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再见方浩(四更)

    “没办法,人家要看到真人的实力才会决定做不做这单生意,只是我也没想到他居然用这种方式考验你,你的实力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张悦溪恼怒的瞪了我一眼。仿佛想起了什么,小脸接着就红了。

    我一把搂住她的脖子,对着她的嘴亲了上去。

    “呜……”

    张悦溪一手按着方向盘,一手推开我:“啊……你不要命啦!”

    我哈哈大笑。从纸袋里拿出了她给我的东西,不由得傻眼了。

    这都是些啥玩意?一张天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份伪造的学历,还有一张银行卡。

    “卡里有一百万。足够你当一阵子嚣张跋扈的富二代纨绔,另外每个月还会给你五十万,你的任务是保护王近南的私生女,至少保护她五个月内不受到伤害。”

    张悦溪一边承受着我手上的干扰一边说着。

    “我去,保护他的私生女?那刚才那个女孩?”

    我脑中瞬间出现了刚才那女孩粉色小内内的画面。

    张悦溪脸上带着无奈的说道:“那个女孩,是王近南跟他老婆的大女儿,叫王美美,他老婆你应该也见过了,就是那个泼妇,叫贺影,他们家族的实力在整个白云市都是数得上数的,就是田胖子跟贺家比都不过是个小老鼠一般的存在,这样你就知道王美美家族的实力有多强大了吧?”

    “呃……田胖子还好吧?”

    我转移了话题。

    张悦溪埋怨似的看了我一眼:“他很好,你不要思想跳脱,王近南的私生女随母姓,叫夏禾,在天河大学上大二,纸袋里有一张她的照片,你应该知道怎么接近她,然后保护她。”

    我赶忙翻了一下,在我的天河大学录取通知书中间,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穿着很朴素,笑的很灿烂,没有丝毫王美美身上的那种暴戾气息。

    “三十年前,王近南从北方来到白云打天下,靠着贺家的势力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被贺影骑在头上为所欲为,就算再低声下气的男人也会受不了的。

    所以王近南这些年一直瞒着贺影跟另外一个女人有一腿,生了夏禾这个女孩。

    当初贺影知道了有这么个女人的时候,王近南就把他们母女送走了,没想到十几年后,夏禾回来了,还考上了天河大学,知道了这个消息的王近南能不着急么?

    现在不止是贺家人要动这个女孩子,就连王家人也迫于压力一样要动她,王近南找到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老窦是个好心人,不然也不会因为五千万就把你调回来。”

    张悦溪给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夏禾的情况,还有目前的形势。

    我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太敢相信,王近南这人看起来也是个人物,换成别人,肯定为了自己的财富和事业跟夏禾掰清关系了,怎么还会高价找保镖来保护她?

    可是人家却这样做了,只能证明王近南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我把夏禾的样子印在了脑海里,然后举着照片说道:“这女孩挺漂亮啊,你就不怕我跟她发生,点什么关系?”

    “你天生就是个风流胚子,谁能拦得住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风流史?苏婵,张萌,关菲菲,孙茜,还有那些我懒得数的,你这次回来能耐得住寂寞就怪了,也亏得我昨晚占了个先机,不然怕是以后不知道是几手货了!”

    张悦溪斜眼看着我说着,脸上还带着羞涩的笑容。

    接着,她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很严肃的说道:“你昨天确实有些亏损了,即便你体内的热流可以做到互补,但是也不能劳损太多,你必须答应我,从今天起,禁欲一个月,一个月后也不可次数过多,这东西多了,会造成肾虚的,其实让你在象山半岛住两年,也是因为你身边的女孩子太多了,不得不想出来的办法。

    那时候你还未成年,身体发育也还不完全,太早亏损你就废了。”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张悦溪,搞了半天,去象山半岛是你们故意让我去的啊!

    那可是玩命好么?玩命啊!你们丫的拿我的命去玩,真会玩。

    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不满,张悦溪安抚似的拍了拍我的手:“没有经历过磨难,怎么才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我嘿嘿笑了:“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很男子汉喽?”

    “去你的!没个正经的。”

    张悦溪推开了我:“还有四天就是九月一,马上开学了,你这几天准备去哪?”

    我咬了咬牙:“我妈在哪?我想我妈了。”

    张悦溪点点头道:“想到了,我这就带你去。”

    车子正走着,我闻到了一股羊肉串的香味,不由得食指大动,转头看向飘来味道的方向,觉得烤羊肉串的那家伙很有些面熟,连忙喊道:“停,停车,先买点羊肉串。”

    张悦溪愣了愣,还是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坐在车里等我。

    我下车走到了那个羊肉串摊位前,看到那个烤羊肉串的男人很年轻,稚嫩的脸庞被烟熏得有些发黑,正在那低头的忙活着。

    烤架上,一排羊肉串滋滋啦啦的冒着油,烟气飘起来,被男人用扇子给扇走了。

    他低着头,我还有点不敢认,可是走近了,我终于认出来了,这不是我初中的同学方浩么?

    我次奥,这小子怎么在这烤羊肉?是他么?

    “方浩?”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男人迷茫的抬起头,向我看了一眼,然后表情凝固了,接着兴奋的喊了起来:“俊哥?真的是你?”

    “废话,当然是我!”

    我走过去,要拥抱他,方浩却是向后退了一步,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我这……”

    “什么这,那的!”

    我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抱住,拍着他的后背,这家伙长高了,也张壮了,只是怎么流落到街头卖羊肉串了?

    “俊哥,来,快来坐,想吃什么,我请,我请!我手艺可好了!给你烤俩腰子尝尝?”

    方浩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把我按在了一张小桌子前,擦了擦油乎乎的桌面,嘿嘿笑着。

    “方浩,你的摊位费该交了!”

    我正要跟方浩说话,却听到了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