就没一个反应过来的。

    “快,快把他请回来!”

    王近南抬手对着两个保镖喊着。

    那两个保镖这才迈步向外面跑来,我却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了王近南,眼中露出了一抹精光。

    这抹精光把两个保镖都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停住了脚步。

    我嘴角带着一丝邪笑,又重新走了回去,重新坐在了茶几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岩茶肉桂,这可是百病之药,这么好的茶叶,不品完怎么能显示出我的诚意呢?”

    王近南僵硬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哈哈哈,余先生好身手。”

    那个美妇生气的跑了下来:“哎呦呦,我的门都被扭断了,还好什么身手啊,哪里来的小赤佬,竟然干出这么粗俗的事情来。”

    王近南瞪了那美妇一眼:“滚上去!”

    那美妇被王近南一眼瞪得慌了神,觉得脸上有些过不去,斜了我一眼道:“穿着一身穷酸的样子,就是力气大了点嘛,是不是你们家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啊,要我说,就给他找个看门的职位就好的啦,还给什么岩茶肉桂!”

    我看到王近南眉宇间产生了一股煞气,恶狠狠的说道:“妇道人家,你懂个屁,不就是一把破锁么?坏了就坏了,你要是再敢对余先生不敬,我就……”

    “破锁,这可是我们家的大门哎,这套报警系统就价值五百万,说拆就拆了啦,谁来赔偿的拉!”

    女人一腔的海话,毒舌的不得了。

    王近南显然拿她没有太多办法,只能气鼓鼓的说道:“你先回去,我在这里谈事呢,别撒泼!”

    其实王近南的语气已经很严厉了,他现在的形象跟刚开始表露出来的形象反差很大,但是家家都有难办的家务事,再牛逼的男人,也有自己的软肋。

    所以王近南原本庄严的男人形象在这个女人的毒舌下瞬间垮塌,让我觉得即便是上位者,也一样特么的活得憋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