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你回来了!(六更)

    看到方浩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住了,上前把他拉起来说道:“方浩,你记住。你是我的兄弟,以后你不许向任何人下跪!”

    说完,我瞪着那个二哥说道:“现在带着你的人给我滚蛋。”

    那个二哥眼睛都直了:“草拟吗的你跟谁说话呢?”

    我上去一脚就把他踹得飞出两米远,带到了三个城管。然后一伸手,摸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弯刀。

    这一脚很重,直接把那个二哥给踹吐血了,捂着胸口站了两下没站起来。满嘴的鲜血喊着:“打死他,打死他,我负责!”

    “你负责?那我就先弄死你!”

    我吼了一声,那些城管没有一个敢动的,我直接走了过去,一只手就把那个二哥提了起来,弯刀往他的脖子上割去。

    “余俊!”

    一直靠在车上看戏的张悦溪喊了我一嗓子:“别冲动。”

    我冷笑了一下,刀尖刚好在那二哥的鼻子前不足一毫米处停住了。

    “我就吓唬吓唬他!”

    我冲着张悦溪笑了一下,把已经吓得说不出话的二哥丢在了地上:“滚!”

    这二哥吓得真不轻,他手下那几个城管也顾不得别的了,拉起了二哥就跑,还有个装逼的跟我说有种你在这等着。

    我挠挠头,一脚踢在了一个马扎上,那个马扎飞出去,直接撞在那个装逼的城管身上,把他撞得摔倒在地,然后又狼狈的爬起来跑了。

    张悦溪无奈的看着我:“你呀!”

    方浩站在那也吓得说不话来,好半天才来了一句这怎么办好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跟我走吧,方浩问我去哪里,我拉着他直接坐上了张悦溪的保时捷,张悦溪无奈的摇摇头问我去哪,我说先去一趟田胖子那。

    张悦溪说你不去找你妈了?

    我说先把他安顿了。

    张悦溪只好听我的,把我们两个拉到了田胖子的公司门口。

    方浩坐在保时捷里,一路上无比惊奇,也不知道手该往哪放,反正东看看西瞧瞧,看看张悦溪,再看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结结巴巴的问我哥这是去哪,这位神仙姐姐是谁?

    听到他喊自己神仙姐姐,张悦溪笑的前仰后合的说这个名称真好听。

    我说这是你嫂子,张悦溪恼怒的掐我腰间的肉。

    到了田胖子那,我直接往他的办公室里闯,这孙子大厦下面的保安都没换,还都认识我,也没敢拦我,他那个秘书一看是我,二话没说就把我领到了会议室的门口,敲开门很激动的说田总你一直找的人来了。

    田胖子那正在开会呢,刚开始还挺迷茫的,可是看到了门口站着的我,当即就散会了,冲出来抱着我,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兄弟,你可想死你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两年去哪了等等问了一大堆。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他,只好说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忙的。

    田宏国说帮忙?只要你说出口的,哥要是做不到,我就切了自己的大鸟。

    我一脑门子黑线,连带着他那些开会的人都傻乎乎的看着他,似乎这话从田董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太,太没水准了。

    我拍了拍方浩的肩膀说这是我兄弟,得罪人了,没地去,你安排吧。

    田宏国说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他能干啥?安排个副总,月薪五万咋样?

    我咋舌说不用,这样,他的父亲现在还瘫痪,你能给找个医院,安排一下,让他当个保安就行,你这的保安一个月也得有一万多吧?

    田宏国说两万,会开车不?会开车给我当个替换司机,再加一万。

    我知道田宏国是给我面子,才给了这么高的价格,方浩已经激动的不行不行的,说一万就行,一个月一万就行。

    田宏国说没事,就三万,让李秘书去安排一下就行。

    那个李秘书立刻扭着屁股跑去帮方浩处理这个事了,我把自己刚从张悦溪那拿来的银行卡递给了方浩说这里面有一百万,你取五十万出来给你爸看病,剩下的再还给我。

    方浩双腿一软就要给我跪下,被我一把拉了起来说我都跟你说过了,你是我兄弟,以后不允许随意跪下,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要当个男子汉。

    方浩赶忙哭着点头说哥,兄弟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笑着说快点去吧,我还不需要你的命。

    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在意,没想到后来方浩还是为了我丧了命。

    田宏国说兄弟你这次回来还走不?

    我说不走了,这次回来会在天河很久很久。

    田宏国说那咱俩出去吃饭,我说今天不行,我要马上回家,回来了还没见过我妈。

    田宏国听到我说到我妈就愣了一下人,然后说行,等你忙完了来找我,随叫随到。

    我笑着点头,然后跟着张悦溪往自己家里去。

    路上我觉得特别轻松,尤其是帮了方浩之后的感觉心情都好了很多。

    感慨了一番之后,车子停在了一处幽静的小区处,张悦溪领着我下了车,走进了小区,跟我说上次你出事后,你妈就换了住处,她原本不同意的,说要在那个老屋子等你回来,你老窦劝了很久才让她搬到这边来的。

    说着,我们上了十八楼,敲了敲一间房间的门。

    说实话,我回来这两天,包括我在象山半岛经历过那么多事情,都没有这个时候这么激动,我心情无比的忐忑,静静的站在门口等待着。

    我听到了屋子里有了走路的声音,很轻,很熟悉。

    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却显得有些虚弱的问道:“谁啊?”

    我听到了她轻轻扭动了房门把手,把房门轻轻的拉开。

    当那张熟悉的漂亮脸庞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身体,双膝缓缓的弯曲,跪在了地上。

    “余俊?”

    熟悉的呼喊从我妈的口中喊出,带着惊喜,惊讶和不敢置信。

    “妈!”

    我哭了,自从离开天河后到现在,第一次哭出了声音!

    几乎毫无距离感的,我妈抱住了我的头,眼泪如水珠般流了下来:“你回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