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应门组织(二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完张悦溪的话后,我忽然愣住了,她和老窦去过?难道还真有这个地方?

    见我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张悦溪解释道。“之前老窦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就带着我一块去查看了一下,和他说得这个地方很像。”

    张悦溪又转过身看着鹰哥问道,“你见到的那个别墅前方可是有一棵参天大树?”

    鹰哥奇怪得看了眼张悦溪。愣愣得点了点头,“是有一棵,而且非常大,估计得有几百年了吧。”

    “那就没错了。我和老窦去看了一下,什么也没发现就回来了,没想到那里还真有问题。”

    张悦溪说着叹了一口气,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鹰哥一脸奇怪得看着我们俩,眼睛不停得转着,突然间好像醒悟了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对着我大吼道,“原来你没死,你居然越狱了。”

    我次奥,玛德让这货反应过来了,我转身冷冷得看着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没错,我没死,但是你马上就要死了。”

    我说完这句话,鹰哥马上反应过来了,虽然我现在不是鬼,但是想杀他还不是非常容易的事。

    鹰哥转身就想跑,但是奈何身上还被我绑着绳子,行动非常不便,脚下一个踉跄扑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我走过去一只手提起他的衣服领子,瞪着眼看着他道,“玛德,还想跑,你知道老子被你们害得多惨吗,今天就让你们十倍奉还回来。”

    我猛地握住一拳,照着鹰哥的头就打了过去,嚯嚯风声响起,上千斤的力量使出,直接打下去鹰哥的头都会爆成粉末。

    然而下一刻我的手腕突然被张悦溪握住了,我扭头一看,发现张悦溪正盯着我,一脸的严肃。

    “你疯了吗,这个人还不能杀,先留着他。”

    我愣了一下,被张悦溪这么一说,心里也冷静了许多,刚才心里确实太过愤怒了,只想一拳打死他,结果差点又出了大事。

    松开拳头后,我提着鹰哥来到了一个储物室,找了根绳子把他又绑了起来,用毛巾塞住了他的嘴。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冲着他笑着拍了拍手,关上门出去了。

    张悦溪正坐在沙发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走过去坐在她面前,“你怎么了?”

    张悦溪见我回来了,伸了伸上身,脸色有些疲惫,“事情好像有些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你们的预期?你们是谁,这个预期又是什么鬼?

    张悦溪看出了我脸上的困惑,端起面前的一杯茶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对我说道,“其实这次老窦来天澜市,主要是为了追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赶紧追问道,我心中隐隐得感觉,这次张悦溪要和我说他们的那些事了。

    “老窦虽然一直常年住在藏龙岛里边,但是外边的事他还是很清楚的。这些年华夏大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组织,名曰应门。”

    张悦溪说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脸色非常古怪,貌似其中有很大的隐情。

    而当我再次听到应门这两个字的时候,直接惊了一下,心中颇为震撼,他娘的怎么又是应门,这到底是个什么鬼?

    “这个应门到底是什么鬼,怎么我最近一直在听到这个东西?”我对着张悦溪说道。

    “怎么,你还听别人说过吗?”张悦溪听到我的话后,脸色显然惊了一下,猛然坐正了身体,直直得看着我问道。

    “嗯,在监狱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疯子,就是他救得我,还让我拜他为师,但是很不幸他去世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应门的人下毒毒死的。”

    我把在监狱里的遭遇简单得给张悦溪说了一遍。

    张悦溪听完之后,直接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特别是当我给看那个令牌时,她脸上的表情都快凝固了。

    “这……你说得都是真的?”

    张悦溪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微微张着嘴唇看着我。

    我郑重得点了点头,说道,“是真的啊,只不过我的东西一直在监狱里,前段时间庞秋雨才给我送出来,我是看到信才知道的。”

    张悦溪若有所思似的点了点头,而后又躺到了沙发上,眼神有些恍惚,仿佛在想着什么事情。

    “好吧,这件事先放下。咦,我刚才说到哪了?”张悦溪甩了甩脑子,正准备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却不幸被我已一打断,忘记说道哪了。

    我冲着她笑了一下,说道,“你刚才说到应门。”

    “哦,对应门,我也是听老窦提过几句,据说这个应门就是最近这几十年才出现的,但是不知为何,应门众人都特别厉害,即便是姚三那样的高手,也吃过好几次亏。”

    什么,连姚三都曾吃过亏,那他遇到得会是什么样的高手啊,难不成是络腮胡那样的?

    “而且我无意间得知,老窦的头发之所以全部白了,就是在接了一个任务后,遭遇了应门中人,不小心中了他们的毒,从那以后,老窦的头发就全白了。”

    我越听越心里越惊讶,想不到老窦的头发竟然是这样白的。高中军训的时候,我好像听庞秋良说过一件事,一个姓余的高手护送国家要员的事。

    我当时听着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想想,那个姓余的高手很有可能就是老窦,而且那个人那一次任务之后受了伤,从此便隐匿了。

    这和我所知道的关于老窦的情况非常符合,同样都是外出任务,老窦也是受了伤回来,从此满头白发。

    没想到竟然是应们的人干的,玛德,这下恩怨大了。

    “那后来呢?”我不由得追问道。

    “后来老窦就很少接任务了,但是一直在关注应门的消息,他们销声匿迹了好几年后,突然在去年又冒了出来。”

    去年?那不就是我被扔出天河市的那一年吗,难不成这才是老窦的真实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调查应门的事,同时也锻炼了我。

    “所以再得知你别陷害入狱之后,老窦就来了天澜市。把你救出来之后,我和他顺着一条线索摸去了那座别墅,可是却什么也没发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