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可否与我共唱一曲(三更)

    我把两个体育生给推了出去,那两个体育生都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接着一个家伙爬了起来,没敢往上冲。却指着我喊道:“多管闲事是么?让开!”

    我能让开就算见了鬼了,沙骑马这会把卢大少都当马骑了,左一脚,右一拳的打的不亦乐乎。那个卢大少哪里是沙骑马的对手,被按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倒是真的哪都可以打。就是不能打脸,沙骑马这孙子还就偏偏照着脸上招呼,专门往眼眶上打,下手是毫不留情,而且极损。

    那两个体育生一看卢大少被沙骑马打的有点惨,而且他们两个被我一个给拦在了一旁,面子上也过不去,又骂了一句冲了上来。

    我也不跟他们废话,一记手刀,砍得一体育生捂着腿跪在了地上,另外一个被我拉住拳头肩膀扛了一下,我都没用力,他就被一下子扛的捂着胳膊躺地打滚了。

    这边打架,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穆英柱和花生也被惊到了,两个人挤开人群冲进来,刚好看到我一个人放倒两个人场面,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顿狠踹,踹完了看到沙骑马还在那揪着卢大少的耳朵扇耳光子,花生凑上去给了卢大少两拳,穆英柱也冲了上去,巴掌都抬起来了,看到卢大少之后又把手放下了,有些犹豫的说道:“卢平?”

    沙骑马这才松开了卢平的耳朵,憨糊糊的问道:“你们认识?”

    卢平抬腿就要踹穆英柱,却被沙骑马眼疾手快的一把拉开!

    “别打了,别打了!”

    穆英柱拦住了沙骑马,但是也没对卢平太多的卑微,只是说了一句:“卢平,你想干什么?”

    卢平已经被打的流了鼻血,抹了一把鼻子说道:“穆英柱,你小子等着。”

    然后这小子还用手指指点着我和花生:“你们都给我等着!”

    “等你妹!”

    沙骑马又冲着卢平踹了一脚,踹的卢平直接从礼堂的门口摔了出去。

    “老沙!”

    穆英柱一把拉住沙骑马:“别打了。”

    卢平跑了,他认识的那两个体育生也都被打走了,原本看热闹的人不少,我们四个重新走回了角落里,也倒没引起什么大事情。

    只是有些学生都纷纷议论着刚才的事情,因为老师还没来,所以这个新生大会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波折。

    我们走回墙角的位置,沙骑马还是把地上的瓜子壳都扫了,然后跟我们凑在一起。

    很快老师和校领导都到了,开始主持迎新大会,在上面致辞等等,我们就在下面听着,然后聊自己的。

    “柱子,你刚才不让我打那小子了,是不是因为他家里有点势力哦?”

    沙骑马扫完了地,揉着自己胳膊上被打的地方说道。

    这黑大个一点都不傻,看出了穆英柱有些不自然,所以问了一句。

    穆英柱点头道:“卢家有些势力,他爹是天河地下势力的老大,开了七家夜总会,天河最大的荤场都是他们家开的,他叔叔在省里都是有名有姓的领导,很牛逼的。

    我只是跟他见过两面,谈不上太熟悉,我们家的生意跟他们没啥相关的,只是打过照面。”

    穆英柱这么一说,我们三个就明白了,在天河市开夜总会的人,多多少少都要跟道上的人有关系,更何况他们家开的是荤场,那不用说,肯定是道上的巨擘,指不定还跟官方都是官官相护的。

    所以穆英柱拦住我们是对的,我虽然不在意这些,至少沙骑马和花生两个人是得罪不起卢平的,更何况沙骑马还打了卢平。

    这一下沙骑马也有点害怕了,这个黑大个其实是个老实孩子,只是挨打了不平才还手的,现在事情已经出了,他自然有些畏惧。

    我拍了拍沙骑马的肩膀说道:“没事,不是还有我们兄弟们呢么?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顶缸的。”

    “不是,俊哥,刚才你帮我我都已经很感激了,只是,只是我得罪人了,人家真的找我麻烦,我……我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算了,大不了我挨顿揍就是了,我长得壮,不怕!”

    沙骑马有些沮丧的说道。

    这孩子倒是个直心眼,有什么说什么,一点也不会因为好面子就遮遮掩掩的。

    我笑了笑:“偌大个男子汉,人死鸟朝天,怕个屁啊?”

    沙骑马听了我的话,不由得笑了:“是啊,俊哥说的对,人死鸟朝天,怕个屁啊!”

    接着他哈哈笑着,向人群里走去。

    我看得出,他很担心,他是在努力的放开,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说什么,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本事有多大,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穆英柱和花生两个人也都相视苦笑,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校领导讲了一顿没营养的话就走了,剩下的时间都是我们自由活动的时间,第一天上学,就有大一的学生组建了乐队,有敲架子鼓的,还有弹吉他的,弹吉他的那哥们是个长毛,颇有些艺术气息,唱起歌来摇头晃脑的,引得一帮妹子围着狂呼。

    学生们也都纷纷找自己的目标去撩,看来这大学的第一个晚上就是个不眠之夜。

    等宴会开始了,苏婵和夏禾才姗姗来迟,进门的时候直接惊艳了所有人!

    苏婵穿着一身淡紫色的晚礼服,梳了个很漂亮的头型,夏禾则是穿着一身类似于婚纱的长裙,洁白的长裙让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映衬的更加明亮照人。

    这样一对靓女一起走进大礼堂,瞬间掩盖了绝大多数女生的风采。

    那个正在唱歌的长毛男站在礼堂最前的礼台上,突然感觉学生们的目光都转移了,当他抬头看向门口的时候,立刻看到了门口的苏婵和夏禾,立刻抱着木吉他一边弹着一边唱着走到了门口的位置,冲着苏婵很优雅的伸出了手:“美女,可否与我共唱一曲呢?”

    ‘哗……’

    一群人都尖叫惊呼起来,口哨声一声接着一声,不断的有人呼喊:“答应他,答应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