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被赶出了家门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王晓丽一听,马上捂着嘴咯咯笑道:“干嘛,你不会觉得请我吃了一顿饭,我就会答应做你女朋友吧?”

    “哎呀,别说那么难听,我未娶,你未嫁,就当交个朋友嘛。”面对这样一个大搔货,我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当然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可以啊。”王晓丽也不知真没听懂,还是在假装单纯,竟然十分认真地说道:“咱们两个现在不就是朋友了吗?”

    我嘿嘿笑了两声,在她笔直修长的黑丝美腿上瞄了一眼,话里带话道:“是那种超越一般的友情,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王晓丽愣愣地看着我,竟然有些脸红起来:“咱们刚刚才熟悉,太快了点吧。”

    “那有什么,现在做什么事都讲效率嘛,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可以……嘿嘿,你懂的。”我一脸坏笑地盯着她,连自己都没想到,我的脸皮竟然也可以如此厚,换成是以前,这种话,打死我都说不出来。

    当然,这也得看是对谁说,要是换成王悦婷,或者周冰燕,借我十个胆子也说不出口。

    “可以什么呀?我听不懂。”王晓丽满脸娇羞地说。

    靠,还在装,老子都说那么明显了,你会听不懂?

    我知道她是在装清纯,于是又肉麻兮兮地说道:“晓丽,你长得那么漂亮,我一直在暗恋你,真的。”

    “得了吧,你们男人,就会说好听的,要是你真暗恋我,这么长的时间,你怎么都不理我啊。我看你是暗恋周冰燕吧。”王晓丽撇了撇嘴,朝我翻了个白眼说。

    额!我脸一红,老实说,这个瞎话编得确实没什么水准。

    “我脸皮薄嘛,不好意思说。”我继续乱扯道。

    “你脸皮薄?我倒没看出来,倒是觉得你脸皮挺厚的。”王晓丽挥了一下手里的苹果,说道:“好了,我要回宿舍了,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白白。”说完,她朝我挥了挥小手,扭着小蛮腰,竟然一摆一摆地走掉了。

    我心里一阵懊恼,竟然有些深受打击。

    连这样一个“千人斩”都搞不定,自己还真是够差劲啊。

    转过身,我突然有些傻眼了,因为周冰燕竟然就站在马路对面,远远地盯着我看着。

    我心里一阵发虚,这下完蛋了。刚才给王晓丽买苹果的事,她肯定看在了眼里,这下真是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燕子!”我下意识地朝她喊了一声。

    周冰燕迅速转过脸,没理我,和几个女同事急丛丛地离开了。

    我本想追过去向她解释,可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婷姐,有事吗?”电话是王悦婷打来的,令我感觉特别奇怪,因为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

    “你现在在哪里?”王悦婷的声音听着冷冰冰的,似乎有些生气。

    我没由来得一阵紧张,马上回道:“在厂区这边。”

    “赶紧回家,有事跟你说。”王悦婷说完,立即就挂了电话。

    我站在那里楞了一会,心里马上有种不祥的预感。

    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回家,打开门之后,发现王悦婷和李大伟都在房间里等着。

    王悦婷坐在沙发上,阴着脸,一句话不说。而李大伟则不断来回跺着步子,嘴里骂骂咧咧,满身都是熏人的酒气。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刚吵完了架。

    “婷姐,李哥,怎么了?”我有些紧张地问道。

    李大伟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显得十分难看。

    我心里一沉,暗想,难道李哥知道了王悦婷,背着他红杏出墙的事?

    再看他们的卧室中,枕头和被子扔得满地都是,几个抽屉也拉开了,似乎刚才在屋里寻找什么东西。

    “荣乐,我问你,我放在抽屉里的二万块钱,你看见过没有?”王悦婷盯着我问道。

    “婷姐,你说的什么钱,我根本不知道啊。”我有些生气地回道。

    “真不是你拿的?”王悦婷皱起秀眉,目光直直地盯着我,似乎在观察我脸上的表情。

    我用力咬了咬牙龈,心里又委屈又觉得愤怒。

    她,竟然把我当成了小偷?

    “婷姐,如果我没钱,会向你要的,怎么会偷拿你们的钱呢,是不是你放错地方了?”我虽然心里很生气,但还是忍着没有发作。

    哪知我话音一落,李大伟突然大骂了一句“草”,然后指着我的脸破咆哮道:“李荣乐,你还敢狡辩?家里就咱们三个人,不是你拿的,难道那二万块钱还会长翅膀飞走了不成?说,你到底把钱藏哪里去了,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听到这里,我的眼眶一下热了起来,胸膛好像被电流击中,整个身体都麻嗖嗖的。

    我不是生气,而感觉特别心寒。

    在一起生活的这两年里,虽然他们夫妻对我的态度很差,可我一直拿他们当家人看待。

    没想到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手脚不干净的贼。

    “好了,都别吵了。”

    王悦婷瞪了李大伟一眼,说道:“不管是谁偷的,但肯定是你们两个人中的一个,不是李荣乐,就是你,李大伟。”

    “什么?我草!”

    李大伟像烧了屁股一样跳起来,脸红脖子粗地骂道:“我偷自己老婆的钱?老子吃饱了撑的?”说完,又马上指着我的脸说道:“李荣乐,肯定是你对不对?麻的,我们好心好意把你带到苏城来,给你找工作,还供你吃供你穿,没想到你竟敢吃里扒外,滚,马上给我滚。”

    事以至此,我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咬了咬牙龈道:“行,我走。”

    说完,我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口走去。

    “滚了就永远别回来!”李大伟又冲我咆哮道。

    听到这里,我又转过身,十分平静地看着他道:“李哥,谢谢你和婷姐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不过有句话我得说清楚,我身上的每一件衣服,还有伙食费,都是我自己一分分挣出来的,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还有,那二万块钱,真不是我拿的,你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人格?你算什么东西,还有资格和我谈人格。要不是我李大伟,你爹早翘辫子了,狗杂种。”李大伟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

    我一听,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脑门,烧得眼珠子都红了。

    他骂我可以,但骂我爹,就不能忍。

    “李大伟,你才是狗杂种。”

    “哎呀,兔崽子,还敢回嘴,反了你了。”李大伟大骂一声,突然拎起一个啤酒瓶,照着我的身体就砸了过来。

    “彭”的一声,我躲闪不及,酒瓶顿时砸在我的额角上。

    疼,真的很疼,但我只是眯了下眼睛,连捂都没有伸手去捂,就这么眼珠通红地瞪着李大伟。

    王悦婷吓得尖叫一声,马上站起身说道:“李大伟,你疯了,怎么能打他呢?”

    李大伟也吓了一跳,似乎清醒了过来,呆呆地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后悔。

    血,顺着我的额角,缓缓流淌下来,把我的眼睛都给糊住了。

    “李哥,我欠你的,这下算两清了。”说完,我便拉开了房门,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梯。

    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我才感觉到深入骨髓的疼痛。用手摸了摸额角,已经肿得像个小馒头一样。

    泪水迷乱了我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身体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样,出了村子,我顺着幽静的马路,浑浑噩噩地朝前面走着。

    可是我还能去哪里呢?看着满天的繁星,我突然想到远在老家的父母。

    想到他们白发苍苍的样子,想到父亲还在病床上躺着,想到母亲那么大年纪,还要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种地,想到他们为了筹钱、不顾尊严地祈求着所有的亲戚朋友,甚至是村里的邻居……

    心像刀割一样,痛得我几乎有些无法呼吸。

    “爸,妈,我没用,儿子真没用啊。”我坐在公园里的一张石墩上,双手用力抱着脑袋,像没娘的孩子一样,呜呜地大哭了起来。

    长这么大,我都很少哭,因为我觉得身为一个男人,流血不流泪,只要生活还有一线希望,都必须咬牙坚持下去。

    可是我今天哭了,不顾一切地发泄着心中的情绪。

    因为生活令我感到绝望。父亲治病还需要一大笔钱,可我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今天又被李大伟赶了出来,以后只能露宿街头,估计连工作也保不住了。

    “嗡嗡!”口袋里的手突然震动起来。

    我呆呆地坐着,懒得去接,也不想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一直在响,最后震得我腿都快麻了。

    我不得以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马上平定了下情绪,说道:“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呢?”

    “小乐,你怎么这么长没给家里打电话了?工作顺心吗,妈都想你了。”听着话筒里母亲慈祥的声音,我的鼻子又酸了起来,强颜欢笑道:“妈,我在这里挺好的,工作也很顺心,就是最近活多,总是加班,所以才没给家里打电话。”

    “哦,那就好,妈也没其他事,就是想和你说说话……”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我也不不打断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当了年纪的人,都有啰嗦的毛病,以前我总是感觉不耐烦,可今天却发现,听母亲啰嗦,也是一种幸福。

    足足说了有三四分钟,母亲才停了下来。我马上插嘴问道:“妈,我爸的身体怎么样了,好点没?‘

    母亲叹了口气,说道:“气色倒是比以前好多了,医生说只要按时吃药,不要间断治疗,或许还有好转的希望。”

    我一听,这才暗松了口气,接着又问道:“是不是家里遇到了什么麻烦?”

    母亲从来都是报喜不服忧,身为儿子,我自然了解她的脾气。听着她忧心忡忡的口吻,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