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熟悉亲切的声音(六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噗!

    一声吐血的声音传来,我一拳把邓毅打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划出了一条曲线,空气中顿时充满了一股血腥味。

    扑通一声。我看着邓毅一下子砸在了地上,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后,他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不错,不错。你果然厉害。”

    说完,邓毅向我伸了个大拇指,极其赞赏得看了我一眼。

    我直接愣住了,这货被我打傻了吗。被我打成这样居然还夸我?

    不过我看着邓毅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有些欣喜,再联想到这些天我遇到他的情况,越想越不对劲。

    没想到才第三次见面,仅仅只隔了半个与,我竟已经有点打不过他了,这要是说出话绝对没人信啊。

    况且我还是个真气外放的高手,竟然在一个普通人面前无能为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邓毅一个根本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实力居然能达到我这个地步。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瞪着眼看着他,冷冷地问道。

    邓毅没有理会我,只是冲着我笑了笑,说道,“祝你好运。”

    说完之后,邓毅便对我挥了挥手,捂着胸口走了,看得出来,他今天被我打得并不好受,我最后那一拳少说也得有千斤的力量,而他居然还能还站着走出去,就已经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了。

    邓毅转身出去不久,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刚才那一战,几乎耗光了我一半的精力,而且近来不知为何,我的胸口越来越闷,总是会时不时得滞胀难受。

    一屁股坐在地上后,我的意识渐渐得有些模糊,眼皮特别沉重,坚持了半天之后,头往下一栽,便睡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时,手上和脚上又被弄上了手铐脚链,仍然是在一把椅子里,只是好像换了间屋子,我记得我以前待得那间屋子已经被我和邓毅那一战,破坏得乱七八糟的。

    抬眼往前一看,依然是姓应的那小子,穿着身警服,一个大盖帽放在桌子前,看见我醒了过来,笑眯眯得看着我,“醒了,来了这么长时间了,想必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应杰,别人都叫应阎王。”

    这货说完之后,居然还他妈伸出了手要跟我握手,我直接白了他一眼,把头扭向了一边不搭理他。

    “一个大男人居然还生气。对了,给你看个好东西。”

    应杰调侃了我一句后,转身走到桌子前拿过来一份文件,翻开放在我的眼前,我随意得瞥了一眼,一开始没怎么在意,然而扫过之后,我直接瞪大了眼睛。

    这他妈居然是我的口供,里边的内容就是他们前几天审讯的内容,还他妈添油加醋得加了好多莫须有的东西。最后我一看签名,虽然没有签名,但是却有个红色的手印,分明就是我的。

    “你他妈居然在我昏迷时让我按了手印。”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手铐脚链哗啦啦乱响,然而却动弹不得,只能瞪着眼睛看着他。

    “怎么是我让你按得呢,是你已经按得你忘了,法院明天开庭,证据确凿,等着判,决吧。”

    应杰勾起嘴唇笑了笑,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临出门之际,他妈还居然回身冲着我笑了笑。

    “卧槽尼玛比的,你给老子回来,我要告你们,你们诬陷老子。”

    我声嘶力竭得喊了起来,然而却没有任何用处,我的嗓子都快喊破了,也没来一个人,仿佛我已经被人遗忘了。

    那一刻我知道可能真的要完了,手印已经按了,就算是伪证也成了事实,我根本无从辩驳。

    次奥,没有死在天河市,却反倒死在了这么个破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苏婵,张悦溪还有李依馨她们还好吗,我越想越心情越低落,心头酸酸的。

    第二天开庭时,除了那些警局的人,我竟没有见到一个熟人,云家何家没有进来一个人。

    我不知道应杰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天澜市三大家族的两个家族拦了下来,以至于从始至终都没人为我辩解一句。

    我被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警员押进了天澜市人民法院,站在被告席上,我感慨万千,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也成了被告,而且还是杀人被告。

    满头白发的法官坐在上边一直在念着什么,我没听进去,我只知道我的脑子一直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般,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司法庭审按照流程一步一步的进行着,法官问我,“二月十九日,在七天酒吧,你故意杀害了胡,平,你可承认。”

    承认?我心里不由得哼了一句,承认你大爷,现在证据已经被应杰那孙子做实了,我就算再怎么翻供也都是徒劳。

    “经天澜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余俊因犯故意杀人罪及拐卖妇女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退庭。”

    砰!

    随着法官手中那一锤子敲了下去,久久的回声不停地在大厅里回荡,所有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竟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那一刻我感到了莫大的悲哀,我短暂的人生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听到死刑那两个字的时候,我已心如死灰,整个世界都快崩塌了,眼前一阵模糊,两腿发软,幸亏按住了面前的桌子,方才没有倒下去。

    耳边仿佛还在回响着法官手中的锤子声,那两个手里握着微型冲锋枪的武警走了过来,把我从被告席里拉了出来,准备押解入监。

    应杰走到我面前,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伸手替我整了整领口衣服,看着我说道,“好好去吧,逢年过节我会给你烧点纸的。”

    “哼,等着,老子要是能活着出来,一定亲手宰了你。”我挑起眉头瞪了他一眼,这时两个武警已经拉着我走过了应杰,从一个特殊通道走了出去。

    通道的尽头停着一辆押解犯人的专车,那里还站着两个武警,头上戴着钢盔,神色威严,只是那把闪着寒光的枪口让我不由得一阵心寒,也许不久后我就会被这么一杆枪结束了生命。

    经过一番交接之后,我被转交给了那两人。

    就在我以为我的生命真的要到尽头的时候,一个带着头盔的武警突然压低声音对我说道,“余俊,别乱看,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千万不能放弃。”

    我听着那道声音,竟是那么熟悉亲切,是李依馨的声音。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