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可怜的方浩(五更)

关灯
护眼
    “方浩,你的摊位费该交了!”

    随着一声呼喊,两个穿着花裤衩,花衬衫的男人摇头晃脑的走到了方浩的摊位前。

    其中一个还顺手拿起了方浩刚刚烤好的一把羊肉串。直接吃了起来。

    方浩赶忙走了过去:“三哥,四哥,您二位来了,这。这羊肉串是那边那位客人的,要不我再给您二位烤点?”

    其中一个花衬衫抬头看了看方浩:“怎么滴?我吃你点羊肉串你还有意见了?”

    方浩为难的说道:“三哥,不是,不是这样的。只是这是人家点好的。”

    “别跟我废话,这摊位费今天到底有没有啊?”

    另外一个花衬衫推了方浩一下,嚣张的问道。

    方浩一脸的为难:“四哥,这个,真不是,你看我今天还没开张呢,这……”

    那个四哥冷哼了一声,声调也大了一圈:“方浩,这意思就是今天也没有呗?”

    方浩苦着脸:“我,我这是真没有!”

    “没有你麻痹!”

    四哥抬手就给了方浩一个大耳光子,打的方浩捂着脸退了好几步:“四哥,你知道,我家里条件不好,我爸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家里瘫着……”

    “我去你妈的,你这个理由说了一百遍了,你爸瘫着就可以欠老子的摊位费么?”

    那个四哥又踹了方浩一脚。

    方浩只好向后退缩着。

    当他退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伸手扶住了他,然后走了一步,把方浩护在了我的身后。

    “俊,俊哥,这事你别管了,他们都是这一带的大地痞,你别参合进来,你先走吧!”

    方浩拉着我的胳膊说道。

    我转头看着方浩,耸了耸肩膀:“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在初中的时候混出来的么?”

    方浩苦笑了一下:“那时候还小嘛,现在都长大了。”

    “长大了,也不能随意被人欺负,尤其是,不能被猪欺负!”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斜眼看了一眼那个四哥。

    “呦吼,方浩,你胆子大了,这是找到人罩着你了?还是说仗着自己有人了,就敢跟你爷爷们叫板了?”

    那位三哥还在不断的往嘴里塞着羊肉串囫囵着。

    方浩这小摊上原本有两张小桌,已经坐了几个客人,被这俩货一闹,都慌慌张张的起身走了,连吃羊肉串的钱都没留下,方浩也不敢说什么。

    我气的不行,终于忍不住,对着那位四哥的肚子就是一脚。

    直接把他踹趴在了地上。

    “草拟吗的!哪里来的野杂种!”

    那个三哥看到我把四哥踹倒了,冲过来也对着我踹了一脚。

    这货穿着一条破裤衩子,托板凉鞋,还胖胖的,一看就是个酒囊饭袋,跟我打他不是找死么?

    我一手抬住了他的脚腕,向上一掀,就把他掀了个跟头。

    那位四哥这会爬起来,抄起一个马扎向我的脑袋敲了过来,我一转身,一脚又把他放倒了。

    我一直收着劲在打,就是怕自己手重了,再打出个人命来。

    没想到这两个也是亡命之徒,那个三哥直接抄起了方浩烤羊肉串用的一把刀子,狠狠的向我扎了过来。

    这一下,我彻底的怒了,这帮王八蛋欺负方浩不说,现在居然还敢动刀子,可见他们平日里有多嚣张,这种人怎么能不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我单手一翻,抓住了三哥的手腕,把他手里的刀子拧掉在了地上,然后一手抓住了烤架上还在冒油的一支竹签子,直接从侧面扎进了三哥的肚子里!

    ‘滋滋啦啦’的声音响起,滚烫的签子扎到肚皮上,立刻散发出了一股炙热的肉香和凄惨的哭喊声。

    “啊……我,我次奥……啊!”

    这三哥捂着肚子就跪在了地上,那个老四吓得愣愣的看着我。

    我又拿起了一根签子,毫不犹豫的也给他的肚子上来了个串糖葫芦!

    “啊……”

    杀猪般的喊叫声再次响起,两个人的肚子上都穿着一根竹签子,疼的他们捂着肚子也不是,不捂肚子也不是。

    “滚!”

    我又上去一人给了一脚,两个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方浩吓得脸都绿了,赶忙推着我说道:“俊哥,你快走,快走吧,你打了他们哥俩,很快他们就会来报复你的,你快走,我也不干了,我不会出卖你的。”

    这个方浩,还是很讲究的。

    我笑着拍了拍方浩的肩膀:“不怕,跟我一起走吧。”

    方浩为难的看着他的摊位说道:“不行,我这些可是要命的家伙,丢了的话,我没法生活啊,俊哥,你去吧,走吧,不用担心我,我收拾一下就走,换个地方,还是一样可以混。”

    说着,这家伙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东西。

    我就站在一旁看着他收拾东西,一股莫名的心酸油然而生。

    我就这样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眼睛居然有些湿润了。

    “俊哥?哎呀,你咋还没走啊?快走吧,那帮孙子兄弟四个,老二是城管的,老大是警察,咱都惹不起的主!”

    方浩跺脚说道。

    事实证明,方浩说的没错,这个什么三哥四哥的确实有点实力,他们两个刚刚才跑走,就有一帮子城管向我们跑了过来。

    “刚刚谁打我兄弟了?”

    一个领头的二话没说,冲着方浩就骂道:“孙子,我问你话呢,刚才谁欺负我兄弟了?”

    我没等方浩说话,直接冲着他喊道:“孙子,人是我的打的,有事冲我来!”

    那个家伙扫了我一眼:“你?就你这德行的,能打了我两个兄弟?”

    说着,这家伙向我走了两步。

    方浩赶忙拦着他说道:“二哥,二哥,我们错了,要不,我这就给你摊位费,我给你们摊位费。”

    说着,方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毛票,焦急的数着。

    那个二哥一巴掌打在了方浩的脸上:“给你麻痹的摊位费啊,你把我兄弟都捅了,现在我们要赔偿费,要医疗费,五万,没二话!”

    “五,五万?”

    方浩为难的捂着脸,突然跪下了:“二哥,你知道我没钱的,我求求你,放过我这位哥哥,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