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五千万(三更)

关灯
护眼
    王近南确实活的憋屈,那个美妇虽然张的很漂亮,这张嘴着实厉害。

    “你就撒子啦,你不要忘了。你能有今天,都是我们贺家的支持啦!”

    女人刚开始还有点胆怯,可是说着说着底气就足了,冲着王近南嚷嚷了起来。

    ‘啪’

    王近南抬手狠狠给了女人一巴掌。然后指着房间吼道:“滚回去!”

    那女人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捂着脸看了一眼王近南,真的害怕了,往楼上跑去。

    王近南这才重新看向了我。尴尬的笑了笑:“余先生,妇道人家,您别介意,请坐,我们可以谈谈接下来的事情了。”

    我觉得王近南挺可怜的,怎么看都是一个富有到有自己威势的人,可是却在这种情况下被自己的女人扯了一腿,怎么看都有点不合常理。

    可是想想如果这个男人是依靠女人的家族上位的,那就不难想象王近南为了得到今天的财富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我看出了王近南眼中的无奈,只好‘咳咳’了两下道:“王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来,所谓何事?”

    王近南看了看左右,对那两个保镖说道:“去找人把门修了。”

    然后他才跟我说让我跟他去他的办公室聊。

    我琢磨着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才会这样谨慎,最开始的时候王近南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我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所以才对我敬畏有加的。

    我跟着王近南上了楼,走近了一间宽大的办公室,王近南这才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拉开了书柜的门,从一本书里翻出了一个信封给我,双手合拳对着我拱手道:“拜托了!”

    我次奥,我都被王近南搞蒙圈了,这货到底什么事啊?整的神神秘秘的。

    我刚要拆那信封,却被王近南拦住了,然后低声说了一句:“出去后再看,拜托了!”

    这哥们真不容易,我真心觉得王近南这么大个人物做事竟然缩手缩脚,畏首畏尾的,颇为不理解。

    我只好把信封捏在手里,然后在王近南的目送下走出了别墅。

    出了门的时候我还在想,真特么的扯淡,为了给我送一封信,居然把自己家的别墅门都给干废了,这家伙脑袋是不是有坑?

    当然我刚刚走出别墅,之前在王近南家里的那个漂亮女孩就追了出来。

    “喂,土老帽,站住!”

    这女孩的年纪约莫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着青春靓丽,不止是面容跟刚才那个美妇颇有些想象,连这一张嘴巴都是一模一样的毒舌。

    我听到她喊我土老帽,就有些不爽,这些家庭环境优渥的女孩天生就带着自恋的光环,总觉得人人都欠他们似的,总把自己放的高高的,瞧不起任何人。

    我懒得搭理这女孩,依然往前走,可是女孩却跑过来拦在我的面前:“喂,站住!”

    我皱眉看着她,觉得这女孩实在有些无理:“什么事?”

    “我爸给了你什么东西?让我看看!”

    女孩说着,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作为一个高手,王近南在给了我那封信之后,我就把它藏在了袜子里,所以这女孩打量完我后没发现任何状况也是正常的。

    “对不起,无可奉告!”

    我不卑不亢的对女孩说了一句,然后绕开她,继续往前走。

    这女孩又跑了过来,伸开双手拦住了我,气鼓鼓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么?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白云市?”

    我次奥,我打小就是混出来的,女流氓我不是没见过,可是像这女孩这样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动不动就让我离不开白云市,我信了你才怪呢!

    我没搭理她,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你……站住!”

    女孩怒了,在我身后猛的向我踹了一脚过来,她穿的是那种松糕鞋,一身的紧身长裙到小腿肚子上,这样踹过来也真是为难她了。

    我转身,一把接住了她的脚腕,女孩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脚,奈何她这点力气在我面前就好像蚂蚁跟大象一样的区别,根本挣脱不开。

    “我没空搭理你这种小公主,我很忙的!”

    我凑到了女孩的面前,几乎跟她鼻子贴着鼻子,眼睛盯着眼睛的说道。

    女孩被我这么近的距离吓坏了,一把推开我:“你,你敢跟我耍流氓,信不信我叫人打残废你?”

    “哈哈哈……”

    我好像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笑话,刚才我一拳打烂了他们家门的情况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女孩跟她妈妈的脑子都是浆糊做的么?还是说他们认为能够轻易打漏一扇大铁门的人随处一抓一大把?

    我不得不说一句脑残真可怕。

    一抬手,我把女孩的脚掀到了一边,顺带看了一眼她的粉色小内内,笑嘻嘻的走出了别墅区。

    女孩被我一把掀倒在地,愤恨的拍着地面,恶狠狠的骂着什么。

    我根本不在意她骂了什么,我现在只是好奇王近南给我的那封信里,到底写了些什么。

    走出别墅,张悦溪还在门口等着我,我直接跳进了车里,张悦溪发动了车子,我从袜子里拿出了那个信封,打开来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一张支票!

    一张面额五千万的支票!

    看到这张支票的时候,我的眼睛都直了,五千万,我次奥,五千万,就这么送给我了?这得是多卖命的事情啊?

    想当初,我一晚上在渣打拳场打了好几场生死之间的比赛,才赚了两千万,那可是拿命在拼,儿现在王近南直接丢给了我五千万,这绝对是卖命的事情。

    张悦溪似乎早有准备,把那五千万的支票从我手中夹了过去,放在了扶手箱里,然后递给了我一个纸袋说道:“这里面是你需要的东西。”

    我愣了一下,接过纸袋说道:“你知道我要去干什么?”

    张悦溪耸了耸肩:“当然知道。”

    “那你直接把我送去办事不就完事了么?干嘛还把我送到他家里。”

    我有些不爽的问着,手却不老实的在张悦溪的大腿上摸了一把:“你是不是想我惩罚你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