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被泼油漆(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把孔杰的钱包拿出来丢给了她说真的是捡到了个钱包。

    李依馨说捡钱包这事不归我管,你要是嫌里面钱多可以花掉。

    我说里面可不是一般的钱多,有些东西比钱还值钱。

    听到我这么一说,李依馨打开了孔杰的钱包翻看起来。我招手说最贵的咖啡给我来三杯,今天有人请客。

    李依馨白了我一眼,然后从孔杰的钱包里拿出了两个套套,直接丢在了桌子上说你总不会说这两个玩意值钱吧?

    我指了指一叠钞票之中夹着的一个小牛皮纸包。李依馨狐疑的拿出来,敏锐如她立刻就察觉了不对,放在鼻子下稍微闻一闻就闻出了问题所在,赶忙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皱眉道:“你打哪弄来的这东西,你怎么知道这东西很贵重?”

    我蹭了蹭鼻子说道:“这个你就别问了,这个应该是现阶段最新型的冰,价值是普通价格的十倍以上,沾一次就戒不掉,纯度更是高的吓人,所以我才会拿给你的。”

    李依馨又拿起了孔杰的名片看了一眼:“孔氏集团?你说这个钱包,是这个孔杰的?”

    我抿嘴道:“当然,肯定是他的。”

    “怎么这么肯定?”

    李依馨接着问道。

    “废话,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我捡到的,不是他的是谁的。哎,我说你什么意思啊?老子好心好意给你提供线索,你这个样子好像是不相信我啊?”

    我有些怒意的说到。

    李依馨被我一连串的话问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钱包里的名片是孔杰的,那这个钱包或许就不是他的,也有可能是认识孔杰的人,而且你也没说明这个钱包是你捡的,还是怎么来的,怎么能证明它就是孔杰的呢?”

    我被李依馨一连串的问话问的彻底暴怒了:“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都告诉你了是孔杰的,你爱信不信,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只能告诉你是他的,然后其它的问题,你自己去想吧。”

    说完,我一口喝完了一杯咖啡,然后指着剩下的两杯说道:“当我请你的吧!”

    说完我就起身向外走。

    李依馨立刻站起来说道:“等等。”

    接着她从那个钱包里拿出了两百块放在了桌子上,跟服务员说了一声不用找了,然后就跟着我走了出来。

    “怎么?选择相信我了?”

    我斜眼看着李依馨问道。

    “首先,我根本没想到你会来找我,其次,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的,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我想说的是,对于这件事,我觉得你值得相信。

    最后,我想问一句,你到底什么身份。”

    李依馨站到了我的面前,神情很严肃的问道。

    我挠挠头:“什么身份啊,我特么自己都不知道我什么身份。”

    说完,我跳进了自己的车里,踩油门离开了,只留下了李依馨站在后面默默的看着我。

    我正在回学校的路上,就接到了苏婵的电话说你快点回来,家里出事了。

    我赶忙开车往家里赶,上了楼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在我出电梯的时候走进了另外一个电梯,我当时觉得那个身影特别熟悉,但是一时半会也没想起来到底是谁。

    因为着急回家,我也没多想,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不由得惊呆了,在我们家的门上,被人用红油漆写了一个大大的‘杀’字,看着挺恐怖的。

    而且门口还被人泼了红油漆,怎么看怎么邪恶。

    我看着那被人泼的血红的门,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这不用说,肯定是孔杰那个傻逼让人干的,指不定还有其它人也掺杂在这个事里。

    苏婵和夏禾回来了,关菲菲还没有回来。

    我转头四处看了看,看到了一个曼妙

    我舔了舔嘴唇说道:“这屋子暂时不能住了,你们先回宿舍住几天,等我解决了他们再说。”

    苏婵脸色特别不好:“啊?这才住了一天就不住了,我们的东西还在里面呢啊!”

    “等两天,两天之内,我肯定解决这件事。”

    说完,我把苏婵和夏禾又送回了学校,然后坐在车上抽着烟给田宏国打电话。

    田宏国接我的电话问我有什么事,我问他说孔氏集团知道么?他说太知道了,天河市能跟他田宏国抗衡的大公司不多,这个孔氏集团算一个,他们家最初是做服装生意的,后来转行做煤炭生意起家的,有北边的土财主给他们家财政支撑,现在转型做新媒体,说是玩什么泛娱乐战略,都是一些浮夸的玩意。

    田宏国说了一大堆才问我兄弟怎么了,你跟他们家有过节啊?

    我说你咋知道我跟他们有过节,田宏国说我听出来的啊,你一般不打电话,打电话了就是有事,有事就肯定不是啥小事,而且你的语气里很急促,带着凶杀之气。

    我说你特么现在神了,还会看相了,听声都能辨别人家带着什么气了。

    田宏国哈哈大笑说我就听你的声能听出来,别人的都不行,一般都是别人听我的声音辨别我的脾气,哈哈。

    我说你得了吧,孔氏集团在哪?我想去看看。

    田宏国说兄弟你就这样蛮干啊?这不行,蛮干,最多是他们让步,或者你让步,这没意思,要干,咱就得挤兑挤兑他们,这年头都是走经济战争了,你让他们有损失,他们就老老实实的了,没人跟钱过不去。

    我说行啊,老田,你是想让我帮你处理一下某些事情吧,有事你就说。

    田宏国说兄弟,我听说你妈妈的公司正在跟他们孔氏集团谈一笔生意,要不你插手做做看?对了,我手里还有一份孔家长子的小视频,你肯定很有感觉。

    我妈的生意,居然还跟孔氏有关,我咋不知道!

    听到这里,我说行,知道了,谢谢你,把视频传给我吧。

    田宏国嘿嘿笑着说:“有事随时找我,我给你出谋划策。”

    挂了田宏国的电话,我就接到了田宏国的视频和他的信息。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