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所为何事(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老窦也来了,听完张悦溪的这句话后,我突然惊了一下。

    说实话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父亲。我心里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说,既有敬畏也有些不满。

    我活了十八年,直到十六岁时才第一次见到他。然而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我父亲,直到后来鞠红裙告诉我说老窦就是粤语中老爸的意思,我才真正意识到,他是我的亲生父亲。

    然而为什么他一直在天河市。却从来没有见过我一次,到底是为了什么,连自己儿子都不要了。

    但是想到这次天澜之行,老窦居然也来了,我真的有点惊讶,因为在我印象中,他一直都非常忙,我几乎都见不到他。

    而且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他不可能亲自前来,当初把我扔过来的时候,就是准备好了让我和天河市断绝一切联系,让我独自闯荡。

    天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足以引得老窦亲自前来?

    还是说他只是纯粹得担心我,所以才来看看?

    我心里想了好多种猜测,胸口忽然又开始疼了起来。

    张悦溪见我一直皱着眉头,赶紧扶我躺下,关切地对我说道,“你先别想那么多了,老窦现在正在外边和人说话,我去和他说一声你醒了,千万别再乱动了。”

    张悦溪盯着我嘱咐了一番,看见我老老实实地躺好之后,才转身出去。

    过了一会,我再次听到了一阵开门声,紧接着传来了两道脚步声,我目光往外一瞥,便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老窦,满脸的倦容,枯老的脸庞根本不像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看到他这副样子我着实惊了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老窦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苍老?

    老窦走过来之后,轻轻地坐在了我的身边,虽然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但是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深情,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感觉怎么样?”

    老窦坐到我身边后,看着我问了一句。

    我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虽然那里还是在剧痛,但是那一刻不知为啥,突然就冲着他笑了笑,说道,“我没事,老……”

    喊到一半我就愣住了,我到底是喊他老窦还是老爸啊,那么多年从来没说过这个字,今天终于见到了亲生父亲,心里却又无比尴尬了起来。

    “你还是喊我老窦吧,在粤语里,这也是老爸的意思。”

    老窦看出了我脸色的怪异,伸手摸了摸我的头。那一刻我看到他笑了,很纯真幸福的一种笑。

    但是不知为何,我却从中看到了一股悲凉心酸,我一直不知道老窦到底在干什么,他消失得这些年到底去了哪,为何抛下我和我妈不管。

    我已经知道任思乔并不是我亲妈,然而我亲妈呢,我心中有太多的谜团想要知道答案了。

    “老……老窦”

    虽然以前已经喊习惯了这个名字,但是自从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后,我再从嘴里喊出来,却是感觉那样的别扭。

    “我知道你心中有太多的谜团,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等到时机成熟了,自然会让你知道一切。”

    老窦似乎一眼就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了,微微叹了口气。我看着他的脸色非常为难,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我心里也明白,如果能说的话,老窦一开始也不会那样躲着不见我了,但是这个时机成熟到底是指什么时候。

    老窦什么也没说,握着我的手腕给我把了把脉,之后对我说道,“是我低估了这次天澜之行的危险程度了,苦了你了。这段时间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我会让悦溪留下来陪你。”

    听到老窦这么一说,我赶紧点了点头,看来今天是问不出什么来了,那就等以后再说吧。

    而且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就像个病秧子似的,稍微一动就会全身剧痛。不过能有张悦溪陪着,这日子也就不算太无聊。

    我对着老窦笑了笑,“老窦,您有事就先去忙吧,我没事的。”

    老窦垂着头看了我一眼,沉默了一会,转身走了。张悦溪也跟着出去了。

    过来十来分钟,张悦溪推门进来了,坐在我身边道,“老窦他那边的事还没处理完,你不要怪他。”

    要真说起怪不怪他的事,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习惯了,那时候经常被人骂没爹的野孩子,我妈也不管我。

    到了初中,被人各种欺负,别人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好爹,拼他们爹的势力。怪罪什么的,过了这么多年,我心里早已看淡了,只是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吧。

    但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而且现在能够看到他还好好的,也算圆了我儿时的梦想了吧。

    我冲着张悦溪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相信他有自己的责任和苦衷,我理解他。”

    张悦溪见我突然这么通情达理,猛地愣了一下,接着莞尔一笑,嘴角轻轻向上扬起,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容。

    那一刻刚好有一道阳光照了进来,正好映在她的脸上,洁白无瑕的脸颊上,白皙如雪,眉目眼角都透着深情,看得我心里顿时澎湃了起来。

    张悦溪见我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着她,小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看着我嗔怒道,“哼,都伤成这样了还色心不改,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我看着假装生气的样子,显得更加可怜了,尤其是她还穿着那条白色长裙,上边是蕾,丝坠边的,隐隐有些透明。隔着衣服,我甚至能够隐隐看到她衣服内的无限风光。

    “那我死了,你不就要守寡了。”

    我嬉笑了一声,仍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着她,反正都已经是我的人了,看看又不犯法。

    “谁说我就要守寡了,你死了我刚好再找个去。”

    张悦溪欺负我没法乱动,站起身来趴到我的身上故意引诱我,整张脸都凑到了我的脸上,抿着嘴一副挑衅的样子。

    我次奥,都到这个地步了,是个男人也不能忍了。

    于是我也不管身上的什么伤了,直接强忍着疼痛伸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把她的脸拉到了我的脸前,我一伸嘴,直接亲上了她的嘴唇。

    然而就在这时,我又听到了一声开门声,扭头一看,瞬间呆住了。

    次奥,这不是云灵吗,她怎么也在这?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