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他的孙子(二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灵这是哭了吗?我看着她这个样子,猛地愣住了,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云灵浇完了水壶中的水后,转身要走时才发现我一直站在她身边。猛然惊了一下,手中的水壶差点掉在地上。

    “你……你走路不带声的吗,真是。”云灵怒视了我一眼,赶紧擦了擦眼睛。努力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还在为你家的变故伤心呢。”

    云灵点了点头,脸色看上去很不好。然而她照顾了我一个月。我竟然都没有发现一点异样。

    “放心好了,云家失去的一切,我都会帮你拿回来的。”目光直直地看着他,我十分郑重得说道。

    云家遭此变故,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不可能放手不管,况且还是邓家的人干的,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阴谋,这趟浑水我必须得蹚下去了。

    云灵惊奇得看了我一眼,呆了一会,脸上立即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对了,你在监狱里的东西庞警官找人送了出来,就在侧房里。”云灵突然对我说道。

    我的东西?听完之后我愣了一下,随即立即大喜了起来,这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会被人随便扔哪呢,这下子就可以知道老疯子在信中究竟写了什么。

    我赶紧对她说道,“赶紧带我去。”

    时隔一个月后,再次看到我那一包行李,真是有种莫名的感觉,想我也是在监狱中待过的人。

    赶紧打开行李,从一件衣服里掏出了那个黄色信封。

    信封不知道是老疯子从哪弄得,都已经严重氧化了,有股发霉的味道,撕开信封之后,我看到里边有两张纸。

    信应该是老疯子被打伤时在医疗室写得,一股浓浓得药味,我坐在一张椅子上满满得看了起来。

    老疯子在信中写道,当我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出狱了。没想到老疯子算得倒是挺准。

    不过从他写这封信的时间来算,如果是在他被打伤时写得,那么他就应该已经料到后边会发生什么事了。

    怪不得在我去找络腮胡的前一晚上,老疯子那么拼命得把我身上的禁锢解开了,而且还给我传授了一半的内力。

    老疯子接着写道,他已经知道自己为时不多了,他早就在十五年前就中了一种奇怪的毒,就是被络腮胡下得。

    然而这种毒素没有毒死他,只是侵蚀了他的脑子,导致他的智商时而正常时而疯癫。

    因为他是道门掌门人,中毒之后流落到了天澜市,结果被当地警察当作牛鬼蛇神抓了起来。而且在络腮胡的加害下,进了全天澜嘴森严的监狱,天澜监狱。

    信的前半段主要说了老疯子入狱的原因,我看得一阵心惊肉跳,络腮胡真他娘的是个人渣,连自己师父都不放过。

    不过关于道门的东西,他并没有说多少,所以我对道门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还是一知半解。等下问问张悦溪好了,也许她会知道点。

    接下来老疯子就说道,自己消失了十五年,道门群龙无首,所以任命我为道门现任掌门人,希望我出去以后,能够代他掌管道门,重振千年前的威风。

    看到这我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这任务也太艰巨了吧,我一个少年,要去管理一个门派,这谈何容易。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连这个门派在哪都不知道,门下有多少弟子分支,通通不了解。我现在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啊。

    我又从包里拿出了那个令牌,放在手里仔细看了起来。令牌非常古朴,要说它有几千年的历史,绝对没人会质疑。

    而且令牌制作得非常精细,大致成个盾牌的形状,握在手里竟有种温热的感觉。

    老疯子说道,从我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普通孩子,你身上有八极的气息,本就是我道门中人,所以这个责任你义不容辞。

    我已经把毕生功力全传给了你,但是以你现在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我只能让它暂时寄居在你身体里,等到日后突破到了化虚境,这股力量才可以为你所用。

    另外我传授给你一套秘诀,名曰金光诀,咒语都写在下面那张纸上了,这是道门最重要的秘宝之一,切记不可外露。

    道门传承自上古,无论如何不能毁在我的手下,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继续这个大任。

    目前道门有个最大的强敌就是应门,至于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门派,我却是一无所知。我只知道他们一直在秘密研究一些什么东西,已经有不少道门弟子遭到了他们的迫,害,所以你要千万小心。

    我一行一行看着信,心一直悬着。这信里边有太多我不了解的东西了,什么金光诀,应门之类的,我看得一阵头大。

    老疯子在后边还写了一些东西,但是我却不怎么能看懂了。只在最后一句的时候,我看到老疯子突然提到了他孙子。

    当我看清他孙子的名字后,立即震惊了,竟然是朱洛。

    该不会就是那时候云灵同学聚会时的那个朱洛吧。他好像也会点拳法,有些类似八极拳,但是并不精通。

    而且后来我也问过他有没有跟人学过,他也回答没有。

    我又一想,老疯子入狱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朱洛顶多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可能根本记不得了。

    合上信之后,我感觉自己身上背了一个非常重的担子,掌门人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我隐隐感到,这个道门,绝不简单。

    想起老疯子的经历,我心里一阵感慨,那么厉害的一个高手就这样陨落了。

    回到我房间之后,我刚走进去,便看到张悦溪和邓小瑶面对面坐着。张悦溪一脸的沉重,邓小瑶不知为何也耷拉着个脸。

    我心里猛然一个咯噔,难不成刚才她俩打起来了?那也不对啊,我在旁边屋子里没听到动静啊。那她们俩这个样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那个,你们俩这是怎么了,都沉着副脸?”我坐过去不解地问了一句。

    “余俊,这下真的要出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