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色诱我?(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站住!”

    我距离她十米远喊了一声,把曲依婷吓得哆嗦了一下,转身看到我之后,顿时露出了绝望的眼神。气喘吁吁的看着我,胸口不停的起伏着:“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把它给折断!”

    曲依婷眼神慌乱的看着我。把那株金色的植物横在胸前,双手颤抖着握住了两端。

    “折断就折断吧!断了,我也要拿回来!”

    十米远,我放慢了脚步。一步步的向她逼近。

    “站住,别过来。”

    曲依婷慌了,转身跑了没两步,一下子就栽倒在了草丛中,皮裙被一根坚硬的树桩扯掉,整个肉色丝袜也被扯开了,看得我心惊肉跳的。

    “你别过来!别过来!我求求你,放过我,这东西我要拿回去给我父亲看病用的。”

    曲依婷也顾不得其它了,使劲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尽量向后,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露出了戒备的眼神。

    听到她这么说,我走到她身前三米处才停住了脚步:“我想问问你,刘帅佛和那个彭真怎么没跟着你一起?”

    曲依婷似乎有些干渴,舔了一下红红的嘴唇,咽了口唾沫。

    这东西惹的我一阵虚火上窜,赶忙压住了自己的肝火,微微偏过头去,不看她才算是淡定了一些。

    “刘大师,他怕你发现这鎏金草没了找他麻烦,所以他跑了,彭真不敢自己在那里,跟着刘大师一起走了。”

    曲依婷咬着嘴唇说道。

    “哦?那你就不怕我回来看不到鎏金草,把你给杀了?”

    我哼了一下:“你取回去给你父亲看病,这一点我倒是挺欣赏你的,不过这草是我父亲要的,我不能给你,你父亲是什么病,可以说来我听听,兴许我能帮上你的忙。”

    “你能帮我?”

    曲依婷狐疑的看着我,似乎以为我在骗她。

    我耸了耸肩膀:“你先说说你父亲得的是什么病,我也要对症下药不是,而且我说实话,我不是医生,只是我觉得我能做到一些事情,至于信不信我,选择权在你。”

    曲依婷咬了咬嘴唇:“我有的可选么?”

    这小样子,我见犹怜,不过我还是摇摇头表示她没选择的机会。

    “我知道我斗不过你,即便我把这鎏金草给断了,也一样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不过我希望你说话算话,能够帮我一把。”

    说完,她居然把那鎏金草递给了我。

    我迟疑着,正要去接那鎏金草,曲依婷突然又缩了回去,还把鎏金草顺着自己白皙的脖颈塞了进了事业线之中,然后冲着我‘嗯哼’了一声。

    尼玛,挑,逗我,真当老子是吃素的啊?

    我伸手向她的胸口处,去抢那鎏金草,曲依婷居然伸手搭在了我的手上,并且按着我的手往她的怀里摸去。

    大,大大,大大大……

    软,软软,软软软……

    除了舒适惬意的手感之外,我几乎感觉不到其它的东西了。

    “想用这种招数?我可是吃肉不吐骨头的!”

    我邪笑着看着曲依婷:“你再这么玩火下去,勾起了我的真火,怕是你洁身不保!”

    “不保就不保,你来啊!”

    曲依婷抬着光洁的下巴,竟然肆意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你这招对我,不管用!”

    我瞟了曲依婷一眼,把鎏金草从她的怀里拉出来:“说吧,你父亲得的是什么病?”

    曲依婷看我如此决绝,眼中露出了失望,不过她还是整理了一下衣物说道:“怪病,一种怪病,浑身发冷,发寒,夏天都要盖着棉被,穿着棉袄,你知道的,我们是湾省,湾省的天气,一年四季温度都很高,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如此。”

    曲依婷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最近这一段时间,他的病情明显的严重了许多,他的棉衣内,我伸手进去,都能感觉到寒冷,手指都能冻僵的感觉,而且他的眉毛,已经白了,不是变得白了,而是挂上了一层浓霜,在他的屋子里,大夏天的都要烤着火炉,电暖气等等取暖设备。

    刘大师说,他这种病是一种寒症,刘大师之前曾经帮我们家改了风水,他的病情才得意缓解一些,可是现在越来越重了,刘大师的风水局效果也越来越弱。”

    我点点头:“那你们怎么找到的这里,又是打哪来的消息呢?”

    曲依婷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自己身上的泥土说道:“刘大师说二十几年前,他跟他师父一起来内地的时候,曾经发现过一块福地,里面炙热无比,而且刘大师的师父说,那山洞里有神药,只是药物并未成型,此药生长在奇特环境下,当时不可采摘,若是摘了,便彻底变成废药了。

    刘大师的师父跟他说,二十年后,可以来此采摘。

    他自己本身也念叨着这件事,然后碰巧我父亲又得了这种怪病,所以我们就来了。”

    我眉头皱着,这个刘帅佛有这么好心,会同意把神药送人?

    虽然他是一个汉子,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明磊落,在利益面前,我不相信每个人都能做到大公无私,除非曲家给了刘帅佛不可推辞的好处。

    可是要知道刘帅佛的师父说这东西是神草,那在刘帅佛的心中,指不定就可以增强他自己的力量或者修为之类的宝贝。

    天材地宝多难寻找,碰到一个就不能轻易丢弃。

    曲依婷很聪明,她已经猜出了我心里所想,便开口道:“我们家曾经救过刘帅佛一命,当初他师父去世的时候,竹联帮曾经踏破他们家的山门,要把他师父丢海里去,刘帅佛当时的还不是在湾省出名的大风水师,是我父亲出面,从竹联帮手中把他救下来了,从此以后,刘帅佛便以我们家为马首是瞻。

    而且我父亲说了,若是这神药可以救他,便帮他给他师父报仇。”

    我眼睛微微一眯:“你们曲家在湾省很强大?连竹联帮这种级别的帮派都可以收拾?”

    曲依婷摇头:“竹联帮何其强大,我们家比起竹联帮来也顶多就是半斤八两,不过依照我们家的实力,想要收拾一个竹联帮的堂主还是绰绰有余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