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战狼

    我心中惊了一下,一直都对特种兵的生活感到很好奇,这下终于可以去体验一番了,想到这心中还是小小得激动了一下。

    直升机在缓慢得飞行中,期间野熊已经把任务完成的消息汇报了上去,上边非常高兴,大力夸赞了华组。

    这时其他人都闭上眼睛微微睡去了,看着像是睡着了,但是身为特种兵,他们都知道,不到退伍的那一天,根本不可能真正入睡。

    就是睡着了,也得睁着一只眼,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任务会发生在什么时候,生死可能就在一瞬间。

    死里逃生后的感觉总还是不错的,我虽然也经历了不少生死,但感觉都不如今天这次惊险,尤其是蜂鸟,在这么慌乱的情况,居然也可以扭转战局。

    不过我奇怪得是,为什么蜂鸟说完没把握的时候,野熊还去叫好呢,这不是找死吗?

    结果野熊告诉我说,正因为没有把握,所以才敢把生死置之度外拼死一搏,毫无顾忌。既然知道自己死定了,也就可以放下一切去死拼了。

    听到这我由衷得敬佩起了野熊,这家伙的眼光果然独到,虽然很冒险,但是结果还是不错的。

    直升机在漆黑一片的空中穿行,我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最后到了什么地方我更是不知道。

    但既然是特种部队的大本营,一定建得非常隐蔽,我猜可能是在某座大山中,结果到了之后,我透过舷窗一看,竟然是茫茫无际的大海。

    大本营难道在海上吗?

    我知道天河市便处在华夏西南,背临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太平洋。但是把大本营设在海上我还真是没有想到。

    然而我们降落的时候并不顺利,近来台风海燕肆虐,导致海上并不太平,虽然天气预报说将还会有好几个月才会登陆华夏大陆,但是乌黑的夜空以及翻腾的海浪已经显示出了台风来袭前的趋势。

    直升机停在了海中的一个小岛上,我往四周看了看,茫茫无际的一片全是海水,根本看不见一点大陆。

    刚才下来之前我已经观察了一下这个岛屿,有点类似当初的象山半岛,但是比起它要小了一点。

    岛上树林繁密,只在西南部有一块空地,应该是专门停放直升机的地方,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将落的。

    机舱门缓缓得打开,野熊站在我身边,怀里斜抱着那把枪,微微侧头看了我一眼,道,“整座岛都是我们的地盘,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点了点头,道,“没想到居然是在海上!”

    “这只是我们华组二组和夏组二组的地盘,目的只要为了防御华夏西南这一块。另外的两组全在内陆呢,这也是为了方便起见。”

    原来如此,一组和二组并没有全部聚在一块,这样也好,无论华夏哪个地方出事,我们这些特种兵都可以最短的时间赶到。

    机舱门已经打开了,野熊率先跳了下去,我们紧随其后跳了下去,一脚落在了停机坪上。

    这时我看到下边已经站着好几个人了,其中一个穿着一身高级军官的服饰,看样子应该是某个高官。

    而在他身后,站着几个和我们同样服装的特种兵,这大概就是我们这组余下的几个人吧。

    华夏特种兵的组成规制,共有两大组,华组和夏组,每组又分成了两个小组,一组十二人,几乎每人都各自本领。

    这样就组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特种部队组织,并且只听命于最高领导人的命令。

    这些都是之前姚三告诉我的,他告诉我说,此次破例让我进入本是普通人的一组,便是上边的意思,说什么是为了平衡华夏两组的实力。

    这些东西我是听不懂,并且也不想弄明白,我只想赶紧把这里的东西赶紧离开去找张悦溪她们,毕竟那里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我看到野熊下来后,赶紧把夺回来的文件递给了那位高官,那位高官打开翻看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野熊的肩膀,转身上了另外一架直升机飞走了。

    我们注视着那位高官离开后,野熊便把我来到了那些特种兵面前,向他们介绍我道,“这位就是我们组新来的成员,代号魔鬼,你们以后可要好好关照一下。”

    介绍完之后,野熊又指着他们对我说道,“这位是海狮,水性极好,待会可以让他给你下海抓几个海鲜尝尝。”

    我赶紧伸出手和他握了握,礼貌得点了点头。

    然而野熊又向我介绍了另外一个人道,“这位就是战狼,是我们组中神一般的人物,各项方向都很擅长。”

    战狼听完野熊的介绍立即打断了他道,“组长,你也太抬举我了,什么神,我也是凡人。”

    野熊这家伙就是二组组长,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行动的时候一直都是靠他指挥,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件事。

    怪不得他这么有魄力,说出来的话也是那么铿锵有力。

    “我是战狼,别听组长瞎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战狼看着野熊笑了一下后,又把目光转到了我身上,对着我伸出了手。

    我赶紧伸出手握了上去,笑着说道,“你好,我是魔鬼,以后多多关照。”

    说完之后,我正想收回手,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反而被握得更紧了,抬眼一看战狼,发现他正眯着眼睛看着我,眼神中透着股怪笑。

    我次奥,这家伙想干嘛,怎么有种和我作对的感觉,我应该不认识这货吧。

    我又试着挣脱了几下,他反而握得更紧了,我看着他的手臂上的肌肉已经鼓了起来,特制的军装被他撑了起来,可以清晰得看到他强健的胳膊。

    只见他手臂微震,手腕处猛然发力,拇指死死得捏在了我的手指上,我顿时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掌传到了心头。

    他娘的老子招你惹你了,一上来就给我下马威,老子岂是你可以随意欺负的。

    我看着这人的眉眼,忽然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家伙的眉眼怎么那么熟悉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