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又是敲门声(三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的要出事?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张悦溪愣了愣。

    刚才她们俩不应该在谈论到底留不留下邓小瑶的事吗,怎么扯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你是同意留下她了吗?”我看了眼邓小瑶,她现在衣服垂头丧气的样子。难道是张悦溪不同意。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刚才小瑶告诉我说,他爷爷突然去了天河市。”

    什么,天河市?我心里惊了一下。邓峰那个老家伙怎么会去了天河市。

    “他去天河市干嘛?”我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但是小瑶说她爷爷是一个月前去的,那个时候老窦刚好离开天河市,我觉得这不是巧合。”

    张悦溪眉头紧紧皱着。我听完之后心里也隐隐得不安了起来,邓峰那个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居然把手都伸到了天河市去了。

    “难道是邓峰那个老家伙想对付老窦?”我猜测性得说道,但是想想也没理由啊,天澜市和天河市相隔那么远,怎么也扯不到一块去啊。

    “这件事我也不是太清楚,等下我去问问老窦,你们聊吧,我先走了。”张悦溪说完,看了邓小瑶一看,又看了我一眼,起身出去了。

    看着张悦溪急匆匆得出去了,我心中的不安更加重了些,邓峰那个老家伙和老窦到底有什么瓜葛,还有老窦为什么要把我扔到天澜市来。

    我想他让我过来的目的,应该不仅仅只是帮助云家,应该还有其他事,不然他也不会说低估了这次天澜之行。

    还有那个什么该死的应门,天澜市表面看上去很平静,何云两家的破产,在很多人看来不过是商业之争而已。

    但是实际上早已跨出了商业的范畴,而是家族之争。

    这时我看到邓小瑶瞪着个大眼睛看着我,刚才的丧气一扫而光,脸上两个小酒窝看上去特别可爱。

    “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我看着她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毕竟她是邓家的人,邓峰是她爷爷,而我们又是死对头。

    邓小瑶非常认真得冲着我点了点头,“我决定了,就是不回去了,反正那个家从来没有个家样,爷爷也只把我当作一个筹码,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

    听到邓小瑶这样说,我突然替她感到一阵悲凉,当初邓峰为了拉拢我,愣是让邓小瑶直接强上我,现在又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要把邓小瑶嫁给应杰。

    既然邓小瑶都这么说了,而且张悦溪也没说什么,那就把她留下吧,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欣慰得笑了笑。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入夜之后,我坐在床上打坐,双手平放于两腿之上,感受着身体内的变化。

    现在我总算有时间可以好好感受自己的身体了,这段时间一直琐事缠身,根本不暇顾及自己的修炼,导致实力不进反退。

    气沉丹田,我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地进行着吐纳。

    这段时间以来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多奇怪的变化,首先就是那天自己睡觉时突然难受了起来,而且吐出了一口黑血。

    好像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就一直问题频出,后来在柳河公园突然昏倒,以及在监狱里的这些日子,我身上的毛病越来越多。

    现在我低头一看,还能看到胸口处有一块黑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而且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面积越来越大了。

    其次就是我醒过来之后,身上的力气虽然恢复了不少,但是却远远不如以前,而且老疯子的内力愈来愈顽抗,我根本驾驭不住。

    所以现在的我,甚至还不如以前,身体虚弱不堪,而且四肢百骸的骨骼都像是酥麻了一样,没有一点力气。

    我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某处的皮肤开始有些皲裂,就像是被撑开的一样。

    就我现在这个样子,别说出去报仇了,就是走出这个别院估计都得被人打死。

    虽然络腮胡已经死了,但是他们一定还有其他的高手,就那个邓毅就好了,我现在肯定打不过他。

    所以我现在急需恢复实力,我要去杀了应杰他们一行人等,居然敢陷害老子,他们已经成功得惹怒我了。

    就这样盘膝坐了好长时间,身体依旧没有一点变化,我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就在这时,张悦溪突然推门进来了,看到我在床上打坐后,吓得惊了一下,赶紧走了过来把我扶下,“你傻了呀,现在的你根本不能轻易动用真气,我给你说多少遍了。”

    虽然是被她呵斥,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十分开心的,经历了一番生死后,有很多事我自己就看通了。特别是临死前那一刻,我就在心里想,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我一定好好活。

    没想到上天真的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假死了一场,而后成功得逃了出来,虽然落了一身罪名。

    “有你陪着我真好。”

    我一直怔怔得看着张悦溪,勾起嘴角微微一笑,上去紧紧抱住了张悦溪的身体,把头深深地迈进了她的肩窝里。

    张悦溪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呆住了,连忙说道,“那个,你,你别吓我,我不说你了还不成吗。”

    我摇了摇头,依旧抱着她道,“我没怪罪你,我这是心里话,当我在被临死前的那一刻,我想通了很多事,所以能够活下去真好。”

    估计张悦溪是被我这番话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像个母亲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道,“没事的,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虽然这句话真的很感人,但我是一个男人呀,男人被女人保护算几个意思,我赶紧反驳她道,“我才是男人好吧,应该是我保护你。”

    “哼,就你那点手段,我还不知道吗。”张悦溪居然不屑得冲我哼了一声。

    我次奥,这是赤luoluo的挑衅啊。此时我正抱着她,她穿着一件非常宽松的睡衣,我直接上去把她外衣脱了,伸手一推,把她推倒在了床上。

    我立即翻身骑上,一脸色眯眯得看着她,“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到底还有多少手段。”

    我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大腿深处,正准备策马扬鞭长驱直入的时候,我再次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