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悦溪醒了(三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在极度愤怒的状态下,身体可以爆发出远超常人的力量。

    应杰这一脚,着实踢得我小腿上一阵酸痛,赶紧松开了他的脖子。后退了几步,一个趔趄差点没栽在地上。

    而应杰也趁着此时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得喘着粗气。

    “居然可以踢退我,不错不错。但是接下来你就死定了。”

    我伸手摸了摸被他踢中的地方,抬起头看着他冷笑了一声,缓缓的向他靠了过去,脚踩在落叶上。发出一阵阵沙沙作响的声音。

    应杰被我吓得有些失态了,虽然他极力保持着镇定,但是他的身体却完全不听他的控制,剧烈得颤动了起来,脖子依旧胀红无比。

    看着我一步一步得向他走了过去,他开始慢慢得向后退去,嘴里大声喊着,“你别过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我不由得哼了一声,对着他说道,“我倒是很想知道,怎么个不客气法?”

    砰!

    就在我话音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应杰飞快得摸到了腰里那把枪,然后对着我扣动了扳机,砰得一声,子弹出膛在空中划过一条极细的红光,向着我逼了过来。

    我早就注意到了他腰上的手枪,所以在他行动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待得子弹即将打中我之际,我猛地往旁边侧了一下头,子弹便擦着我的肩头飞了出去,消失在了黑暗里。

    “你……你竟然躲过了子弹?”应杰满脸震惊得看着我,我听到他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唾沫,鼻尖上沁出一抹冷汗。

    “哼,我在监狱里干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连络腮胡我都不怕,你拿着个破枪,又能对我造成什么危害呢?”

    我笑得很轻松,因为我完全没有必要担忧,他现在只有等死的份。

    果然在听完我这句话之后,应杰握枪的手垂了下去,我以为他要准备放弃抵抗了呢,结果却是忽然又冲着我开了一枪,顿时惊得林子中不少飞禽鸣叫了起来。

    我赶忙侧身躲去,当我回过身的时候,发现应杰已经跑了。

    看着他逃跑的背影,我冷冷得笑了笑,还没待我说话,姚三就已经冲了出去,只一眨眼的功夫,应杰就被他提到了我的面前,像是拎小鸡似的。

    扑通一声摔在我面前之后,我缓缓得蹲下身子看着他道,“你觉得你能跑得过他?”

    我伸手指了指姚三,应杰也顺着看了过去,不过当他看到姚三那张面瘫脸之后,他的神色立即变了,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好了,该上路了。”

    我伸手摸过了他手中的枪,缓缓得站起身来对准了他的脑袋,扣动了扳机,砰地一声巨响,应杰倒在了血泊里,没了气息。

    我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卫生纸擦了擦枪上的指纹,然后直接扔在了地上,转身和姚三一块回去了。

    一路上我沉着脸,不知为何心里感到有些难受,按理说以前坑我的人全都死了,而且那时候所受的屈辱也都还了回来,我应该高兴才对。

    然而我的心里反而更加不安了起来,我透过车窗看着外边渐渐繁华的夜景,眼前忽然就浮现出了张悦溪的模样。

    她到底怎么样了,老窦有没有办法把她治好,还有李依馨,她现在又在哪?

    一个个人影浮现在我的面前,我感到自己的心头又乱了起来。

    好在邓小瑶看着我这个样子,也没有过问什么,一路上都特别老实,默默地抓着我的手,握得特别紧,让我的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回到住处之后,我正准备过去张悦溪怎么样了,结果姚三又拦住了我,摇了摇头道,“不行,没有老窦的吩咐,你不能过去!”

    好吧,老窦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我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因为又多了个人的缘故,这间屋子房间不够,所以我只好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邓小瑶,自己睡在了沙发上。

    次奥果然是命苦的人啊,屋子里住着三四个大美女,却他娘的都不能动,不过我想起走得时候云灵对我说得话,说不定今夜可以去她屋里蹭蹭。

    结果刚跑到门口敲开门,这妮子居然说道,她今天来大姨妈!

    我次奥,你哪天来不行,非要今天来,我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吗?

    悻悻地回到客厅,我抱着枕头睡了过去,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天亮,全身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似的。

    昨天我和姚三已经基本把应门的余党清理干净了,所以今天并没有什么事情,闲着无聊我便打开了电视,看起了新闻。

    这两天天澜市发生了这么多变故,新闻台估计得忙疯。

    果不其然,打开电视后的第一条新闻就是关于郑跃龙的。

    我看着上面标题写道,著名企业家郑跃龙建豆腐渣酒店,造成不少人员伤亡,已于前日夜晚跳楼自杀。

    接着画面电视便是跃龙温泉的场景,下边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郑跃龙的尸体早已被转移走,剩下一堆围观的吃瓜群众。

    看到这我不得不佩服姚三的手段,现场居然可以伪造得这么像。

    接着便又是些启稀松平常的新闻,直到最后几分钟的时候,又报道了不少死亡事件,基本都是我们干的,但是警方的调查结果,全认定成了自杀。

    连那个被我用煤气弄死的王律师,也是被定义成了收受贿赂畏罪自杀,我看着都快笑出来了。

    我一直在等的是应天那件新闻,他是警察,这件事的影响肯定比其他任何事件影响都大,我想看看最终会被报道成什么样子。

    结果一直等到了最后我都没有看见,接着我又换了几个台看看,还是没有。

    这就奇怪了,虽然那地方比较偏僻,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没人发现,怎么会没有报道呢。我又上网搜了搜,结果比什么都干净。

    这时刚好姚三走了过过来,我正想问他怎么回事,结果他突然对我来了句,“张悦溪醒了!”

    我想问他的话都快脱出口了,一听到他这么说,瞬间愣住了,呆呆得看着他。

    片刻之后,我像是疯了一样直接冲了过去,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一下子推开了姚三,跑到了张悦溪的房间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