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神秘日记本

关灯
护眼
    “才几千块钱,拿不到也无所谓啊,我真是一点也不想在厂里呆了。”周冰燕咬了咬嘴唇,忍着哭意道。

    我知道她是不想再面对郭鹏飞,换做是谁,遇到昨晚那样的事,心里都会有阴影。

    老实说,我也想和她马上去苏城,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但问题是,我现在身上根本没钱,虽然周冰燕手里存了些生活费,可那都是她一分分攒出来的。

    再者说,花女人的钱,我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周冰燕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似乎看穿了我的顾忌,马上善解人意地说道:“荣乐,你是不是身上没钱了?那有什么,咱们两个现在都这样了,我的钱不就是你钱吗?你还客气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我是个男人啊,花女人的钱,这成什么了?”我摇摇头,十分坚决地说道:“我可不当小白脸。”

    周冰燕”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娇媚地看着我道:“当小白脸怎么了,姐就想养你。”

    听到她自称“姐姐”,我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以前我们两个还是好闺蜜的时候,她就经常威胁我叫她“姐”,后来叫着叫着,竟然有些习惯了。以至于每天在打闹时,被她欺负得没办法,就会把“姐姐”喊出来。

    不过现在再让我叫,肯定叫不出口的。

    “燕子,要不这样吧。你这几天就别去公司了,当作是请假。等到月底再办辞职手续,这样一来,上个月的工资还能拿到手。”我提意道。

    周燕子想了想,终于无奈地答应了下来:“好吧。”

    吃饭饭之后,我们两个又在出租房里温存起来。

    经过昨天的事件之后,我们两个真有种如胶似膝的感觉,恨不得分分秒秒都黏糊在一起。

    虽然周冰燕依然不让我碰她下面,但身体其他部位,都随便让我我玩。

    后来玩出了火,周冰燕又羞答答地用嘴巴帮我弄了出来。

    一直温存到中午十二点,我们两个才离开出租房,在繁华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溜达起来。

    公园,人工湖,到处都留下我们的足迹。此时我们两个,已经和别的情侣没什么两样了。

    周冰燕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的恐怖经历,逛街的时候,显得特别开心,叽叽喳喳地笑着不停。

    但我知道,她只是在假装坚强,那天的事,就像一条刀疤,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平复的。

    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回公司,进厂两年多,第一次旷了工。

    至于明天郭鹏飞会怎么骂我,我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

    因为明天进厂之后,我就会写离职申请。等拿到了工资,就是向郭鹏飞报复的时候。麻的,敢强健我的女人,老子怎么也得弄断他一条腿。

    “荣乐,一会咱们去菜市场买点菜吧,晚上我想做饭给你吃。”路过一家菜市场的时候,周冰燕兴致勃勃地说。

    “你还会做饭呢?我怎么不知道。”我故意作出惊讶的样子。

    周冰燕咯咯一笑,十分臭美地说:“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姐姐可是上得了厨房,下得了厅堂的,怎么样,感觉很幸福吧?”

    我马上搂紧她的细腰,将嘴凑到她耳边,银笑道:“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当然性福了,等吃饱喝足之后,咱们再玩玩昨晚的游戏?”

    “小坏蛋,脑袋里老想那些事,姐今天累了,你自己玩去吧。”周冰燕咯咯一笑,十分得意地跑开了。

    “嘿嘿,晚上可由不得你。”我正想追过去,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电话是王悦婷打来的,想到晚晚放了她鸽子的事,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喂,婷姐。”

    “李荣乐,你怎么回事,今天怎么没来上班?”王悦婷语气十分严厉地质问道,口吻非常生硬,看来昨天的事,确实把她给气得不轻。

    “婷姐,对不起,我昨天突然有点急事……”

    “别向我解释,昨天什么事,我根本就不记得了。”王悦婷冷冷地打断我的话,说道:“我不管你什么理由,今天的事算旷工。明天必须回厂里上班,不然这个月的工资,你就别想要了。”

    “婷姐,我……”不等我说完,话筒里突然没了动静。

    转头一看,原来王悦婷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周冰燕朝我跑了过来,奇怪地问道:“荣乐,谁的电话?”

    “王悦婷的,她让我明天去公司上班。”我叹了口气道。

    周冰燕沉默了一会,说道:“明天你就向她写辞职报告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担心起来,明天该怎么向王悦婷开口?她会批准吗?

    老实说,心里还真没底。毕竟那张欠条,现在还在王悦婷手里拿着。

    其实昨天是个很好的机会,只要我们两个滚了床单,她心里一高兴,估计就会把欠条给我了。

    现在搞成这样,她不恨死我才怪。

    “燕子,我想回宿舍换下衣服,今晚就不去你家里吃饭的,要不还是等下次吧。”我十分抱歉地向周冰燕说道。

    “那好吧,不过你以后得经常来看我。”周冰燕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地说。

    我呵呵一笑,道:“放心吧,就算你忍得住,我也忍不住啊。”

    周冰燕自然明白我的意思,红着脸道:“小坏蛋,就知道你没想好事。”

    又聊了几句,我便坐上一辆小飞龙,直接去了家里。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发现王悦婷正在卫生间里洗衣服。脑后的头发用一根银线束成了马尾。随着身体的晃动,发梢在后背上摆来摆去,那妖娆丰盈的背影,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惑力。

    “婷姐,让我来洗吧。”我马上走过去,主动示好道。

    王悦婷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脸上又回复了平时厌恶冰冷的表情:“不用。”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便惺惺地退了出来。

    王悦婷洗完之后,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好像当我是透明的。

    夜渐渐深了,不知坐了多久,我终于一狠心,又走过去敲了敲她的房门:“婷姐,你睡了吗?我有事对你说。”

    过了一会,门开了,王悦婷双臂环抱着胸口,就那么冷冷地看着我,脸上好像糊了层胶水,阴沉得吓人:“说吧,有什么事?我等会还要睡觉呢,捡重要的说。”

    “那个……”我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地说道:“昨晚……我一个朋友被人欺负了,情况十分危机,所以,我就……”

    王悦婷冷“哼”了一声,脸上带着一丝嘲笑:“那个朋友是女的吧?”

    “……是。”

    我羞愧地垂下脸,几乎不敢看她的眼睛。哪知低头一看,发现她的手背上,竟然有一片红肿,好像被什么东西划破了。

    “很好,原来你还挺受女孩子欢迎的,看来我是小看你了。不过这件事,你没毕要向我解释吧,该扣的工资,我还是会扣,记住,明天别迟到。”说完,她就转身进了屋,还“砰”的一声,很大力地关上了门,透出一种恼羞成怒的味道。

    我吓得一哆嗦,又失落地回到了大厅。

    本来我是想找她谈谈辞职的事,可是一面对她,又没胆量开口了。

    老实说,我真怕把她惹毛了,再做出不理智的事,比如,在那张“欠条”后面愉快地加几个零蛋……

    古人说的对,真是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招惹女人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被尿憋醒。解决完生理需要之后去刷牙,发现牙刷和水缸竟然都找不到了。

    “别找了,你的牙刷我扔掉了。”王悦婷进来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

    “扔掉了?那可是我刚买的。”我郁闷道。女人发起脾气来,还真是无理取恼啊,我的牙刷招你惹你了?

    王悦婷挑了挑眉毛,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那就再买一副好了。”

    我咬了咬牙,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等我出了卫生间后,她就立即把门给关上了,过了一会,里面传出喷头淋浴的声音。

    “她昨晚不是刚洗过吗?怎么又要洗?”我无语地摇摇头,发现王悦婷卧室的门微微敞开着,突然想起那张“欠条”来。我有些心虚地炒卫生间看了一眼,见她一时半会不出出来,便刺溜一声,钻了进去。

    我擦,不会这么暴力吧?进去之后,我发现王悦婷的梳妆台,竟然产生了一片龟裂纹,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难道,自己昨晚离开之后,她在屋里大发脾气,自己把镜子打破了?

    我无心多想,马上将目光移到了那张抽屉上,不禁大喜过望起来,原来那张抽屉上的铜锁竟然不见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我马上蹲下身子,拉开了抽屉。

    本来我以为里面放着很重要的东西,可是打过之后,心却凉了半截,里面空档档的,除了一本日记本之外,什么都没有。

    奇怪,既然里面没什么重要东西,王悦婷干嘛要锁起来?

    我盯着那本有着精美封皮的日记看了一眼,心里不禁激动地狂跳起来,难道这本日记里,记录着王悦婷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然偷看别人的日记不道德,可好奇心害死猫,我还是拿起来,怀着强烈的好奇心,翻开了封皮。

    “恨,恨,恨…………”

    一排触目惊心的红体大字,很吓人跳进了我的视线里。

    整整一页纸,写的全是同一个字“恨!”,更瘆人的是,那些字体竟然还是用血水写出来的。

    可能是很少打开的原因,即使过去很长时间,日记本里的血腥味还是十分浓烈。

    她,在恨谁?

    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红体大字,我突然有些脊背发凉,虽然此时是三伏天的季节,但身上还是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忍着恐惧,我又朝第二页翻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