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四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眼前那个一脸萌态的猫嘴,我吓得浑身一个哆嗦,一下子睡了过去,震得身上伤口剧烈得疼了起来。顿时龇牙咧嘴得叫了起来。

    看着我这副样子,张悦溪抿嘴笑了起来,只有云灵一副担心的样子,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焦虑。

    “余俊你好吗。脸色突然变得那么难看。”

    云灵看着我担心得问了一句。

    我次奥,我怎么可能好,先不说差点和猫接了吻,就是刚才吓得那一下子。我的心脏就差点受不了,再加上又猛地睡了过去,更是震得我浑身抽搐了起来。

    见云灵要上来看看我的情况,张悦溪赶紧拉出了她,一手抚,摸着怀里那只猫,一边瞥了我一眼道,“别信他的,他都是装得,小淫mo,就会欺负我们云灵,我们走,让他自生自灭。”

    张悦溪说完之后,直接拉着云灵转身走了,我躺在床上看得目瞪口呆,我他娘的什么时候装了,是真的很疼好吗。

    不过她们俩很快就关上门出去了,丝毫不理会我的呼喊,但是你们走归走,把药给我端过来呀,我次奥,离得这么远我怎么够的着。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端到了那碗汤药,想了想刚才的感觉,我就一阵心寒,这他娘的该怎么喝啊。

    犹豫了半天,我咬了咬牙,端着碗一下子全倒进了嘴里,顿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只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把这些天吃得饭全吐出来。

    不过好在总算喝完了,我如释重负得躺在了床上。她们俩没有一个回来的,我独自一人在屋子里,突然发现很多问题。

    首先最重要的,这里到底是哪?我已经将这个屋子内全部看了一遍,清一色全是仿古建筑,几乎没有多少现代化的东西。

    如果我没穿越的话,这个年代还能够看到这样一间房子,实在是难得。

    还有就是我到底是怎么得救的,她们是如何知道我在哪天行刑,以及行刑的地点的?这些好像都是机密,不到最后一刻,基本没人知道刑场在哪。

    天澜之行到底有什么危险,以至于老窦都亲自过来了,我的身体又怎么了,一脑子的问题困扰在我心头,真是令我寝食难安。

    然而她们两个又一句话都不肯多透露,每天到饭点了就过来给我送饭,等我吃完饭就走。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监禁了,她们每天探视的时间都是规定的。

    如此慢慢得过了一个多月,我的身体也渐渐得恢复了不少,但是一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体内的真气仿佛是被再次禁锢住了一样,根本无法施展。

    而且连老疯子传给我的那股力量,也被困在了一处无法动弹。

    我次奥,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老疯子给我的信有没有被她们带出来,还有那个令牌,我的那些东西都在哪。

    我感觉自己的头都要大了,一瞬间感到好多的事冲上了脑海。

    对了,还有程若兮,当时我能入狱,她也跟着提供了不少证据。现在这些东西盘踞在我的脑海里,一桩接着一桩,密密麻麻的。

    终于这一天,我看到张悦溪进来送饭时,再也忍受不住了,看着她问道,“悦溪姐,我已经修养了一个月,外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还是不能告诉我吗?”

    张悦溪没有丝毫表情变化,这个问题这一个月内我不知道问了她多少遍,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见她不理我,我一下怒了,伸手揽过了她的腰,猛地一下子把她压在了桌子上,脸紧紧得逼在他的脸上,“你要是再不说得话,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我故意把手往她裙子底下摸了过去,手指划过她柔嫩细滑的肌,肤,软绵绵的非常有弹性。

    而且我这一摸,张悦溪的脸色瞬间变了,脸上泛起了一抹绯红,嗔怒了我一声,“好吧,看来你身体是恢复得不错了,那我就告诉你吧,不过你要放开我。”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虽然有些不舍得,但是为了知道事情的经过,还是恋恋不舍得放开了她,然后一脸谄媚得给她扶好了凳子,让她坐下。

    张悦溪故意清了清嗓子,故意高雅得坐下后,端起桌上一杯茶瞥了我一眼,说道,“问吧,想知道什么?”

    听到她这么一问,我突然愣住了,对啊,我想知道什么啊?我想知道得太多了,一时竟不知道该从哪问起了。

    我想了想,看了看四周古色古香的装饰,问道,“那你就先告诉我这是哪吧?”

    “云山别院,怎么了?”张悦溪似乎非常奇怪我会问这样的问题。

    云山别院?那是什么鬼,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但是随着张悦溪的一番解释,我才明白了过来。

    当时张悦溪乘着直升机把我救走之后,直接飞来了这个云山别院。这个云山别院是云家老爷子云钊在早年间建造得一个非常隐蔽的场所。

    天澜市周边不仅有座五灵山,其实周围还有好多人,只不过没有五灵山出名罢了。云老爷子当年层买下了一个小一点的山头,在上边建了一座庭院,就是这座云山别院。

    我次奥,没想到云老爷子居然这么有钱,随随便便就买山头了。

    张悦溪接着说,至于到底怎么样把我救出来的,她一开始也不知道,只是突然间接到了老窦的电话,于是刚洗完澡的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上了直升机,直接从天河市飞到了天澜市。

    直到她下了直升机才知道,她是来救我的,当时她看到我的样子时,一度以为我死了,因为那时的我真的已经奄奄一息了,没失血过多而亡都算不错得了。

    至于到底是怎么救出来的我,她就不是太清楚了,因为老窦也没和她说这些事,他也不知道。

    我点了点头,这倒是挺像是老窦的做事风格的,做事雷厉风行,来去无影一般。

    就在我想继续问些别的事情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我赶忙往外扭头一看,没想到竟然看到个老熟人。

    没想到竟然是何才庸,他怎么找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