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逃离(五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外边那人的一巴掌排在了后备箱盖上,我的心就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到,只得静静地屏气凝神。尽量不发出动作。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玛德躲在后备箱是最不靠谱的一件事,这么明显个可以藏人的地方,警察怎么可能会不检查呢?

    我瞪着双眼。紧紧盯着后备箱那条缝,手中拳头已经悄悄得握了起来,一旦有人打开这个后备箱,我就直接冲出去。和他们来个死拼。

    黑暗中一片死寂,外边的声音我基本听不到,只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

    仿佛已经有人把手放在了后备箱的按钮上,我明显得感到了一股震动,盖子正在一点一点被打开。

    我次奥,玛德这下真的完蛋了,我咬了咬牙,心想和他们拼了。然而就在这时我感到后备箱又被人猛然拍了一下,刚刚被打开一点的盖子又紧密得合在了一起。

    原本我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丝光线,突然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长长得出了一口气,摸了摸手心,全他娘的都是冷汗。

    又过了一会后,我感到车子的引擎又启动了,开始缓慢得前进,很快便跑上了大道,飞速得跑了起来。

    我虽然看不到外边的情形,不过这一刻我知道差不多应该躲过去了,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最后那一刻,打开了的车盖,突然间又合住了。

    还有,朱洛是怎么搞定那些检查的武警的,虽然一开始我心里对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因为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爷爷的关系,我可能和他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带着这些疑问,我又在后备箱里待了半个小时,等到车子上了一段土路后,朱洛才把车子停下。

    打开后备箱,我赶紧跳了出去,大口大口得吸着外边新鲜的空气,心里那个畅快啊。

    张悦溪也走了下来,我看着她的脸色惨白无比,显然是刚才惊吓过度导致的。我对着她笑了一下,转过头看着朱洛,疑惑地问道,“朱洛,厉害啊,给我说说怎么搞定的,刚才那一下真是吓死我了。”

    朱洛谦虚得挠了挠后脑勺,对着我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了,今天刚好凑巧了,碰到那个检查的武警刚好是我同学,我和他说了几句,他就放行了。”

    张悦溪也点了点头,如释重负得吐了一口气,“幸亏当时那个应杰是在另外一条车道上,不然今天真的很难出来。”

    听到他们俩说完,我心里也是猛然惊了一下,这次全是凭赌啊,而且幸运得是全赌赢了。

    “好吧,我们赶紧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朱洛看了我们俩一眼,对着我们说道。

    我们上车之后,朱洛便开着车继续前进,这时我才注意到车子已经进入了一条非常狭窄的小道上,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林,颇有些乡村的感觉。

    朱洛看了我好几次,嘴巴张了张,但是一直没有说出来,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待得车子进入一段比较平坦的道路时,我对大致说了一下我的情形。

    从一开始我被陷害入狱,到最后我假死逃生,之后休养了几个月,此次回来天澜市,就是为了解决一些事情的。

    朱洛从一开始便开着车默默地听我说着,脸上变得非常惊奇,很明显是没想到我在过去那一年里,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

    虽然我们俩只在云灵的同学聚会见了一面,但是我们彼此都挺欣赏对方的,尤其是我在得知老疯子有个孙子就叫朱洛时,更是感到这世界真是小。

    说完我的事情后,朱洛沉默了一会,我看得出来他的神色非常紧张,甚至可以说有些恐慌,毕竟窝藏我这样的逃犯,罪名可不小。

    过了良久,朱洛才缓缓地开头说道,“应杰那个人我听说过,但是我一直对他印象不好,特别是他爹应天,听我爸说,我们家之所以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就和应天有关系。”

    我知道朱洛说得沦落是什么意思,现在他们全家都住在天澜市南部一个边缘小山村里,和天澜市比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只是我不明白,这个和应天有什么关系?

    “然后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有些好奇得问道。

    朱洛想了想道,“之后我也不知道了,我爸从来不和我说这些东西,还有你刚才说得我爷爷,我更是没有一点印象,问我爸他也不说。”

    应该不至于吧,我记得老疯子说过他是十五年前入狱的,那时候朱洛就算再小也有四五岁了,怎么也得记得一些事情。

    “那你知道你爷爷叫什么吗?”我继续追问道。

    朱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他爷爷在他生命中就算是空缺的一块,关于他的记忆一片空白。

    我们就这样闲聊着,很快便来到了朱洛的家门前。他把车停下我们走了下去。

    只是一间有些破旧的二层小洋楼,样式已经过时了很多年,但是好在周围空气不错,环境也好,住着也挺舒心。

    “走吧,我爸妈都出去打工了,目前只有我自己在家。”朱洛把车子停到院子里后,对着我们挥了挥手,我们一块进去了。

    进去之前我往四周看了看,朱洛家这个地方其实挺偏僻的,离得最近的一户人家也有好几里地,倒是不至于被人发现举报。

    而且这个地方这么偏僻泥泞,警方一时应该找不过来,只要在这段时间里赶紧把天澜市的事调查清楚就行了。

    进去之后,我看到里边的装饰也都挺简单舒心的,但是看着非常温馨,有家的感觉。

    总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了,我长长得出了一口气。

    朱洛招呼着我们坐下,给我们都倒了一杯水,说了一些客套话。

    随后我便从兜里掏出了那封老疯子写给我的书信,递给了朱洛。

    朱洛颤颤巍巍得接了过去,脸色看上去非常严峻,握着信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我看着他一点一点得看完了整封信,然后闭上眼睛躺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