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典型富二代(一更)

关灯
护眼
    “我回来了!”

    我默默的点头,虽然只有两年的时间没见,我妈却显得消瘦了许多,她已经有二十八岁了。可是依然保持着单身,我不知道她什么想法,难不成跟那些明星一样,动不动来个保持单身到四十?

    “来。快站起来,让妈好好看看!”

    我妈拉我起身,我看着她激动落泪的样子,我咧嘴笑着:“我滴妈哎。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有没有找男朋友啊?”

    “小混蛋,还是这么油嘴滑舌的。”

    我妈嗔怪的看了我一眼:“长高了,比妈都高了。”

    我一脑门子黑线:“我本来就比你高好么?”

    “快点进屋!”

    我妈说着话,居然伸手拉住了张悦溪,领着她往屋子里走去。

    “我去,就这样啊?两年不见,你就看我一眼就走啊?你好意思啊?”

    我郁闷的提着刚和张悦溪买的一大包水果走进了屋里,环视了一下这间屋子,发现我妈居然把之前那个家里的东西都搬了过来,一切都感觉那么熟悉,即便是新的装修,格局也跟之前的一模一样。

    “我怕你换了新地方不习惯,所以原本是四室的房子让我打通了,成了三室,就是比之前的空间大了些。”

    我妈笑着说道。

    “我滴妈,你是不知道我这两年住的那个地方有多大,绝对比咱加大多了,哟,我这老古董的电脑你还给我留着呢?”

    我掀开盖在电脑上的防尘布,看到我那看片神器,简直无语的不要不要的。

    “快来,快来,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清汤面。”

    我站在自己房间里不到三分钟,我妈就在厨房里嚷嚷了起来。

    我赶忙走出来,笑着说道:“妈,你咋知道我需要清汤面,这每天都是各种干涩无比的肉块,吃得我舌头都打卷了。”

    我妈还拿出了一壶在藏龙岛喝过的那种酒,给我倒了一杯,喜气洋洋的说道:“来,我的大宝贝,恭喜你回家!”

    我也端起杯子,就着一碗清汤面,喝一口小酒,家的感觉,虽然平淡,却是知足。

    心安之处便是家,我看着我妈和张悦溪,恍惚间觉得人生如此已经完美。

    “什么时候去天河大学?”

    我妈又给我拌个我最爱吃的凉菜,放在桌子上问道。

    “不是九月一号开学么。”

    我吸溜着面条,把那个纸袋塞到了我妈面前:“看看,他们把资料都给我做好了,1号报道,3号军训,军训十七天,哎,好无聊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喝完了面条汤,连渣都没剩的抹了抹嘴。

    “那这两天就跟妈在家呗,妈去给你买点衣服,现在都是大人了,应该穿点好衣服了。”

    我妈心疼的看着我。

    我笑着点点头:“好。”

    能够在家里住上几天,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晚上的时候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想念着自己的从前的日子,当然半夜的时候还是习惯爬起来去偷听,只是我现在不去偷听我妈说什么了,而是偷偷摸摸的往张悦溪的房间跑。

    可惜张悦溪不让我乱来,而且义正言辞的说一个月内不允许我动这方面的念头。

    我耷拉着脑袋装委屈说可不可以破个例,张悦溪说谁让你昨晚自己不节制的,一个月后就算开门了,一晚上也不能超过三次。

    我只好郁闷的抱着她睡了一夜,结果第二天早上四点半就被她喊醒,让我出去跑步锻炼身体。

    好吧,身边能有个美女陪着锻炼身体也着实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我和张悦溪换上了宽松舒适的运动衫,褪去了旗袍的张悦溪也没有再挽高高的发髻,而是扎了个清爽的马尾辫,看着就很舒心。

    两个人跑出了小区,跑到附近的一处公园处,清晨无人,我和张悦溪两个人在公园的小林子里分别打了一套拳法,然后迎着清晨的阳光收工,缓缓的吐出了一口长气。

    张悦溪奇怪的看着我:“怎么你呼出来的气体是红色的?”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在象山的时候吐出来的就是这样的。”

    张悦溪喃喃自语了两句什么,说回头问问老窦。

    我说没必要吧,身体又没什么不适,先这样吧。

    短暂的几天舒适生活让我的心情得以放松,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很多。

    很快,一周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上大学的日子。

    我妈在这一周的时间里给我买了将近二十套衣服,各种品牌服饰,然后还要领着我去买车,张悦溪却说车就不用了,那辆保时捷就是他的。

    我妈说那你开什么?张悦溪说我平时又不出门的,他去上学了,我就要回岛上了,二十多年了,第一次离开藏龙岛,久了还有点不适应。

    我这才想起来,之前张悦溪是从不离岛的,没想到这次居然离岛来找我,有此可见老窦对我是真的好。

    更关键的是,这次张悦溪出来,最后还跟我产生了那种关系,真的是让我意想不到。

    其实我在心里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老窦对我这么好,可是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只是这个问题一直埋在心里,这两天我也问了我妈,我妈却是笑笑,说你还是太小,早晚会知道的。

    我只能就这样憋着,31号的时候,张悦溪说要回去了,我说送她,她说她还有一个任务,要跑一趟白云市,然后自己回去,然后叮嘱我不要忘记每天练拳,因为现在我的身体也处于一个强度恢复期,我的拳法也日趋大成,体内的那股内力也越来越强大,功夫不练不进则退。

    我说你已经开始唠叨的有点像我妈了。

    张悦溪狠狠的掐了我一把,然后有些不舍的又亲了我一下,走的时候还跟我说了一句,在学校里别找太多女朋友,不然回来饶不了我。

    我一脑门子黑线,我是那种风流的人么?

    我风流起来……

    九月一号,我开着张悦溪给我留下的保时捷,穿着一身范思哲的西装,头发梳得锃亮锃亮的,带着一款墨镜,霸气十足的进了天河大学,我的大学生涯,开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